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佬楠十一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归云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锤佬楠十一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没有牧师指引,甚至无法辨识方向。

    “我也问了原因,克里尔却不怎么想回答,只说了句“城堡有人在晚上看到了混沌恶魔“。”

    步入教堂,入目便是那尊高达五米“人皇”西格玛的雕像,头戴黄金桂冠,孔武有力的臂膀高举神锤“盖尔·马拉兹”,震慑所有来犯帝国的敌人。

    “三天前,莱夫领主的弟弟,也就是城防守卫长官克里尔·安洛先,在那天晚上深夜里秘密来到教堂,让我在明天将教堂里的圣器和圣水送去莱夫领主的城堡。”老牧师慢慢诉说道。

    站在一边的老牧师挥了挥手:“抓紧去吧,今天把教义抄十遍,作为处罚。”

    他对着一旁黑袍侍僧严肃说道:“这一次是莱伦保下你,再有下一次,绝不留情,听明白了吗?”

    虽说中古世界真的有神,可对于莱伦而言,他们给予的帮助还不如自己身上的系统,自己也没必要陷的那么深。

    往上还有黑袍,红袍以及金袍,分别代表枢机主教,大主教和教宗。

    老牧师推开走廊尽头的小门,继续道:“平时叫他侍僧也不太方便,就让他自己挑个名字,谁知道这个小家伙从我书架上找到那本《西格玛教会人物志》,把两位改革了国教的教宗“阿德莱克·卢瑟和波瑞斯·胡斯“的名字组合在一块。”

    “改革者吗?”莱伦联想到未来卢瑟·胡斯的所作所为。

    “跟我来一趟祈祷室,莱伦,有件事情需要麻烦你。”泽伊斯招呼着,示意莱伦跟着他走。

    一旦发展到这种情况,混沌教派就变得极其危险,因为它掌握许多公民的性命,还会使他们陷入腐化命运。在此情况下,混沌教派可以不受法律惩罚肆意妄为,在大街上绑架他人做黑暗祭品,并在当局眼皮底下建立大量亵渎圣坛。

    “去年冬季,这孩子在一个寒雨的夜晚,孤苦伶仃地站在教堂门口。”老牧师回忆道:“后来巡查的圣武士发现了他,把他带我我面前,那时候这孩子身上就穿了一件单衣,套着破旧麻裤,浑身湿透,打着哆嗦。”

    教堂里的人群逐渐散去,莱伦也跟着队伍走出教堂大门,站在台阶上。

    雕像前摆放着无数圣器以及献礼,每年的西格玛日,帝国人民会自发前往附近的西格玛教堂,用最为虔诚的信仰,沐浴在心灵的洗礼。

    老牧师沉吟了一会,这才开口道:“莱伦,布雷镇的莱夫领主,你知道吧。”

    “我问他“你站在教堂门口做什么?“,他就说了句“我想读书“。”

    老牧师看出了莱伦的随意,提醒道:“虔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虔诚,莱伦小子,这可不是开玩笑,有些人在堕入混沌之前,和你说的一样。”

    “莱伦,你这家伙似乎对祈祷不怎么上心啊,以往可不是这样。”一道熟悉地声音在莱伦身旁响起,老牧师肩上披着白色祭袍,这象征着白衣主教地位,在西格玛教会中排在第四层。

    “确实和他有关。”老牧师不藏着掖着:“明天我需要去一趟领主城堡。”

    “还能扯上混沌信徒?”莱伦顿时来了兴趣。

    圣武士们在教堂门前广场进行训练,他们的武器大多是双手战锤或单手锥,在意志和战力方面,圣武士往往比当地的城镇守军要强出不少。

    莱伦注意到里层的卢瑟·胡斯,他表情十分坚毅,一举一动都像是在对表达某种崇高的敬意和信仰。

    “是。”

    “莱夫·安洛先。”莱伦点了点头,严肃起来:“你的事情不会和他有关系吧?”

    事实上,许多混沌教派都有一位良好声誉的公众代理人在社会上活动,而他们则隐藏在背后操纵。许多人加入了伪装成合法团体的混沌教派,却没有意识到他们进入到何种恐怖中。有些混沌教派致力于推翻帝国社会体系,以伟大口号吸引革命者和煽动者,而另一些仅是为了满足获得权力的欲望,或者仅是享受色孽所带来的无穷欢愉。

    在教堂三层,泽老牧师打开了一扇木门,泽伊斯的私人祈祷室布置的十分朴素,一张单人床,衣柜,书桌,一张待客用的桌椅和祈祷垫,除此之外,角落的衣架上挂着一副布满刀痕斧砍的战斗牧师板甲。

    “嗯,你说吧。”

    “没必要,没必要。”莱伦笑呵呵,摆了摆手:“抓紧去做早课吧,马上就到时间了。”

    如同那套板甲一般,战争在他身上留下了无数隐患,这些问题迫使泽伊斯不能在上战场,只得做一名传教牧师。

    “从哪里看出来的?”泽伊斯疑惑问道。

    命运真是喜欢开玩笑。

    这也是他心中最大的遗憾。

    “他的名字啊,那确实。”泽伊斯点点头,二人继续沿着走廊向教堂内部走去。

    “保养书籍很费钱的,这小子都糟蹋我好几本书了,不收点,心里过意不去。”泽伊斯花白胡子乱抖,满脸笑意。

    一旦信徒们形成一个教派,就无法推测接下来它会做什么。这种邪教试图保护自己的存在,但如果能大量汇聚新血液也不错。少数教派可能完全控制一个城镇或村庄,引诱当地贵族势力暗地勾结,并让他们成为巫师制定阴谋中的棋子。

    黑袍侍僧并没有离开,面向莱伦,目光坚定,郑重地鞠了一躬,朗声道:“谢谢您,莱伦阁下。”

    一旁武器架上还有一柄战锤,锤身用武器防护油涂抹,看来老牧师对这件武器十分上心。

    “是!”

    莱伦险些把系统秘密说出来。

    “整件事情,很怪异,我所知道的消息也很少。”老牧师表情严肃道:“目前情况来看,这件事和混沌信徒有关系。”

    伴随老牧师最后一句“为了西格玛,为了帝国”,每日例行的祈祷礼结束了。

    隐藏在表像之下,混沌教派蔓延至帝国每一个角落。从阿尔道夫的颓废堕落的色孽教派,到位于努尔帝国军营地下的恐虐秘密神坛,在满怀感激的瘟疫幸存者中传播的纳垢信仰,向奸奇献上祭品的那些渴望权力者,社会上几乎没有不受到毁灭力量的腐化影响的阶层。祂们可以提供一些礼物给任何不满自身命运之人-而这几乎暗涵所有人类,无论是身处帝国还是位于异域。

    “那他的名字呢?卢瑟·胡斯,是你给他取的?”莱伦问道。

    “当然不是,他自己挑的。”

    “我从没见过一个十六七岁的孩子,眼神会透着一股锐劲,就把他留在教堂做一个侍僧。”老牧师无声笑了笑:“现在看来,当时就不该收留这孩子,把他送去白狼教会,去做个白狼修士多好。”

    卢瑟·胡斯睁大双眼,看着泽伊斯牧师,像是得到了极大的奖励。

    “还不谢谢人家?身为侍僧的言行举止准则都忘了?”老牧师哼声,提醒道。

    卢瑟·胡斯身为侍僧,态度就如此坚毅,处处显露一种沉稳性格,难怪未来会成为西格玛教会先知级别人物。

    坚固的西格玛教堂也往往考虑到防御作用,内部设计十分复杂,不熟悉里面地形,冒然闯入的结果,就是被带偏。

    莱伦这才想起来,曾经的泽伊斯还是一位西格玛教会的战斗牧师。

    门口的长队有条不紊地进入教堂,队伍里每个人都领到了一小块面包和一碗稀粥,这些是教会免费发放的圣餐,以展现国教对人民的关怀。

    说起帝国的混沌信徒,可谓五花八门。

    “不用了。”莱伦摇摇头:“说是保证金,就是保证金,我总觉得这个侍僧未来会很....厉害。”

    还好老牧师没怎么在意,立刻改口道:“看到他第一眼的直觉,还有这个他的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

    “混沌恶魔?它们不是不能出现在凡世吗

    各个混沌教派的规模、实力、目的和成员都有很大差异,从帝国核心地区的阴谋小团体到暗地信奉混沌的整个村庄。学者、政客、牧师、手艺人、农民、士兵与几乎所有其他职业都有可能被混沌腐化,他们经常招收同伴扩大势力。

    “是,老师。”卢瑟·胡斯松了一口气。

    “为什么?”

    “要是有一个问题回答的令我不满意,以后的礼拜节,你就别想休息了。”泽伊斯语气严厉道。

    “确实有件事情需要你帮忙,莱伦。”

    看着黑袍侍僧在教堂走廊尽头离去的身影,莱伦久久不能回神,不禁在心底感慨一番。

    其他教会也有相应做法,比如布雷镇里慈悲女神莎莉娜教会,每月都会抽出几名穷苦病人,给他们免费医治。

    能和这样一位未来的传奇英雄扯上关系,莱伦做梦都能笑醒。

    英雄的性格,总是与平凡人不同,凭借与生俱来的气质,他们就是天生的领袖。

    “没有的事情,我对西格玛的崇拜无可复加。”莱伦耸耸肩,撒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

    莱伦心不甘情不愿地掏出一把银币,仔仔细细数出10枚,别过头,递给老牧师。m.wuyoushuyuan.com

    “还有。”老牧师叫住了他,把手里的书递了过去:“把这三本书带上,礼拜节那天,来我的祈祷室。”

    “泽伊斯,有什么事情就说吧,能帮的我一定全力帮。”莱伦一屁股坐在祈祷室的书桌对面,开门见山道.

    有些教堂建在危险地方,里面驻扎的圣武士,个个身经百战,他们的英勇无畏,在底层人民心底留下一道道可歌可泣的史诗。

    莱伦站在最远处的过道尽头,看着雕像前的老牧师泽伊斯摊开双手,念诵经文,为在场所有人祈祷,所有侍僧和神职人员围着他站成一圈,低头诵读经文。

    “莱伦小子,你怎么了?心疼那些银币?”老牧师上前拍了拍莱伦肩膀,打趣道:“这些钱就当我向你借用的,以后再来时还给你。”

    但是利用好宗教的力量,也是一柄利刃。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归云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