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叶昙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归云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五叶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因为之前十来年都是住了好几户人家,铺子着实有点残旧。

    对街的那面墙,原先有一个很大的橱窗,但估计住了人之后,这家里人嫌窗户太大,竟是用木板把橱窗给挡住了。

    颜欢却是没有半点心虚,目光清澈的迎向她。

    离开了赵兰珍住处,两人也没有直接回去,而是开车去了米月红她们寻的就在工程集团宿舍大院对面国营大饭店旁边的那个铺面,铺面的主人说起来跟颜欢还能扯上些关系因为铺面的主人是西州大学的一位姓钟的老教授。

    她道:“其他的可以,但赵家主宅”

    说到底,只是暂时的使用处置权,并不是放弃财产的所有权。

    但颜欢还是看到她的颤抖,青筋暴露的手紧紧握着水杯,荡起阵阵水波。

    颜欢看着这只手,不由得想起几个月前的那只手。

    赵兰珍张了张口,低头看到赵家主宅那几个字赵家后人愿代原房主赵曜文暂以零元租金将赵家主宅捐献西州市政府作为博物馆用途,期限以原房主收回赵家后人对房屋的使用权为限。

    赵兰珍的眼睛猛地抖了抖,可再不舍,最终还是拿了笔在文件上签了字

    钟老教授两年多前平反回来,不过这铺子却是最近才收回来的。

    颜卫安莫名其妙。

    钟老教授在学校有教职工宿舍住,就想着把这房子租出去,刚在房子外面贴了招牌,就被米月红看到,上门找了钟老教授,自我介绍一番,钟老教授听说是拿了全国服装设计大奖的西州大学的那名女学生想租了做铺子,就把招牌撤了,先就已经应了下来他并不太乐意租给外面的人。

    可这会儿就是佛珠都镇定不住,最后只能紧紧握住桌上的水杯。

    所以两人过来时,严谨的钟老教授已经等在了里面

    颜欢跟他打了招呼,想了想,就跟赵兰珍笑道:“不如你跟颜东河搬到新房,就把颜东河农大宿舍楼那套房子给卫安哥住,就给卫安哥将来结婚用,先占着,也免得被仇人住了去。”

    赵兰珍的面皮一抖。

    她抓得很紧。

    但一舅肯定会很有意见。

    她说着再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又推出了之前拟写的那份文件,道:“这是外公家其他所有财产的处置,我上次说过的,请你把所有其他的房产转让给我并不是说笑,其实这些房产是都是外公和大舅一舅名下,一舅身死,外公和大舅生死不明,所以我们想要直接办理过户手续,不管是你还是我都没那么容易,所以我想请你签这份委任书,就是作为赵家后人,愿意放弃对这些财产房产的处置,全权交给我来处理这些财产房产”

    因着这个钟老教授也有些不好意思。

    第105章小姑奶奶

    快出门的时候竟然正好碰到颜卫安回来。

    这铺子旧是旧了些,收拾一下,的确是不错的。

    虽然在农场多年,有了一些岁月的痕迹,但仍然白皙,圆润,可以看出经过些沧桑,却仍过得不错。

    以前租给了人家做绸缎庄,后来老教授下放,这铺子就给人住了成了几户人家的住处。

    赵兰珍的手想抓住点什么。m.liulanwu.com

    颜欢跟赵成锡过来看铺子,是昨天就提前打了电话去钟老教授的办公室约了他的。

    他道:“不过这铺子结构是好的,只要你们稍微整修一下,再铺个地板,放上家具,就能焕然一新了。本来就是铺面的格局,你们看,那大橱窗,你们拆了那些挡板,装上玻璃,就是最时新的铺面样子了。”

    颜欢笑着点了点头。

    铺子原是钟老教授家里的产业。

    她看向颜欢。

    看完之后

    颜欢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看。

    “你想要赵家主宅这也没什么,”

    这会儿颜欢还是不得不感慨,电话这种东西虽然贵点,但真的是很有用。

    她眼前不由又划过在她母亲小木屋里看到的,她母亲临终前的那一幕,明明那时候她母亲还那么年轻,才一十出头,可是那只伸出来的手却瘦骨嶙峋,见之心颤,她用着最后一丝力气伸出手划过自己孩子的脸颊,满目不舍与绝望颜欢心里一刹那的心软又尽失。

    颜欢办完这两件事就起身告辞了。

    颜欢淡道,“但在赵家主宅逼死一舅的元凶还在这世上,还在觊觎着赵家的财产,每天为着赵家财产蹦跶着,一舅的灵魂可能还被困在赵家主宅大姨,你要是觉得能安心在赵家主宅住下去的话,我也没有意见。”

    颜欢却是冲他笑着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她淡道:“有什么好犹豫不决的,你不是一直相信他吗?如果不是我非要撕开那层血淋淋的面纱,你也会继续跟他一起生活的,那就继续生活呗或许是我错了,红安哥也错了,你们夫妻情深情比铁坚,那以后就好好过日子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归云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