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好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归云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锦鲤好运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而且,咱们也没藏着掖着啊,就是告诉他们这是劣质丹药。”

    双方各取所需后,丁老修士满脸的笑容,更是急迫不可耐的直接吞服下丹药,生怕出现什么意外般。

    丁老修士满脸苦笑的摇头,但眉宇一挑,却透着一股傲然。

    我是打不过你,但我们人多,四散下,你一个个杀,我们三百多人也是一个个杀,看谁杀的多。

    一起付出了代价,邀请一位金丹修士牵制宗门的金丹老祖,然后三百筑基修士,一鼓作气的就杀上了这宗门。

    林长安调侃的说着,了空和尚更是笑着点头,“我懂!这点我懂。”

    抬手下,他这经过强化过后的一件件法器纷纷化作流光进入储物袋,此时林长安更是露出了笑容。

    当林长安来到城防司后,了空和尚更是咧嘴露出了爽朗的笑容,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对方为他高兴。

    对于炼器这就是他的骄傲,不仅仅是丁家炼器的奥秘,更是还有独有的炼器法器和功法。

    三月后。www.cuiliu.me

    手握这柄中品法器长刀,挥刀之下,清脆的声响下,青禾剑没有留下一丝痕迹,反观长刀已经断为了两截。

    “当然,这些丹药肯定是不能打上天玄宫的名声,毕竟咱们是不同的。”

    比如眼下丁老修士,丁家最擅长的灵火锻造之法,每一次都要消耗大量的精力,若是年轻时,他绝对不会愿意消耗自己的修为而换取一个延寿丹。

    也有人不甘心疯狂的追逐延寿的的东西,这些人甚至能做出很多他从来不会做的事。

    看着了空和尚疑惑的目光,林长安却是露出了笑容。

    这一战,可谓是血流成河,这些筑基修士都是亡命徒,断了人家的路,这股气憋着火呢。

    还有的会选择将自己最后一切留给后人,有的则是回忆过去,回到曾经的家慢慢老去。

    他曾经的骄傲、尊严,甚至曾经一切视为珍贵之物,如今在寿元将尽时,一切的都不重要。

    咔嚓!

    丁老修士,满脸笑容的取出一件件法器,脸上的神情分明就是在邀功。

    这么一听下,了空和尚顿时露出了兴奋的笑容,这要是成了,又能多一笔收入啊。

    结果导致散修中不少修士都憋屈的吃了闷亏,一开始还好,就算是知道,这些散修也只能咬碎牙齿往肚子里咽。

    他怕死!

    “这法宝材料可不是说越多就越强,比如你这玄天六甲盾,我就是以金精为主,坚硬程度是没提升多少,但这韧性方面却强的很多,因此你会有种错误的感觉,这件法器比之前强了不少。”

    反正如今的他这把年纪,也不想修为再有精进了。

    当林长安取出丹药后,这位丁老修士顿时露出了贪婪之色,如今在他眼中,没有什么能比得上多活几年更加重要了。

    “行了,丁道友你这点小心思不用多说了,这是伱需要的延寿丹。”

    “哈哈,林老弟,老哥果然没有看错你,这才多久,你就已经突破到了筑基后期,十五年的秘境咱们联手,绝对有咱们一席之地。”

    “还得是林老弟你这脑子转的快,这法子都能想出来,咱们大不了卖的便宜点就是,反正是他们自己选择吃的,又不是咱们逼着。”

    “林老弟,你有什么事尽管说,只要是咱能办到的,绝对没二话。”

    这些散修一个两个还无所谓,可随着雪球越滚越大,足足三百余筑基修士便联手起来。

    了空和尚眉头一皱,露出了狐疑之色,若是别人的话,他根本不当回事,可林长安不同啊,不仅仅是他养着的木行丹,更是财神爷。

    林长安调侃的一笑,了空和尚一听,顿时摸着脑门,露出了大笑。

    这些筑基修士的报复依然在继续,依旧那么疯狂,最后还是大宗门的一位金丹老祖看不下去了,直接出手调停了这场杀戮。

    “花甲之年筑基后期,如今再有这些强大的法器,纵然是一些老牌筑基后期修士,我也不惧!”

    在他这个年龄阶段,已经不像年轻时那么精力旺盛了,若是再年轻上个二三十年,他最多精神消耗大点,还不止修为倒退。

    了空和尚拍着胸脯义气凌然的说着,而林长安也是没有半点犹豫,笑着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然而这些散修不仅没有跑,同样是暗中不断的追杀与这个宗门有关的家族修士等。

    ……

    这些散修虽势单力薄,可因为丹药导致修为无法寸进后,正所谓断人道路,如同杀人父母。

    林长安意味深长的笑容下,了空和尚听后却是瞪大了眼。

    “虽没有加持法力的原因,但能这般轻易崩断,青禾剑的锋利的确是更上一层楼。”

    随着林长安说出来意后,了空和尚更是瞪大了眼,咂舌道:“林兄弟,你可不要乱来啊!”

    说到这里时,林长安嘴角勾起露出了一丝冷笑,“还有十五年,足够了,而且乱世也是盛事,曾经贵族珍藏的宝典、功法如今也都频频出现。”

    但林长安可是十分清楚对方的想法,不过是看到养的木行丹快成了,这才高兴罢了。

    筑基级的丹药,比较珍贵,就算是大势力也不会有太多,

    论修为他有修为,论法器他更是武装到了牙齿,此时林长安更是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了空兄,我这一次来是有事找老兄。”

    “如今局势如此弥漫,前线都快打出狗脑子了,彭家和四大家族的精锐也可是上前线了,可想而知征召的修士打的有多惨。”

    “这些丹药你要是乱来,到时候外面那么多的筑基修士,真的闹腾起来,咱们可是会吃不了兜着走。”

    不过!最后花落谁家还未定!

    林长安笑着点头,“不错,前段时间我去前线汪道友那里看了下,不少筑基修士都是从各大家族、小宗门抽调过来的,他们本就是潜力最差的,甚至还有绝大部分都是一百五十多岁的人。”

    “你是说咱们就摆明了告诉他们,这些丹药本就有问题,想不想要就看他们自己选择了?”

    但这个传说却一直流传着,也是典型的筑基修士硬刚金丹修士的故事。

    看着一件件经过再次淬炼后的法器,林长安不由露出了赞叹,抬手间储物袋内便飞出一柄普通的中品法器长刀。www.zhiruo.me

    修士也是人,在寿元将尽时,甭管曾经他们如何,在最后的时光每个人的态度是不一样的。

    林长安笑着摇头,“我不过一筑基修士,可招惹不起,我是想要这些丹药,然后稍微精炼下就找门路卖出去。”

    修仙界不是没有发生过这事,曾经有一个金丹修士坐镇的宗门,结果因为门下弟子将劣质丹药和半成品的通过手段,以次充好。

    “了空兄,你在天玄宫时久,这不是外面打的愈演愈烈吗,天玄宫每年炼丹的那么多,你看看有多少废丹,或者半成品的丹药,主要是针对筑基修士的丹药。”

    城防司!

    比如汪狂人,他是不甘心,想要拼一次!

    “此一时彼一时!”

    “了空兄,你想多了,我就算是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招惹这么多的筑基修士啊。”

    最后三百筑基修士直接灭了这宗门不说,随后更是四散逃走,当宗门的金丹老祖回来后怒不可及,当下开始追杀这些散修。

    “林道友,你这密室我再借用一段时间。”

    “这些普通的筑基修士,都还不知道能不能看到第二天的太阳,甚至都不知道哪天就噶了,你说他们眼下还在乎这丹药有问题吗?”

    看着眼前丁老修士一段炫耀介绍自己的成果,林长安不由笑出了声。

    “林老弟,这事就交给老哥吧,以后每月我都会提个提供一些废丹,”

    “不过了空和尚可不简单,炼体!”

    “提升筑基修士法力的丹药虽然珍贵,废丹也不多,但总比没有强,每年能赚多少算多少,而且天玄宫内的这些炼丹师,也巴不得能多赚点灵石呢。”

    可哪曾想,随着时间流逝,这宗门也是赚的盆满钵满,同样得罪人的也多了。

    “还有这水晶球防御法器,啧啧当真是难得,在我添加材料的同时又经灵火锻造了一番,防御成度大增……”

    这场混乱的厮杀足足延续了五年的时间,死在这位金丹修士手中的筑基修士足足有上百名,可杀戮依然没有停止。

    “但你觉得他们还怕副作用大吗?”

    “你再看你这件极品法器青禾剑,锋利更上一层楼,老夫有把握,就算是与法宝较量,也不会轻易破碎……”

    林长安没有说什么,反而是笑着点头,只见丁老修士便急不可耐的选择了闭关炼化这颗延寿丹。

    “不愧是曾经的炼器大师!”

    “说难听点,就算给他们再好的丹药,他们也没几天好活了,相比下,精品丹药和劣质丹药,效果都差不多,只不过一个没有多少辅助用,另一个副作用大点。”

    “这可是我丁家独有的炼器灵火,堪比金丹修士的丹火,你看看这些法器,这绝对不是外面那些粗浅的手艺,仅仅是法宝的材料淬炼到了法器的表层,我这几乎可以说是重新给你锻造了一遍。”

    “林道友,你这延寿丹还真不好拿。”

    可眼下!修为算什么?又不是让他从筑基境跌落,消耗点修为就能得到延寿,这值了!

    心中冷笑一声,林长安却是露出了笑容拱手。

    从密室内走出来的丁老修士脸色苍白,明显是伤了元气,导致修为消耗了不少。

    现在每年送给他的灵石可不是一個少数,甚至了空和尚每每想起后,都有些惋惜。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归云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