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佬楠十一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归云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锤佬楠十一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坐在长桌一侧的长须矮人忍不住说道:“国王身边的屠夫叫艾尔格朗姆,国王只向我们提起过他来自恶地以南的卡拉克-龙崖堡,还有那个充满怪异的新神祗。”

    十几分钟之后,阿德里安来到了这里,同时传达了莱伦与长须矮人会面的请求。

    “艾尔格朗姆”莱伦在心底咀嚼这个名字,众人神色各异。

    莱伦沉默不语,一旁精通战争的阿尔弗雷德也跟着开口了:“水源堵死、投毒,他这么做明显是要拖延我们包围斯科格霍姆堡的进程,根据我多年的战争经验来判断,一定是在为了某个行动拖延时间。”

    在长桌一侧,预留了两个位置,一个是兰格尼的,一个是长须矮人的。

    “哦,这身衣服也就那么一回事,我委托一个关系不错的人类大商人从基斯里夫买的,总共花费不超过九十枚金币,不值钱,不值钱,哈哈~~”兰格尼捋过长长的胡子,语气颇为不以为然,可实际上,他心底乐开了花,对身边这位老伙计的话语十分受用。

    “兰格尼兄弟,你身上这件毛皮长袍,看起来真心不错,摸起来手感也好,挺贵的吧?”长须矮人挤出一个笑容,时隔几年,曾经落难的兰格尼-石盔囊中羞涩,连修缮盔甲的钱都必须外借,如今这个符文铁匠阔绰了,身上衣袍看着就价格不菲,光鲜亮丽,而且兰格尼的胡须打理得十分油光滑亮,上面还装饰着黄金环,看得长须矮人羡慕不已。

    “如果这种低级的说辞就能够说服矮人国王,帝国境内满地的异端邪教都得搬入万神殿。”阿尔弗雷德不合时宜地笑出声,引来了莱伦的一道斜眼,见状,阿尔弗雷德迅速闭上嘴。

    长须矮人并没有在意兰格尼的后半段话,只记住了一句“等你去了德拉科男爵领就习惯这样的生活了!”

    尤其是兰格尼口中的啤酒厂和酒馆,长须矮人简直想都不敢想,他看待兰格尼的眼神充满了羡慕。

    “兰格尼兄弟,你那个莱伦男爵他和尖耳朵关系很好?”长须矮人不禁开口问道,经过一段时间的踏实休息和一顿饱饭,他多少恢复了一些。

    “一年后,霍诺里诺国王逝世了,阿尔拉克王子成了新国王,跟随他的屠夫艾尔格朗姆彻底爬上了高位,成了金山之神大祭司,山堡内越来越多的族人信仰戈拉兹,此后再也没有人提出质疑先祖神的话,因为艾尔格朗姆在山堡内安插了多个神庙守卫,神庙守卫甚至能够直接越过国王和格朗尼审判,直接宣判一个矮人的罪责,流放、剃发、死刑.”长须矮人在说话时,一双粗短的大手死死握紧。

    “是啊,劳伦洛伦的尖耳朵主动和莱伦男爵签订守望同盟,我的工坊相当一部分订单也来自尖耳朵,在德拉科男爵领还有一座木精灵贸易站呢!”兰戈尼早已见怪不怪了,矮人大族长大声地说道:“莱伦兄弟的与众不同之处就在这里,我们矮人愿意与他做朋友,森林里的尖耳朵也愿意当他的朋友。”

    这时,半身人鲁平端来了一个木餐盘,两个手掌大小的大麦面包、一杯矮人黑啤酒外加一大盘烤鹿肉,取出木碗勺子放在上面:“长须矮人先生,吃点东西吧!”

    “后来呢?”莱伦开口问道。

    三三两两围坐在篝火一圈,莱伦命令取出一小部分食物,让这群逃难矮人们填饱肚子。

    “七百枚金币还算少?”长须矮人倒吸一口冷气,觉得自己胡子长见识短了,他在斯科格霍姆堡开了一家手工作坊,一年纯利能有三四十枚金币就算非常好了!

    摇曳的烛火映照着长桌周围众人的脸庞,无论是莱伦,还是木精灵驯鹰者-斯考,他们都在认真听着。

    “霍诺里诺国王保持了理性,他依旧选择拆除,但是好景不长,拆除戈拉兹神庙的过程中,矿工们在神庙地基发现了一块巨大的黄金,大得惊人,重得要命,艾尔格朗姆立刻宣扬这是金山之神降下的礼物,这也让更多的矮人投身于金山之神的信仰当中,原本拆毁神庙的计划,反而成了扩建神庙。”长须矮人哀叹一声,神色无奈道:“贪婪,整座山堡终究败给了贪婪。”

    长须矮人动过停顿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嗯,我会认真考虑的,兰格尼兄弟。”

    当他来到营地正中间最大的营帐,帐内的莱伦、卡塔丽娜、驯鹰者-斯考等人早早等待着。

    “听说你们已经在森林里面逃亡四天了?辛苦了,来,吃点东西吧!”半身人鲁平拿来了六个大麦面包和一锅肉汤,两块手掌大小的大麦面包有些干硬,可即使如此,矮人们掰下面包蘸着不咸不淡的野兔汤依旧吃的狼吞虎咽。

    一切都和长须矮人眼中的世界不太一样。

    几个小胡子的矮人又裹着挺厚实的御寒毯子,至少半身人鲁平看得感觉很暖和,吃饱喝足之后,他们脸色看起来比之前健康得多,其中一个便放下了手中面包,做了一个标准礼节,由衷感谢道:“谢谢你食物,半身人先生,愿群山赐予你幸运!”

    入座之后,莱伦先是朝着长须矮人点头示意,开口道:“那我们开始吧!”

    离开山堡这么多天,他们又冷又饿,即使有着岩石般耐性,一路奔波再加上提心吊胆,也会疲惫不堪。

    见开口的是一个女精灵,长须矮人抖了抖胡子,他还是不情愿地抖露出来:“五年前,艾尔格朗姆跟随着霍诺里诺国王独子阿尔拉克一同返回山堡,出于对老国王的尊敬,山堡对待这个屠夫十分热情,艾尔格朗姆在斯科格霍姆堡的第一年还算正常,第二年一次巧合般的矿洞坍塌,暴露出了一座深处地底溶洞里的神庙,也是阿尔拉克王子和艾尔格朗姆的神秘信仰,一位全新的先祖神,‘金山之神’戈拉兹。”

    长须矮人紧皱眉头,浑浊眼珠充斥了怒火:“起初,老国王决定将溶洞里的神庙拆除,但却遭到了阿尔拉克王子和一小部分矿工的竭力反对,艾尔格朗姆又趁势大肆宣传自己是金山之神的大祭司,又说金山之神赐予了我们黄金。”

    行走在营地里,四下都可以见到木精灵的身影出没,他们身披斗篷将自己掩盖得严严实实,背着长弓在营帐之间穿梭行走。

    而死刑,对于矮人社会极为少见,甚至可以说屈指可数,自从矮人勉强度过了大灾变时代,每一个被处以死刑的矮人都必须交由永恒峰至高王来进行最终判决,唯一的罪行便是判族,罪状等同于那些远在黑暗之地背弃先祖神的混沌矮人。

    营地正中间,兰格尼和另一个长须矮人同坐在一起,架在篝火上的坩埚里煮着一大锅炖汤。

    在矮人社会,一个矮人的胡须打理得越好,越证明自己身份地位高,拥有非常多的财富。

    “什么!”兰格尼震惊无比,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一座矮人山堡。

    “龙崖堡?怎么可能!”兰格尼大声嚷嚷道:“我的祖父都知道八峰山被绿皮兽人攻占了之后,龙崖堡就沦陷了!他跟随过铁峰堡国王试着夺回失落山堡,没有一次成功!”

    “哦!非常感谢,非常感谢!”长须矮人双手接过木餐盘,自己确实饿极了,没有推脱,开始大吃大喝起来。

    坐在长桌周围的众人都点头,驯鹰者-斯考率先开口:“我派出的一队战鹰骑兵回禀,阿尔拉克返回斯科格霍姆堡之后,他迅速征召了山堡里面所有的矮人,战鹰骑兵们观察到有越来越多的炮弹、弩矢被搬运到城墙上,斯科格霍姆堡附近的溪流、河水也都被阿尔拉克派人堵死,甚至投毒。”

    “没事,不用谢我,这些都是莱伦男爵派人送来的。”半身人鲁平摆了摆手,“真的想感谢,就感谢善良的莱伦男爵吧!”

    “是的,我们也没有听说过这位先祖神。”

    “同时,阿尔拉克的手下,那个神秘屠夫肯定出谋划策了许多,否则阿尔拉克不可能下定决心封锁山堡大门和一些我们早已掌握的暗道。”驯鹰者-思考接着说道:“很可惜,阿尔拉克的做法堵死了和谈这条路,一场战争已经不可避免了。”

    早些年的落难过程中,兰格尼吃过不少苦头,现在苦尽甘来了,当然要摆摆阔绰。

    这个斯科格霍姆堡的长须矮人虽然没少见过尖耳朵木精灵,但他还是很好奇,为什么避世孤僻的尖耳朵能够与人类相处一处?长须矮人甚至注意到有些人类朝着尖耳朵问好,骄傲的精灵还积极地回应。

    “我对着我的胡子发誓,我在群山王国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位先祖神。”兰格尼摇了摇头。

    流放和剃发在矮人社会是重罪,被流放的矮人意味着他再也不能够返回家乡,脸部纹上赎罪刺青,不被任何一个群山王国接纳,而剃发的严重性等同于剃须极刑,割去矮人头发,并让他立下屠夫誓言,从此踏上一条追求死亡的不归路。

    反而卡塔丽娜抓住了重点,“尊敬的长须者,你所指的充满怪异的新神祗,是什么意思?”

    兰格尼也给自己倒了一大杯黑啤酒,提了一句:“我说老伙计,如果你想带着家族寻求更好的生活,就来德拉科男爵领吧!那里有我们矮人专属的社区,而且急需你这样的出色工匠和战士,我保证你在德拉科男爵领的生活不比我差!”

    阿德里安

    这一幕无比荒诞、怪异,但又显得如此的关系融洽?

    兰格尼有意无意地瞥了眼长须矮人,接着说道:“这都多亏了莱伦兄弟,我在他的领地啊,先开了一座铁匠工坊,生意整天忙忙碌碌的,要说赚钱吧,也没多少,去年一整年纯利润才赚了七百枚金币,我嫌弃太少就投资在我们矮人社区建了一家啤酒厂和两家酒馆,一切都还凑合,凑合。”

    靠近小溪的营地里面,经过一番交涉之后,二百多斯科格霍姆堡矮人重新获得了自由,他们选择加入莱伦一行,顺便做点什么。www.yilinwenxue.com

    这些来自斯科格霍姆堡的小胡子矮人彼此对视一眼,他们心底对半身人口中的莱伦男爵的好感大大增加。

    反观长须矮人自己呢?从山堡中逃出,逃难几天时间,乱糟糟的胡须还未打理,显得十分邋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归云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