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佬楠十一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归云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锤佬楠十一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卢瑟·胡斯挠了挠头,还是按照莱伦说的去做。

    莱伦察觉到不止一道目光,在暗中盯着自己,可能是因为这身做工上等的外衣,说实话,这倒也没什么担心的,想看就看呗。

    按照目前情况判断,每提升一级,自己的力量最多能提升10%。

    后者对这一方面毫不在意,他更关心书籍上的问题,以及信仰是否虔诚。

    “胡斯,你应该还是世俗身份吧。www.yywenxuan.com”

    “是吗?”侍女莞尔一笑,扭动纤细腰肢离开了。

    “当然。”高挑侍女耸了耸香肩,笑容妩媚:“向您这样出手阔绰的先生,可越来越少了。”

    街道两边经过莱伦二人的人群中,不少人都抱着异样的眼光回头望向卢瑟·胡斯,一个乡巴佬打扮的光头,可真是稀奇。

    “难道是见我可怜,想让我多享受享受?”

    虽然偶尔的放松,是为了更好的服务帝国,可是神职人员过度的放松,只会引来猎巫人的审查。

    小光头沉吟了一会儿,严肃地回答这一问题。

    时间已经到达下午时分,太阳已经开始西斜。

    忠不可言,忠,不可言。

    “没什么。”小光头摇了摇头,

    莱伦拍了下光头侍僧的肩膀,打趣道:“把这身袍子脱下来,我给你找一身普通衣服。”

    “啊?”

    “节俭食物”是西格玛教会的教义之一。

    钱币的声音,的确悦耳。

    很冷的笑话,卢瑟·胡斯反而有些莞尔。

    “先生说笑了,我怎么会做那样的事情。”

    北方的“休耕节”就在九月下旬,布雷镇的大街小巷里,帝国人民还在左右忙活着,筹备这一重要节日。

    她弯下腰目光平视,俏皮道:“先生出手阔绰大方,担心先生对我可能会有些...其他想法,所以拿一点小费,求个安心,保个清白。”

    ps:昨天章节一些段落被吞,有重复的内容,锤佬十分抱歉!

    “说起来,我的旅行马还寄宿在这呢。”

    “是的。”

    “两枚银币就能让一位美丽的小姐记住,也是我的荣幸。”莱伦语气轻佻,接着问道:“那一次,我记得我要定的是一间三等套房吧,小姐怎么会改成二等套房了?”

    吹牛又不需要花钱,只要酒劲上来,醉鬼们都敢去军营里闹事。

    换好服装后,上一刻还是教堂苦修的侍僧,下一刻变成了偏僻旮旯跑出来的乡巴佬。

    说着,莱伦转手掏出两枚铜币递给小光头:“这些钱交给他,让他给我们的马匹多喂些料,还有,记得让他放些黑豆,要是再放黄豆,我就把马粪抹在他脸上。”

    ...

    莱伦没有听清卢瑟·胡斯说的话,他的注意力正放在一家木料店里。

    莱伦轻车熟路地坐在对门角落,等待着酒馆侍女的服务。

    卢瑟·胡斯虽然年轻,但身材和个头已经隐约超过了同龄人,一米八出头的个子只比莱伦矮了一小截。

    “这样啊,小姐有心了。”莱伦点头称赞,随后在长桌上将十枚银币摆做一行。

    手指百无聊赖敲击陈旧的桌面,虽说长桌用的时间有点长,但桌面日复一日擦得光洁亮丽,摸不出半点遗留的油渍,也难怪嗡嗡酒馆会吸引旅行者和游侠。

    实力的变化,会给人一种安心感,莱伦的性格属于厚积薄发类型,扮猪吃老虎,啪啪打脸才是最爽的。

    一路上,莱伦发现自己的观察力和视力增加了,看向周围商铺的货物以及来往行人的面庞,愈发清晰。

    娱乐生活缺乏的北方,每一个节日都需要隆重对待。

    卢瑟胡斯指着自己的光头:“只要牧师没给我佩戴赎罪环,我的身份仍是世俗帝国人民,出入一些教会禁令的场所,应该是可以的。”

    服装落差太大,再加上那一顶油光瓦亮的小光头,极具视觉冲击。

    小光头两步并一步走过去,一屁股坐在长桌对面,神情带些欣喜,眼睛直勾勾盯着那盘烤羊肉,隐约发绿:“点了这么多好吃的?”

    “会不会阻碍,我不知道,但这一定方便你清理头皮,哈哈。”

    莱伦侧坐着身子,轻笑道:“美丽的小姐,还记得我吗?”

    “我觉得,头发会阻碍我与吾主的交流,成为侍僧后,我央求了泽伊斯牧师好几次,他才为我剃了光头。”

    卢瑟·胡斯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到荤腥了。

    莱伦翻身下马,继续道:“我在大门等你,先去把马匹牵到马厩,那儿有个缺了一颗门牙的马僮。”

    “好。”

    一瓶又一瓶的帝国啤酒,大麦酒以及从灰色山脉对面运来的葡萄酒,接连打开,有的壮汉脚踩在桌面,与邻桌面红耳赤地对饮。

    她可不在乎钱多与否,小费放心收在手里,出了事情,酒馆的老板娘也不是好惹的。

    从桌上推开五枚银币,莱伦抬眼盯着侍女说道:“这是今天的小费,剩下的,点几份酒店最好的食物,外加一瓶特制蜂蜜酒。”

    卢瑟·胡斯手脚麻利,交待的事情一定能做好。

    以往教堂里的一日三餐十分简朴,侍僧们的食谱上只有黑面包和炖菜,偶尔掺杂一两枚鸡蛋,圣武士和牧师的伙食也好不到哪里去,只有在周末的礼拜日才会从餐桌上发现肉食。

    时至下午临近黑夜,酒馆内依然人声鼎沸,十分热闹。

    卢瑟胡斯推门进来,看到角落位置,莱伦正冲着他招了招手。

    “碰上点小事情,和领主大人有些关系。”莱伦耸耸肩,脱下皮坎肩。

    “这位...先生?”一名身材高挑的酒馆侍女,很快走到莱伦身旁,眼神有些诧异。

    他猜测这是等级提升的附加效果,并且力量和敏捷度都有小幅度提升。

    最醒目的就是嗡嗡酒馆的标志性建筑,一座通体漆黑高大七米的石质塔楼,里面住着三名酒馆守卫,据说他们每次下楼都会喝得酩酊大醉,可这样也不妨碍这三名守卫日夜警戒。

    莱伦随口扯了一个话题,问向并肩骑行的小光头,他心里也有这样的疑惑。

    伤势恢复不错的某人,穿好衣服后,走出病房,唤来一位驻守慈悲教会医院的圣武士。

    自从几个月前大量北方诺德领和奥斯特领的神职人员向南迁入,布雷镇的西格玛教堂里,容纳了超过平日两倍的人员

    她认出了眼前男人,不正是几天前拿出两枚银币做小费的愣头青士兵吗,看着这身做工精良的衣衫,还有桌上拍出的金币,简直换了一个人。

    不一会儿,一个跑堂伙计和侍女端来了大盘小盘食物,将莱伦面前桌面摆得满满当当。

    酒馆侍女笑容不变,许多难缠的酒客不论是行为还是言语,都想方设法地诱她入套,在这一方面,经验十足。

    莱伦突然想起了西格玛教会守则,关于侍僧和牧师们日常生活,他们要做到禁欲以及磨练心智。

    屋内的温度与外面相差十几度,人多热闹,更让人口舌干燥。

    莱伦走到酒馆大门前,稍作停留后,推门而入。

    想看?那就看个够。

    “啪”的一声,将金币拍在长桌显眼位置,故意给那些盯着自己的家伙们看个真切。

    莱伦忍着笑,收拾收拾病房里的物品,在皮坎肩衣兜里装了几枚银币和一枚金币后,从教会医院的马厩里临时借用了两匹旅行马,二人便动身前往布雷镇南大街的嗡嗡酒馆。

    “是啊,非常方便清理头皮。”小光头对于这样的说法表示认可,他闷声道:“要是教会内部也能像我的光头一样干净,那该多好....”

    正中间的篝火吊炉里,炖着浓浓的肉汤,香气扑鼻,不少人的晚餐就在酒馆里对付一顿,抱着一块冷硬的黑面包狂啃的家伙,不在少数。

    休耕节的传统出现在三皇时期之前,具体发源时间已经无可考证,这一天是为了普通人回顾年内的收成以及对休耕后的打算,类似于“辞旧迎新”一类,只不过是从劳作方面而言。

    勾起嘴角轻笑一下,从皮坎肩里摸出唯一一枚金币,莱伦好像刻意显摆似的,右手两根指头夹着那枚金币,放在嘴边用力吹一下边角,放在耳边听“叮叮”声。

    不一会儿,他开口提醒道:“莱伦大哥,我们快到了”

    “说起来,胡斯,为什么你要剃光头呢?不应该只有牧师一类的神职人员才会剃发吗?”

    三下五除二搞了一身棕灰色便服。

    换句话说,原本单臂的力量只能举起10斤的重物,提升一级后,莱伦可以举动11斤。

    新出炉金黄表皮的大麦面包与一柄面包刀摆在中间,一大盘烤羊肉,两份烤羊排,还有馅饼派,一锅炖肉以及一瓶嗡嗡酒馆特制蜂蜜酒。

    散发酸味的羊奶酪和黄油蜂蜜作为酱料,可以涂抹在面包上食用。

    二人骑着旅行马,就像没事人似的乱逛。

    “那就好,不过你这光头太显眼了,还有这身袍子,走在外面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教会侍僧吗?”

    一时间,香气扑鼻。

    “客人这是...被财富女士眷顾了吗?”酒店侍女笑着,俏手从桌面一抹,十枚银币尽收囊中,稍微掂量一下。

    最喜欢这一节日的,莫过于自耕农还有城市小市民,在这一天,当地领主以及贵族需要打开私人仓库,将食物分享给每一个休耕者。

    作为一家黑店,最重要的,当然是干净。

    酒馆内,酒客们大声讨论着所闻趣事,天色越晚,酒客们的兴致越高。

    有胆大闹事的,都被他们双手双脚绑起来从二楼窗口扔下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归云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