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不识路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归云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时不识路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而且现在都不是寄信的年代了,手写信应该包含了更多的思念吧。”

    半大点的小孩紧咬着嘴唇,哭得急了还用力跺脚。

    “她要赚钱,包括你的爸爸,他们拼了命赚钱不都是为了你吗?”苗屿对豆子说。

    怕被溅起的草坪踢到,苗屿往后退了几步。

    他紧抿着嘴唇,看起来想起一些未来的回忆。

    小时候不仅是自己,就连韩卓都有点怕苗屿。

    一听到这个,豆子干脆原地坐下,开始蹬腿耍赖。

    豆子没说话,只埋头一直哭。

    看起来是之前寄过来的信,被他皱皱巴巴贴身带着。

    只有偶尔想起来的时候,才会来关心自己一下。

    “也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懂。”苗屿弯下腰撑住膝盖,对豆子说,“总之你享受着你爸妈拼尽全力给你创造的条件,你就没有资格怪东怪西。”

    越想越觉得委屈,眼泪汪汪止不住。

    韩卓犹豫了一下才说:“有点冷。”

    “我只是……有点想妈妈……担心妈妈会不会不要我了……”

    这句话成功引起苗屿的不满。

    “你根本就没有接触过外面的世界,你知道现在青菜多少钱一斤吗?你知道汽油要怎么加吗?你知道你每次去医院配药,你爸妈要花多少钱吗?这些都是需要一分一分去算的现实问题。而你只会想要撒娇要妈妈而已。”

    她解释得很详细,把利弊全都分析了一遍。

    苗屿的话其实并没错,但是韩卓心里还是刺刺的不舒服。

    递给豆子一包纸巾,被他一把扔到旁边。

    豆子已经被苗屿震慑住,不再趴在地上又哭又嚎。

    不过看起来有点伤心,拿袖子小声哭。

    但是苗屿神情不为所动,甚至有点冷漠。

    “看起来豆子妈妈寄信电话都很频繁啊,村里的其他人说她不关心家里,真正不关心家里的人,怎么可能写这么多信。”楼佳乐分析道。

    豆子一下子提高了音量,哭得撕心裂肺。

    苗屿没再给他第二包,任由豆子把眼泪鼻子抹了一袖子。

    “你说得不对!我妈才不会这样!她就是嫌弃我,不要我了呜呜呜呜。”

    “我妈就是不爱我,她要是爱我,怎么会这么久都不回来?”豆子抹了一把眼泪,从口袋里拿出一封信。

    韩卓对她的话表示认同。

    她转头看了眼韩卓,发现他脸色阴沉到能积云下雨。

    他看到豆子在哭。

    所以她即使成为了自己的妈妈,也是永远把工作赚钱放在了第一位。

    苗屿把自己的观点一顿输出,豆子直接被她吼得一愣一愣。

    楼佳乐左看右看,跟着转过来,跳着一起离开。

    倒不是那种被欺负了感到害怕才哭,而且带着一种委屈和倔强。

    “我不要他们赚钱,我要他们陪着我!”豆子激动得不停蹬腿。

    韩卓没有生气,反而有些失落。

    苗屿看着眼前抽泣的小孩,歪了一下头,满眼都是不理解。

    她忽然冷哼一声,指着豆子毫不客气说道:“所以说为什么你们这群小孩成天得异想天开。没错,父母是应该参与孩子的成长过程,但是这是在没有意外的正常情况下。”

    因为她对待小孩都不会哄着,惹出祸就是一顿训。

    楼佳乐觉得妈妈的问题像是成了韩卓的心魔,他从来不说,但是一直隐在心里,横成了一根刺。

    “我不知道你听了村里拿着八婆说过什么,不过你应该比其他小孩更懂事。”苗屿往前一步,居高临下看着他。

    “正是因为他没错,我才更失落,显得我小时候的要求很无理取闹。”韩卓双

    楼佳乐回忆里一下苗屿的处事风格,愈发觉得自己的推断没错。

    她在这时候没说话,给了韩卓一个人思考的空间,继续看向苗屿。

    “她一直都是这样,”韩卓终于开口,“理性大于一切,靠近就让人感觉有点……”

    “苗……”楼佳乐刚准备高声打招呼,被韩卓拉到了一旁。www.boyishuwu.com

    不再看苗屿和豆子的方向,转过身就往小路那里走。

    这里的位置没什么人路过打扰,苗屿一直保持抱肩的姿势看着这小孩乱嚎。

    在她的认知范围中,豆子父母做出了最理智的选择。

    “可是我觉得苗屿刚刚分析得也没错……”楼佳乐狂澜看脸色,小心翼翼得说。

    楼佳乐刚打算吐槽豆子,见到苗屿的反应后乖巧闭上嘴。

    “你真不要你妈妈的信?还打算撕了它?”苗屿用漫不经心的语气问道。

    “你妈不会是把豆子抓过来,逼他认识到错误道歉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归云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