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唯儿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归云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若唯儿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谢风都保镖将他拦在谢风几个身位外。

    周伟光端着泡面急急的去追兮兮。

    他想着要守夜,怕晚上饿,当夜宵吃。

    他蓦的瞪大了眼睛,站起身细看了一眼。

    她扑倒了封时漠身边。

    兮兮飞到了天上。

    她看着他,“你快哭。”

    封时漠眼睛被折磨的很不舒服,倒也没吭声,只红着眼眶看着兮兮。

    封时漠的眼睛瞬间酸涩的要命,他眨了眨眼,苦笑着看着兮兮,“又要折磨我?”

    一下子就被猜到了,兮兮也不遮掩。

    至情之泪即为灵珠。

    “兮兮,你这么强来没用的。”

    兮兮拿着两个面包去了封时漠的病房。

    记载上没有写过灵珠会发生的情况。

    周伟光怀里还抱着一小袋面包。

    他们来到这个位面,找寻灵珠,所有的一切,都是摸索着前行的。

    可这会儿天是黑的,凡人在这种情况下,明明应该什么都看不到。

    周伟光买的是那种一整袋的小面包,里面五个汉堡。

    是灵珠载体为兮兮留下的至情之泪。

    和兮兮相处了这么久了,这是她第一次听到她问出这样的话。

    应夷抿了抿嘴,“也是我愚钝了,这么简单的法子,却从来都没想到。”

    可比起取出金灵珠,似乎找到土灵珠要更难一些。

    换成旁人,怕是都要被吓死了。

    封时漠的心思,应夷看的清楚。

    兮兮来到这个位面找灵珠,为的便是补足她缺少的情根。

    他默了两秒钟,才出声,“夫人,你来了。”

    兮兮解了法术,坐在他床边,突如其来的说了一句,“你才不爱我。”

    所以这颗土灵珠到底是消失了,还是换了个载体,他们也不清楚。

    他这话说完,助理和保镖都用一种看傻子的目光看着他。

    封时漠便点头,“爱。”

    兮兮摆摆手,她现在有正事儿,吃食可以放放。

    应夷看了会灵珠,才看向兮兮开口,“兮兮,我知道灵珠要如何取了。”

    兮兮看了看他的泪腺。

    有些讶异道,“谢风?”

    兮兮眼睛亮了起来,她手上染起法术,在封时漠的泪腺动了点手脚。

    封时漠勾起了唇,静静看她两眼,却也是照办。

    火灵珠是几颗灵珠中最有活力的一个。

    应夷见着兮兮已经在想办法折磨封时漠了。

    封时漠挑起眉,“怎么今天突然说起这种话了?”

    宫舜端起酒杯跟他碰了一下。

    它缓道,“兮兮,先找土灵珠吧。”

    周伟光一卡,瞬间忘了自己要说什么了。

    “如何?”兮兮偏头看向了他。

    兮兮眼前红光一闪。

    兮兮一手拿一个,剩下的还给了他。

    它在兮兮掌心中并不老实,整颗珠子都在散发着蓬勃的生命力。

    谢风的助理冷声说道,“私人时间不合影,不签名,见谅。”

    可封时漠反应却很平静,他眉眼染笑,“想我了?”

    小脸便难看了下来。

    但兮兮却真的从左修年的眼中,看到了程夏的脸。

    兮兮这会儿只有取灵珠一个心思。

    晚上他想着工作,没怎么吃饭,这一顿折腾,有点饿了。

    “这颗至情之泪要他们自己甘愿落下。”

    云彩丁点大,只够兮兮放下一个爪子。

    出现了又消失的土灵珠。

    保镖将秦芜推到了一边,让他别挡路。

    深更半夜的,她这么突然出现。

    “老婆,我不会哭的。”

    照片被保护的很好,即便七年过去,依旧没有任何变化。www.chunfengwenxue.com

    秦芜摆摆手,“好了,多的我也不说了。全在酒里了。”

    谢风一行人也是来吃饭的,才走上楼梯。

    “谢风……谢制片。”

    谢风墨镜后的眼睛看了他一眼,随口问道,“你有什么事儿?”

    封时漠明明一切正常,但就是没眼泪。

    宫舜笑了笑,“应该是我谢你,这些好剧本,你愿意找我拍。”

    “我……”秦芜这些天怼黑粉的勇气,这时候似乎又全消失了。

    兮兮取出了水灵珠和木灵珠,看着三颗灵珠在掌心转动。

    结果还没等他开口,兮兮先转头看向了他。

    兮兮盯着他一双黑眸,“你爱我吗?”

    才吃上两口泡面,就蓦的看到了走进医院的兮兮。

    兮兮听懂了,立刻瞬移到了封家庄园。

    应夷幻化了原型,陪兮兮坐在云彩上。

    他靠在床头,身前架了个小桌子,在忙什么。

    应夷看着他这幅架势,托着腮说道。

    秦芜嘴唇很干,他心跳很快,只犹豫了一会,就匆匆忙忙的落下一句,

    说吃两个,还真的只要两个。

    “金灵珠男人真的优秀啊。”

    兮兮顿时就泄气了。

    所以得到灵珠的法子。

    兮兮朝他伸出手,“我吃两个。”

    -

    “那你说你爱我。”

    “宫导,我有点事儿。”

    封时漠轻轻叹了口气,声音无奈又宠溺。ganqing五.

    秦芜有些磕巴的开口。

    封时漠眉梢微挑,声音染笑,“老婆,只有你是小骗子,我从来不骗人。”

    就被秦芜拦了。

    外面服务生敲门上菜的时候,秦芜顺着空隙恍惚间看到个熟悉的人影。

    兮兮催促,“快说。”

    宫舜见着他的反应,跟着探头看了一眼。

    呆了一秒钟,她又想起来,金灵珠男人在医院。

    兮兮赶去医院的时候,周伟光正从便利店出来。

    兮兮看到他微红的眼眶,听着他嘶哑的声音缓缓说着,“夏夏……我爱你。”

    她瞬间从墓碑中离开,接住了跳跃的火灵珠。

    周伟光拿着手下剩下的三个面包,眨了眨眼,有些无奈的笑了起来。

    秦芜张口,“我叫秦芜。”

    叹了口气,出声解救他。

    他磕磕绊绊的,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他低凉的嗓音缓缓说着,“我爱你。”

    出去追谢风了。

    喝着酒说道,“宫导,谢谢你一直愿意拍我选的戏。”

    暴雨将他淹没,雨水的很快的从他脸上滑落。

    《有凤来仪》的拍摄已经到了尾声。

    秦芜有点激动,他晚上请客和宫舜去吃餐厅吃饭,还点了两瓶酒。

    也懒得看封时漠了。

    兮兮伸手,他赶紧将一整袋面包都递给了兮兮,“夫人,您还想吃什么,我现在去买。”

    日子一拖,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归云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