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佬楠十一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归云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锤佬楠十一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获得3点虔信值】

    这样的力量,简直无法想象!

    马兹通红的脸刷一下白了,平日没人会与他们彻底撕破脸,莱伦此刻把这种事情摆在台面上说,更何况现在这种情况,这是要公开处刑!

    雷文眼里满是感激,垂头丧气道:“莱伦大哥....我之前还和其他人嘲笑过你,你...不会生气吧...”

    “你们....”莱伦伸手捏起一枚铜币,迟疑道:“给我钱?为什么?”

    就这么轻易地放过他了?

    莱伦带头引起的哗变风波已被平息,往日的兵油子今晚全挤在哨站唯一一座病房中,此时此刻他们正瘫在干草垛上哭天喊地,哀嚎声或许要持续到后半夜,直到他们身体没有力气。

    【虔信值,当宿主被他人尊崇时增加,达到一定数值随机给予战役加成奖励,提供特殊技能,特殊装备。】

    心底发问道:“系统,虔信值是什么?”

    等到雷文三人睡下后,莱伦赶忙调出系统面板。

    “嘲笑?以前嘲笑关我什么事?”,莱伦心里想着。

    几小时后,黑夜笼罩了上空,万里无云的天气,群星闪耀,“明月”曼娜斯布里与“邪月”摩尔斯布里高悬天穹,交相辉映。

    皎洁月光洒在苍茫大地和群山峻岭之间。

    几个兵油子也学着马兹,一边哭喊,一边爬到托卡身边,样子十分滑稽。

    眼前这个人还是前几日那个懦弱胆小的家伙吗?虽然众人最近发觉莱伦有所变化,却没想到居然胆大至此.....

    莱伦脸上洋溢笑容,满不在乎道:“过去事情就让他过去吧,大家都是战友,没必要这样,时间不早了,明天你们还要巡逻,抓紧回去休息吧。”

    马兹那为人处世的作风,任谁看了都不顺眼,莱伦这一次出头,反倒在士兵中增加了不少威信。

    围墙上,巡哨老兵阿巴特趴在围墙边,一改往日闲散神态,眼神锐利的紧盯着莱伦,连托卡队长身后两名先驱侍骑都是惊呆了。

    他身体里是塞了头白狼吗?

    系统提示突兀出现。

    明亮月光下的贝格哨站像形单影只的守夜人,伫立在德拉科瓦尔德森林边缘。

    几行小字浮现面板上:

    “使用”

    把布袋子重新系上,和声道:“今天教训他们也是为了我自己,你们没必要给我感谢之类的东西,这些钱,都拿回去吧。”

    放过马兹,莱伦这伙人会当场哗变,不放过马兹,日后自己的威严何在?

    托卡只觉得手腕一阵挫伤,刚才对剑中,剑身一瞬间传来的大力险些让托卡握不住柄。

    短时间内,50点虔信值是凑不齐了。

    托卡的反应,让场外所有人为之惊讶,这样大规模武力冲突,只是每个人责罚10军棍?

    莱伦扭身看着坐在地上的马兹,沉声道:“他们几个想要强抢我的钱,之后更是对我拳打脚踢,雷文几人看不惯他们这么欺负人所以上前帮忙,还望托卡队长明察秋毫,还我们个公道!”

    “必须摆清干系,扯在里面我自己就危险了...”托卡灵机一动,大声道:“这件事还需要各方调查,先把受伤的送到病房,所有牵扯到这件事的士兵,全部责罚10军棍!关进禁闭室!日后查清了再上报军营。”

    因为自己的婉拒雷文三人的谢意,反而增加了他们对自己的崇敬。

    他别过头指着雷文几人,哭腔嚷嚷道:“我身边几人是想上来拉架,可雷文那几人还向着莱伦那个混蛋,他们动手打了人,说我们要抢他们的钱。”

    三个新兵你看我我看你,支支吾吾的,最后还是雷文开口道:“每个月马兹那几个家伙会从我们手里抢走一大半薪水,今天您出手教训了他们,我们就想谢谢您....”

    低头解开袋口绳子,里面大概有四十几枚铜币。

    他现在一动也不敢动。

    哨站的局势发生了微弱变化。

    “怎么了?”莱伦坐起身子,发问道。

    莱伦明白了,心底也是一软。

    看着他们表情,莱伦猜到了大概原因,他微笑道:“大家都是战友袍泽,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

    先是技能点使用。

    同样手握长剑,托卡的气势却远低于莱伦,感觉到莱伦身上的危险气息,方才与他打斗的兵油子们个个下意识离莱伦远一些。

    “队长,整件事情都还没查清楚缘由就胡乱动手,死了一人,可以解释野兽人袭击,死了两个,同样也能说清楚。”

    雷文脸上带着不好意思的笑容,伸出手挠了挠头,看着莱伦盯着自己,又有些不敢开口,旁边两个新兵也差不多,一脸的不好意思。

    面板蹦出一行提示:【宿主有1点技能点,2次幸运值抽奖,是否立即使用?】

    平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既不掺入其中,又能拿走大笔好处,托卡早就习惯压榨哨站普通士兵的日子,但现在莱伦把这种事挑明了说,他更不能忽视。

    那个莱伦下手如此狠辣,方才被他撞飞的兵油子现在都还处于昏迷中。

    托卡一时间也陷入两难境界,明里暗里马兹都给过自己不少好处,每一次勒索,五成的钱会到他的手里,不然就凭借他那点待遇,完全没办法在布雷镇潇洒快活。

    听了莱伦的话,雷文点点头,从他破旧上衣口袋中摸出一个布袋子,转手递给莱伦,雷文语气有些纠结,慢慢说道:“莱伦大哥,您收下这个吧,这是我们一点心意....”

    “心意?”莱伦有些迷糊,接过布袋子,巴掌大小的布袋沉甸甸的,入手时,隐约有金属碰撞声。

    打完了一架后,莱伦本身没受到多少伤害,事后责罚的10军棍打的不痛不痒,毕竟执行处罚的也是哨站士兵。

    莱伦身后的雷文满脸涨红,遏制不住骂道:“放你娘的屁!明明是你们先动的手!还诬赖莱伦打你!”

    马兹一边说,一边抬起左脸对着托卡,“大人!这就是证据啊!!您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

    托卡立时收剑后退与莱伦对峙着,他惊怒交加,指着面前士兵厉声叫道:“莱伦!你胆敢与我对剑!你想造反?”

    武器维护和衣服都需要士兵自己花钱,袋子里的钱,大概是面前三人一个月的收入了。

    尤其士兵们已经联合在一起,眼看着就要引发哗变。

    听见有人叫他,莱伦扭头看去,雷文和两个新兵正站在自己床铺边上,看上去他们有话要说。

    50点虔信值,也就是说至少需要50个人对自己尊崇,才能达成最低奖励,可是整个贝格哨站才23个士兵,就算哨站里所有人劈成两半,也差几点....

    几句话下来,众人的目光又转到托卡身上,后者却只是死死盯住莱伦。

    光是莱伦今天展现出的实力,负责处罚的士兵也不敢下狠手。

    一名普通士兵一个月薪酬最多5枚银币,铜币与银币的兑换率在10:1,也就是说一名士兵一个月的最多不超过50枚铜币。

    哨站内落针可闻,每个人都是不敢相信的神情,刚被人从昏迷中晃醒的马兹坐在地上,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张大嘴巴傻呆呆地,都忘记了擦拭嘴角血迹。www.yywenxuan.com

    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马兹“哇”一声涕泪横流,匍匐着朝着托卡爬去,连忙抱住后者大腿,哀嚎着:“大人为我做主啊....这个莱伦不分青红皂白动手打我,我只是好心上去帮他解开柴火绳子,可没想到...呜...没想到他一巴掌把我抽出去.....”

    托卡看着马兹哭喊的样子只觉得恶心,不在哨站一会功夫,他们就整出这么大篓子,以前有反抗的不都处理好好的,怎么今天这些兵油子连一个莱伦都奈何不了?

    莱伦硬是把钱袋子塞回雷文手中,后者手足无措地拿着钱袋。

    兵油子的脑袋还是机灵的,不然也干不出偷奸耍滑勒索的事情。

    莱伦舒舒服服地躺在干草床上,毫不介意干草膈应的不适,个人等级升到了lv2,还有幸运抽奖机会,今天过的十分美满自在,经过这次打斗,他也对自己的战斗力充满了信心。

    兵油子们也不回话,哭嚷声反而更大。

    听者反应不同,以莱伦为首的几名被欺压过的新兵大大松一口气,而马兹一方面无血色,托卡的意思是要对他们不管不顾了。

    一想到这些,托卡顿时怒火中烧,挣开抱着大腿的双手,一脚踹在马兹小腹,怒骂道:“没用的东西!”

    雷文那几名新兵却没有那种待遇,一个个结结实实挨了10军棍,方才雷文他们躺在床上龇牙咧嘴的呼痛,看样子军棍打的还是狠。

    反正队长刚才不在哨站,谁最可怜谁更有理!

    平日被兵油子欺负的士兵们都与莱伦站在一边,在他们看来,就是打死马兹几人都不算事。

    “每月给我的才几个钱?底下人反应这么大,私下里他们还不知道多收了多少铜币,出了事就想赖着我?”

    有人瞪大双眼道:“疯了...莱伦他一定是疯了....”

    “特殊技能?特殊装备?战役加成?”莱伦不免愕然。

    耳边小声传来:“莱伦,莱伦....”

    莱伦心里正激动,当看到虔信值最低档次奖励加成需要50点虔信值时,就像一盆冷水泼在火苗上。

    晚上,哨所里只有哨塔顶端火炬和围墙的几处要害点燃火把照明,晚饭后,除了巡哨轮班士兵,其余人必须睡觉,大通铺里一丝光亮也不准有。

    莱伦冷冷地看着他,一字一顿道:“要是多死了几个,哨站驻军发生大规模武力冲突,边防军营那边,您也不好交差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归云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