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唯儿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归云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若唯儿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左修年身为局中人,他更是看不出兮兮眸中有半分虚假。

    秦芜瞳孔锁紧,努力拖着僵硬的身体转身要回屋的时候。

    明昭寺发生的一切,他都没有任何记忆。

    “不要。”兮兮转过头来看着他,“我想和你在一起。”

    他去自己房间翻出了两桶泡面,看着还没过期,刚要泡上吃了,门铃忽然响了起来。

    左修年拧着眉头看着她,似乎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姚博文还蛮健谈的,和秦芜说他特别高兴能找到这个工作,一个月赚的钱,终于能存下来一大半了。

    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姚博文却消失了。

    尝试了几次后,放弃了。

    一个物体却猛的摔到了他的面前。

    左修年第三次开口,“你回家。”

    秦芜顿了一下,打开了门,“有什么……”

    应夷一副导演的样子和兮兮说道,“上场了兮兮。”

    他的话还是没说完,因为此时外面依旧空无一人。

    问他,“你叫什么?”

    秦芜点点头,关上了门。

    镜头外是个陌生的青年。

    瞬间将他淹没。

    他笑着和秦芜说道,“我跟我女朋友大一就在一起了,现在我都毕业三年了,还不能给她一个家,她不催我,我自己都急得不行了。”

    兮兮还是摇头,“我要陪着你。”

    这道声音秦芜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

    等他攒些钱,就付了小房子的首付,到时候也就能结婚了。

    很久很久没回来过这里了,秦芜竟觉得这里的一切还有点陌生了。

    秦芜拧着眉头打开了门,“你怎么……”

    秦芜瞬间跳开,紧张的盯着门看。

    他一动不动,也不敢发出声音。

    倒也没别的想法,只是他突然想起了前前任保安。

    直到白晓丹偶然问他,“左老师,你去明昭寺了吗?”

    一只手却突然落在了他肩上,轻轻拍了拍他。

    左修年不动,低声道,“叫人来接我,你先回家吧。”

    雨声太大了,他的声音很快被吞没。

    左修年和兮兮的相处似乎别扭了起来。

    但却不出现在兮兮面前。

    此时天公也不作美,倾盆大雨突如其来。

    秦芜顿了一下,缓缓走到监控前,看了一眼外头。

    秦芜没开门,也没出声。

    左修年摇头。

    暴雨掩盖了兮兮的脚步声。

    可不等他转身,门铃再次被按响了。

    门铃再一次如催命令一般响了起来。

    也让左修年心里的愧疚更深。

    秦芜轻轻点点头。

    他会在兮兮看不到的地方,偷偷的看着她。

    兮兮有些心疼的看着他瞬间红肿的不成样子的脚踝。

    外头的青年听到秦芜的动静,连忙大声说道,“秦先生吧,我是7栋新来的保安,我刚才听管理说,您回来了,我就赶紧来跟您打招呼。”

    旁人比他更宝贵他的性命。

    回去了壹号公馆,把自己埋进了剧本堆里。

    兮兮还是不走,她强硬的要把左修年背起来,可到底体型悬殊,她没这个力气。

    他开始有些背着兮兮。

    秦芜开了门。

    秦芜的脸上没了半分血色,他摸出手机打算报警的时候。

    似乎是因为近日多雨,明昭寺的路并不好走,车连山脚下都近不了。

    秦芜有了思路,就不在宫舜这里了。

    他只能看到她干净眼眸中的真诚。

    “你怎么会在这里?”

    青年道,“我叫姚博文。”

    不够递到兮兮眼前。

    但陡坡的路,让他的步伐不稳,一脚没站稳,滑下了山坡。

    她蹲下身,将雨伞撑到他头上,轻声说道,“我想你了,我在你车上放了定位器,跟着找过来的。”

    是姚博文,他的后脑勺在飞快的流着鲜血,胸前却空了一块。

    左修年握着伞柄的手十分用力,骨节森白。

    因为把他搞成这样的人,是应夷。

    因为此时外头一个人都没有。

    秦芜呼吸都停滞了。

    姚博文见他有些疲惫的样子,便很张眼力见的说道,“那秦先生你先休息,你有什么需要再叫我。”

    “秦先生,是我。”

    脚上传上剧痛,不消一会,便没了知觉。

    兮兮的演技,是谁看了都要叹服的地步。

    左修年一张脸苍白如纸,他拧着眉摸到手机。

    左修年眸色很淡,白晓丹便没吭声。

    左修年便下了车,徒步上山。

    兮兮不在,他不太愿意去封家庄园。

    但兮兮听到了。

    他没有转身,还是盯着封时漠做的这扇精美绝伦的门看着。

    他从来都不会有危险,他走到这一步,身边尽是保卫。

    门铃第三次响起的时候,他拿出手机打算报警,外头却忽然又响起了姚博文的声音。

    “这本子的确新鲜,但不够格。www.uuwenzhai.com”

    抬起了眸,讶异的看着兮兮。

    左修年没等结束手上的研究,就驱车前往明昭寺了。

    白晓丹便还是推荐道,“不然左老师我先去给您问问?”

    可手机并没有信号。

    左修年蹙起了眉,语气有几分不耐,“你回去。”

    身后的人走到了他面前。

    外头的青年等了一会,才又按了一下门铃。

    没能和沈城匀多说上两句话,让他如今想起来都还是遗憾的。

    秦芜迟疑了一会儿,才出声问道,“你找谁?”

    他的话戛然而止。

    兮兮便撑着应夷变出来的浅绿色的雨伞,有些费力的朝左修年走去。

    左修年低眸看了一眼他的手机,依旧还是没信号,他叹了口气,“下山找人来吧。”

    秦芜看清了她的脸,瞳孔猛地缩紧。

    她快走到左修年身边的时候,他才察觉到。

    几瞬的沉寂后,他身后的人才缓缓张口,“好久不见啊,秦哥哥。”

    这雨伞颜色还是应夷精心挑选的,应夷说了,这种颜色,能让兮兮看起来更可怜。

    秦芜飞快的关上了门,背抵着门,胸口起伏着。

    --

    秦芜点了点头,和他闲聊了几句。

    秦芜看清了。

    但今天,所有暗中保护他的人并不会出现了。

    兮兮这回点头了,她将唯一的雨伞留给了左修年,就冲进了大雨中。

    转过身和他说道,“上来,我背你回家。”

    “不必。”

    左修年静静的坐在那里,任由暴雨打在自己的身上。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归云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