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佬楠十一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归云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锤佬楠十一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摇曳不止的烛火被吹灭了,一夜安生。

    回到营地里的帐篷,莱伦的右手食指轻叩在桌面,一旁摆着的动物油脂做成的烛火摇曳不止。

    “哈哈~”卡塔丽娜双臂环搂住莱伦脖颈,笑弯了一双眸子,又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凝视着莱伦的眼睛,故作傲慢地没好气道:“现在看起来呢?”

    这是在给自己提前做好铺垫啊。

    倘若交涉失败,无疑是一个两难的抉择,再严重一些,说不准兰格尼会在战场上与卡塔丽娜生死决斗,那么精灵就别想再和德拉科男爵领的矮人做贸易了,非得在自己领土上爆发一场小规模长须之战不可。

    嗯?这个人类怎么突然间喜欢说漂亮话了?驯鹰者-斯考尴尬地笑了笑,只得点头。

    “就先这样吧,卡塔丽娜,我有些累了,先休息吧。”莱伦感到十分头疼,他拍了拍卡塔丽娜搂着自己脖颈的小手,示意她可以去休息了。

    卡塔丽娜秀眉挑了起来,自己好不容易做足了心理准备,放下了属于精灵的骄傲,如此明显,几乎是明示他了!

    天空中盘旋的战鹰骑兵,他们是最好的预警眼睛。

    “休息?”卡塔丽娜突然眼眸透露出一丝敏锐,不禁羞涩地小声道:“你的意思是我们一起?”

    “半身人先生,还有没有提出过其他的要求?”莱伦继续问道。

    “可是我们需要给他一个机会,一个平等的机会,不像矮人那么顽固不知变通的机会,总需要尝试迈出第一步,才知道到底合不合适,放在一个平平无奇可有可无的位置上,再有能力的人也什么都做不了。”阿德里安不死心地劝说道:“我的男爵,就让半身人先生尝试一下吧!”

    莱伦只是笑了笑。

    “当然不会,相反,我十分期待与埃斯莱冠军勇士对决的机会,我觉得他的请求很不错。”莱伦一改话音,热情地说道:“驯鹰军团长年守护暴雨林区不被外敌侵扰,很了不起,又有这样一位勇猛好斗的冠军勇士,难怪劳伦洛伦森林四大林区之中,暴雨林区能够独树一帜,你们为对抗邪恶付出了太多,我很敬佩。”

    “关于目前暴雨林区和斯科格霍姆堡矮人的情况,我通过魔法传讯询问过玛瑞斯特女王了。”卡塔丽娜将玛瑞斯特女王的答复告诉了莱伦:“女王陛下仍然希望双方坐在谈判桌上,能够和平解决,就尽可能地避免战争冲突,当然了,这并不意味着女王陛下会制止加仑斯特拉领用驯鹰军团去包围矮人城塞。”

    卡塔丽娜骑在巨牡鹿背上与莱伦并驾齐驱,她背着一**地长弓和一壶羽箭,墨绿色披风完全遮掩住身躯,唯一不同的是,她姣好面容有些红润,一双琥珀色眸子每次瞥向莱伦,都似有似无地勾起一抹淡淡微笑。

    斯科格霍姆堡矮人的一系列反常举止,无处不在透露着这一切背后的谜团重重,帐篷外的林间冷风不断吹拂,莱伦先是目光注视着烛火,随后闭上眼睛,一个人静坐。

    “那好吧。”

    “嗯。”莱伦就这样怀抱着女精灵,闻着她身上散发出的芳草味道,认真听她说正事。

    “这么晚了你还没休息,又在担心什么?”卡塔丽娜一边重新拉下帘门,一边走过去,搬过椅子坐在莱伦身边。

    莱伦又问道:“关于加仑斯特拉领主和我的七日之约,金银圣树林区有所表示吗?”

    “嗯那你是为什么觉得,半身人先生能够胜任斥候的职务呢?”莱伦只是询问,不做回答:“毕竟在侦查方面,我们有专业的游骑兵、木精灵盟友。”

    莱伦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疑惑道:“不走吗?”

    莱伦温柔地单手抱着她,两个人都闭着眼睛,享受难得的静谧。

    “没有。”卡塔丽娜轻轻摇头:“就目前态势,林地议会里的大部分林地领主支持剿灭斯科格霍姆堡,如果不是碍于女王,说不准现在连交涉的机会都渺茫,更不用说那些尚在冬眠沉睡之中的远古树人长老们了。”

    沿着林间小径,数公里之外,都是层林尽染直至视线尽头都看不完的林海,其中还夹杂着沼泽,一路还算安稳。

    十二月的末尾,距离冬幕节仅剩下了五天时间,可惜的是士兵们今年冬幕节注定是要在陌生的劳伦洛伦森林里度过了,不过没关系,随军半身人厨师鲁平用拿手技艺做的可口佳肴犒劳士兵们的胃,充足的物资补给和身上御寒效果极佳的棉衣,使得整体士气维持在一个较高的点。

    帐篷外有轻微动静,厚帘门被一只手拉开。

    卡塔丽娜一身黑色夜行服,肩上还有一两片落叶,要说她百无聊赖外出走一走,任谁都不相信。

    良久,卡塔丽娜眨眨眼,一双琥珀色眸子凝视莱伦侧脸,不老实地拽了拽他下巴的胡茬,轻笑一声:“几年了?四年还是六年?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吗?”

    答案一定是否定的。

    “六年了。”莱伦若有所思道:“当时的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王国骑士,手底下不到六十人,忙着去消灭一伙诺斯卡掠夺者,你可就不一样了,贵为灰衣侍女又带着麾下百来个木精灵,刚见面的时候,一副冷冰冰地样子,看起来就不能招惹,难接触极了。”

    所以远古树人长老们对待矮人的恶劣态度可想而知,它们恨不得将这些贪婪的矮垛子全部杀光,充作魔法森林的肥料。

    “是!我相信他能够证明自己的!”阿德里安知道莱伦已经同意了,掌旗官轻出一口气,随即笑着说道:“时间不早了,男爵,返回营帐休息吧!”

    莱伦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尖:“似乎.比第一次见面要好一些。”

    莱伦睁开了眼睛,随和一笑:“你不也一样。”

    驯鹰者-斯考看了眼另一侧的灰衣侍女,又看了看无动于衷的莱伦,表情变得很奇怪:“莱伦男爵,我听说了你多次击败野兽人,还有那场位于塞森蒙德城外的血战,阵斩恐虐神选冠军卡马拉龙,你的故事在埃斯莱族群中广为流传。”

    假如双方真的爆发战争,跟随莱伦一起来的男爵领矮人们会无动于衷吗?

    温存了一会儿,卡塔丽娜坐直了身子,脸色绯红地整理了一下衣衫,“好了,不闹了,我还有正事没说呢!”

    眼前男人挑明了在装傻,卡塔丽娜不由得心生火气,她用力拧着莱伦的手臂,几乎是命令的口吻,一字一顿道:“今晚,你唯一任务,就是和我一起休息!哪里不许去!听明白了吗?!”

    第二天清晨,天刚蒙蒙亮,森林里的营地已是一片忙碌。

    阿德里安不点头也不摇头,他感到非常不自信,尤其是在莱伦面前。www.rumowenxue.com

    阿德里安见状松了一口气,摇头道:“没有了,鲁平先生一门心思想成为斥候,这是他唯一的心愿。”

    群山子民的团结远超想象,这一点毋庸置疑,同样崇拜三位矮人先祖神,同样都是矮人先祖神的血脉,面对异族大肆侵犯,恐怕矮人大族长兰格尼宁愿剃发成为屠夫背负违背誓言的耻辱,也要帮助斯科格霍姆堡。

    简单的吃完早饭之后,随军民夫们和侍从们扛起木箱在马车上摆好,一座座帐篷被收起,烧成灰烬的篝火也用土壤掩盖,营地周围临时搭建起的哨塔、防御用的拒马也都被拆除了,以免被狡猾的野兽人鸠占鹊巢。

    “可以理解。”莱伦点了点头,一个长时间在自家森林作乱且油盐不进的邻居,偶尔出手狠狠教训一下也很正常。

    “呵~”女精灵抿嘴,给了莱伦一个不想解释的白眼,双手向脑后缕过长长金发,露出俏皮的尖耳朵,做完这些之后,她头轻轻靠在莱伦肩上。

    实话实说,精灵对待情感的态度和人类有很大的不同,更像是对待一种极为特殊的相处方式,莱伦从卡塔丽娜与自己相处的一点一滴都能看出来,将心比心,直来直去,当然了,这也取决于精灵在魔法森林里的生活方式,精灵社会远没有人类社会那么的复杂和多样。

    “如果你想让我送你穿过整座营地,再前往木精灵营地的话,我没意见,晚上多运动运动对身体好。”莱伦知道女精灵想什么,这时候他选择装傻充愣,露出一个挑不出瑕疵的微笑。

    “嗯,走吧。”

    卡塔丽娜停顿了一下,神色认真道:“莱伦,倘若我们都不愿看到的一幕发生了,我绝不会对矮人抱有一丝怜悯之心,即使是你的朋友,我希望你不会因此对我心生芥蒂。”

    目前莱伦只能寄希望于阿尔拉克尚存一点理智,顺利交涉,和平解决争端。

    莱伦身边还有驯鹰者-斯考,二人正聊着天,这位装扮怪异的驯鹰者百无禁忌,什么都能聊,什么都可以聊,宛如一个性情活泼的吟游诗人,一边说着话,一边从皮袋里摸出生肉,喂养立在肩头的鹰隼。

    “万一,我说万一,情况落入了最坏的可能,劳伦洛伦森林的其他三个林区都不会袖手旁观,这是属于劳伦洛伦的战争,每个埃斯莱都必须拿起长弓和利矛,包括我。”

    “这样啊,我明白了。”莱伦深吸一口气,心想这个问题难办了。

    矮人和魔法森林的不和睦,几乎是绝对的,历史上,深入劳伦洛伦森林的矮人伐木队伍、探险队,都遭到过树妖和森林精魄的敌意,行走的树人袭击外来入侵者,森林用荆棘和藤蔓束缚住敌人,再把他们活活绞死、困死。

    “这样啊。”莱伦始终保持着微笑:“既然如此,明天一早你就找到鲁平先生,告诉他我暂时同意这个请求了,不过有个小条件,让他用一个月时间来证明自己具有胜任斥候一职的能力。”

    “事实上,不乏埃斯莱勇士想要挑战一下你,能战胜邪神冠军勇士,足以证明你的实力。”驯鹰者-斯考故意凑近莱伦一些,低声说道:“尤其是在我们头顶上盘旋的这个战鹰骑兵队长,他是驯鹰军团的冠军勇士,一直请求加仑斯特拉领主给他一个和你对决的机会呢,心思特别重,莱伦男爵不会对他厌恶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归云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