飞猪猪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归云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飞猪猪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薛欣刚被老妈骂了一顿,不敢再坚持太多。

    “哦。”薛欣只能点点头。

    薛欣心里头仍气着他,鼻尖轻轻哼一声,没搭理他。

    薛妈妈啃着玉米抬头:“缓啥缓?这种事越拖越办不成!现在又不用你们买东西做十几桌饭菜请客,不就是招待一下宾客吗?还嫌费劲啊?”

    薛爸爸慈爱温声:“你还年轻,不懂人情世故往来那一套。铁头他混社会这么多年了,比你懂得多。他觉得要办,那是因为真的得办。”

    陈新之轻笑:“那再好不过。”

    反倒是记性一向极好的薛妈妈催促问:“铁头,上回你说年底要准备宴席——准备了没?好些亲戚朋友等着喝你们的喜酒呢!”

    “还商量什么呀!”程焕然笑道:“如果正月前几天还得忙,那恐怕一年到头也找不出一两天空闲的。就这么定了,到时我们也正好有空,能给你们搭把手。”

    一旁的薛凌假装没瞧见,自顾自吃着。

    “就是!”薛妈妈毫不客气道:“你才刚刚毕业,以后大把赚钱的时间和机会,干嘛那么拼命?咱家不缺钱,铁头他也不缺钱——不差那么几天!”

    “放假……肯定是得放假的,到时轮流调休,应该还是能抽出一些时间的。只是我觉得大办宴席好像没那么必要。”

    薛欣若有所思,手中的筷子没怎么动。

    陈新之见她闷闷不乐,只好哄道:“如果你真的觉得今年不行,那就缓多一阵子吧。”

    “那是因为他们还太年轻!”程焕然哈哈大笑:“现实会狠狠教他们长大的!”

    年纪大的老人最怕寂寞,巴不得能多凑凑热闹的场合,一味儿认为越热闹越好。

    众人都笑了。

    陈新之眉头微动,温和微微笑开。

    “还缓?”程焕然好笑问:“你们都领证大半年了,现在还没请客宴席?说不过去吧!”

    “现在的年轻人都怎么了!”薛妈妈咕哝道:“不知道咋想的!捏着手机躺沙发上可以一两个小时不动弹,转身就嚷嚷忙得很!”



    程焕然好奇问:“能订得到酒店不?好些大酒店过年期间工作人员不足,不接受这样的大订单。”

    陈新之瞥了一眼身侧的娇妻,解释:“酒店方面没问题,我已经联系过了。只是小欣她工作非常忙,时间上可能对不上,还得再仔细商量商量。”

    “外婆,我最近正在安排着,本来打算正月的时候办,不过暂时还没确定下来。”

    额?

    程天源见女儿没开口,忍不住问:“小欣,你说你平时忙也就罢了,大过年的就不能休息几天?你不休息,你工作室的员工也得过年吧?”

    刚被老妈“狠狠教训”一顿的薛欣:“……”

    “不懂,所以就觉得没必要。”薛爸爸慈爱笑道:“现在的年轻人追求自我,总爱觉得做什么得是为了自己,不然就没必要。”

    薛妈妈擦了擦老花镜,取笑道:“咱们小欣她是老幺,家里应酬那一块向来不用她去忙活,所以她不懂来着。”

    薛欣红着脸不敢反驳。

    陈新之刷了几片羊肉,放入她的碗中。

    女儿和女婿毕竟都是成年人,薛凌给足了他们面子,并没有在饭桌上提及刚才的小插曲。www.banweishuwu.com

    “哈哈!”薛爸爸调侃:“想当初我们结婚那会儿,就算兜里有点儿钱,也不是想买什么就能买到什么。那时候物资贫乏得很,大多数人都是发一点儿喜糖就了事。我跑了几条街,还跑去副食品市场两趟,总算买齐了几样菜和两块肉。又要做菜又要奔走找客人,忙了足足一整天,客人走了还得我们自个收拾残局,洗洗刷刷直到半夜。你们现在啥都让酒店干,手机按几下的事,还好意思嫌费劲儿呀?”

    薛欣偷偷睨了他一眼,仍不想搭理他。

    薛欣挑眉不敢置信问:“大哥,你现在觉得——很有必要了?”

    程天源则一脸狐疑瞥了瞥女儿,反问:“谁家结婚不用请客宴席?如果是多个儿子,一般是长子办,其他简单些。亲朋好友多,社交广的人就铺张些。家里经济普通的,就尽量省着点儿办。铁头他现在社交广,生意做得也大,哪能不办这种场面活动。”

    除了薛凌外,其他人浑然不知他们小两口在闹别扭,仍热情十足帮他们出着主意。

    “是啊!”程焕然道:“人情往来不止是亲戚朋友,也有一大部分是生意上的往来交际。我呀,以前也觉得忒麻烦,甚至觉得没必要。这两年妈什么都丢给我去应付,学着学着我才开始懂这些。”

    “不得不这么觉得呀!”程焕然感慨笑道:“现实往往教会我们必须学会虚的那一套。”

    “哟!”薛爸爸一下子来了兴趣,道:“这个时间点好!春节人人都要放假,再忙的人也能来参加!到时人多才够热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归云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