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御大帝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归云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行御大帝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那个时候自己可谓是拼了命的想要活下去。

    这些年来他一直都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态度,似乎这个世界的一切都不在乎。

    徐风年靠在王府一根柱子旁边,盯着老黄开口问道:

    令原本有几分醉意的老黄感觉身体一阵舒畅。

    徐风年的声音落下。www.ruxueshu.com

    老黄摇了摇头,嘴角浮现一抹苦笑。

    “世子,我也不打算瞒着你了。”

    他不明白老黄为何一定要去武帝城,他不明白这老黄为何执意要去送死。

    “因为他不想留下遗憾。”

    这个叫做老黄的人虽然是有些本事,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过于普通。

    “好好活着不舒服吗?”

    “一定要去?”

    “少爷,我和少爷游历六千里的时候,明白了一个道理。”

    可就是这样一个瘸腿老人,却让这位面之子如此重视。

    但是能出现在这里的人,绝对是那个位面顶尖的存在。

    哪里还需要这样子。

    老黄说出这话的时候,感觉浑身上下一阵轻松。

    “行!你别说了,我都知道了。”

    “你昨晚喝酒的时候,不是和我说了吗,要让我给你的第九剑取个名字,难道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

    “可是这样我觉得仍然不够,我想要成为那天下第一,只有成为天下第一之后,才能让世人知道我老黄是隋斜谷的弟子。”

    徐风年又将一碗黄酒给灌入腹中,点了点头。

    徐风年伸出手,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

    徐风年一愣,然后将腿给架在凳子上,一脸好奇的开口问道:“那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

    “世子......”

    今夜的他,与往常那个瘸腿马夫的形象大为不同。

    “后来我到了武帝城的时候,才知道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结果连人家的剑都没有接住,反正搭上了一把自己的剑上去。”

    虽然这个位面并不算强大。

    他说完这话之后,叶梵等人白了他一眼之中,便转过头去,不再理会。

    “世子,我是......”

    仍然亮着一盏灯火。

    “这些年来,我就连在午夜做梦的时候,都能梦见自己和王献之大战于东海武帝城外。”

    徐风年也没有犹豫,直接将剑谱给接了过来。

    “就怕到时候死的时候还有遗愿没有完成,那才是不痛快的事情嘞。”

    徐风年大手一挥,空中的画面再次变幻了起来。

    于是便继续开口:

    “这不过是一群小打小闹罢了,这个叫做剑九黄的家伙,难道就不知道准备一些暗器前去战斗吗?”

    “对手强大,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事情便是,不战而惧!”

    老黄摇了摇头,苦笑开口说道:“这个世界上,谁又能不死?”

    以至于经常能梦见。

    便是被那个老毒物给抓到药谷之中。

    “早年的时候,我拜入隋斜谷门下,后来为了报答师父的知遇之恩,便为师父寻遍天下名剑。”

    而阁内则是坐着两个人,正是徐风年和老黄。

    老黄并未接话,而是笑了笑。

    听潮阁之中,一阵微风拂晓而过。

    他鼻尖一酸。

    “不去尝试,终成遗憾。尝试后败,死而无憾。”

    “什么道理?”

    这些年来,那一场大战的失败,俨然成了他的心魔。

    “可是这个叫做老黄的车夫却执意要去送死,还真是有些不明白,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有些事情,必须要有交代。”

    叶梵等人的眼中,有着浓重的震撼之色。

    狠人大帝也在此刻附和,面具下的那张脸上,多了几分赞许之色。

    听潮阁下。

    “可你会死!”

    “喂!老黄!你说咱俩走了六千里,要不就叫六千里吧。”

    荒天帝此刻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老黄身体一僵,然后缓缓转身看向徐风年。

    夜色上枝头,皎白色的月光洒落下来。

    徐风年开口问道:

    徐风年开口说道:

    翌日,清晨。

    唐叁轻哼一声,忍不住开口说道:

    唐叁看到这里的时候,心中感到有些不理解,这分明就是必死之局,为何这个叫做老黄的家伙还要执意要去赴死。

    “这分明就是一个必死之局。”

    徐风年眼眶通红,几乎是咆哮出声。

    老黄说着看了看天上的皎白月光,然后看着徐风年继续开口:

    一向眼光都很高的安澜,此刻赞许出声。

    他一直沉默不语,但看到老黄执意去赴死的时候,忍不住开口说了一句。

    那一夜,徐风年罕见的和老黄发了脾气,两人不欢而散。

    徐风年内心感到一阵害怕,彷佛是一个重要的人马上要离开自己了。

    而唐叁旁边的乔峰,此刻眼神之中也尽是疑惑之色。

    【ps:兄弟们,投点鲜花评价票月票啥的啊,这数据太寒酸了!这样,一千鲜花,一百评价票,一张月票,一个打赏都加更!】

    烈酒如刀,令这位纨绔公子面色微红。

    老黄整个人变的无比激动,脸上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如果一直蜗居在这北寒城之中的话,恐怕这一辈子都无法战胜自己。

    徐风年眼眶通红。

    足以见得,此人绝对是有不寻常的地方。

    但今日听到老黄的话之后。

    “这王献之本事倒是挺厉害的。”

    “你要是不觉得俗,没气势的话,就用这个。”

    对面的老黄闻言,神色变得严肃了起来。

    “老黄,你可太不够意思了。走的时候还不和我说一下。”

    当初自己人生之中最紧急的一次。

    他看着徐风年,脸上有着老父亲般的慈爱,眼角之处还闪过一抹暗淡之色。

    他今日离开,不打算惊扰世子。

    他有太多的不明白。

    老黄说这话的时候,眉宇之间,尽是意气风发之色。

    老黄深呼一口气之后,也随之将杯中的黄酒给一饮而尽。

    唯有他剑九,才能称得上第一。

    当初自己一路横推万古,遇到不爽的家伙,直接一拳打爆就是了。

    似乎天地之间。

    这个困扰他多年的梦魇,是时候找个机会去解决他了。

    “嗯!有气势!到时候俺到了武帝城的时候,就报上着顶呱呱的名字,指不定王献之都羡慕的紧呢。”

    徐风年将杯中的黄酒给一饮而尽,然后看着老黄开口问道:

    但令众人感到疑惑的是。

    始皇帝一直观看着金榜上的画面。

    老黄来到门口的时候,缓缓看了一眼这座王府之后。随之脸上多了几分坚毅之色,毅然决然的打算离开这里。

    “老黄!这么多年来你一直在我的身边,我还不知道你的身份呢。”

    就在众人神色各异之际。

    老黄闻言,连忙从怀中掏出剑谱,来到徐风年的身边。

    他按耐住内心的情绪之后大手一挥,金榜上画面切换了起来。

    “于是我便去东海武帝城挑战那早已成名已久的天下第一。”

    徐风年眉头一皱,盯着老黄。

    “老黄!你都走了,也不和我打个招呼吗?”

    “这才是一位真正的剑客,宁可慷慨赴死去,不愿手中剑生鞘,此刻壮举,可敬,可叹。”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归云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