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不识路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归云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时不识路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苗屿抽了下嘴角,用成熟的语气对豆子说:“你这说得都不知道你在夸我还是损我。”

    豆子瞥了他一眼,一把把口香糖塞嘴里。

    “不知道。”豆子诚实得摇了摇头,“但是我感觉你以后会是一个好妈妈。”

    “你不会之前都没看过你妈的信吧?”苗屿哼哼两声往后倒。

    “我没有想妈妈。”豆子一张口不打自招。

    苗屿听到这话自己都笑了一下,对豆子说:“你想错了吧,我都不喜欢小朋友。”

    他不擅长跟人争执,特别是这些村中悍妇,不过刚刚他听到她们说苗屿坏话,就脑一热走了过去。

    刚刚还趴在地上撒泼狂哭,此刻却硬是撑着不让别人发现他在掉眼泪。

    “感觉你跟我妈妈是一样的人。”豆子朝她纯真得眨眨眼。

    苗屿仰天哈哈大笑,随后对豆子说:“不过你得做好心理准备,你妈妈虽然说要回来,但是也有可能有什么意外事件发生。从你妈妈的信中,我能看出她是迫切想要回来的,所以如果有什么意外情况,你要心平气和先听她解释。”

    整个人倒是跟刚才不一样,至少不像个刺猬。

    她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口香糖递过去问:“吃吗?”

    她走到一旁坐着,拿起豆子口袋里的信对他招手。

    一路上有村民看到后,不由得诧异看过去。

    她没有用抑扬顿挫的播音技巧,一封信说得很轻很慢,只说了几行字,就看到坐在身旁的豆子小嘴耷拉。

    韩盛鸣看着苗屿和豆子离开的背影,长吐出一口气。

    苗屿带着豆子一大一小往回走,到报刊亭把剩下的信件都拿好,再蹦蹦跳跳往民宿的方向走过去。

    “走吧,我送你回去。”苗屿过来拉他的手。

    “听到了吗?”

    故意呛他问道:“你不会真不识字吧?”

    “你怎么会有这种错觉?”苗屿问,“我以后才不会时时刻刻都扑在孩子身上。”

    苗屿“哦”了一声,没揭穿他,也没跟其他家长一样看到他豆子这样就赶紧安慰他。

    她小心得拿出纸巾用矿泉水瓶里沾了一点水,把豆子脸上的尘土擦干净。

    吐了个大泡泡出来后,才晃荡着小腿开始哼歌,心情才好了一点。

    苗屿笑出来,摇了摇头,问他:“我哪儿好?”

    轻手轻脚帮豆子一点一点擦脸,惹到这小孩有点痒。

    提着两大袋零食往回走。

    “听到了……”豆子不情不愿回答。

    “话可不能乱说,”韩盛鸣凑过来,堵住了那两个八卦村民回去的路,“这随口一说随便说起来没凭据,对方要是真的追究起来,就叫诽谤。你们看到那新闻没?就是茶余饭后说别人,结果被打官司赔了好多钱,还亲自去道歉。”

    “豆子,最近好吗?妈妈最近在忙一个公司的大项目,做完这次项目后,可以把假期攒在一起申请一个长假。妈妈攒了好久的钱,准备这周连夜去火车站排队,不知道能不能买到。上次出差途中还看到了一个小兔子陶瓷,妈妈一起带回来了,好久不见你,都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

    苗屿看了会儿豆子,让他自己去拿纸。

    他对苗屿有种莫名的听话,刚打算弹起来就被苗屿按了下去,乖巧得点了点头。

    楼佳乐和韩卓没见过二十年前的渔村,绕了一圈才回去,就看到楼泽气势汹汹堵在门口。

    这话显然把这两个多嘴的八婆吓到了,对视后看了眼韩盛鸣,神神兜兜往另一个方向走过去。

    “用力擤鼻涕。”苗屿展示出了偶尔出现的耐心。

    她拿手指点了点豆子的鼻尖,这个刚刚还在嚎啕大哭的小孩,又一下子笑开。

    她以前没有接触小孩的经历,手上没个轻重就不敢用力。

    苗屿嫌弃得看着她,脸皱在一起,又口嫌体正直拿出一包纸。

    “我没有,我识字!”豆子被她逗得跳起来,气鼓鼓说道。

    “你识字吗?”她甩了甩手里的信,“我读给你听。”

    苗屿说到一半,拿手指捏了捏豆子的耳朵。

    “谁知道啊,这孩子性格太奇怪了,讲不定就被人三言两语就给骗走了。”

    “这豆子不是一向脾气很奇怪吗?动不动就打人,村里的小孩都不跟他玩吗,怎么突然跟一个外人这么好了?”

    苗屿作为广播站站长,说话声有种特调的情感和吸引力。。

    他又重复了一遍:“姐姐,你真好。”

    豆子蹦跶着坐过去,靠在苗屿旁边,自觉拿袖子擦鼻涕。

    两个人凑在一起嗑瓜子讲悄悄话,忽然从后面和凑过来一个声音。

    “咳咳咳!”苗屿被呛到,手上还在笨拙得帮豆子擦汗。www.sanguwu.com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归云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