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佬楠十一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归云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锤佬楠十一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话音刚落,托卡猛地叫住门外的侍骑,“等等,那家伙有说因为什么事情吗?”

    莱伦可一点也不想被系统坑死。

    莱伦微微点头示意,“托卡队长。”

    “大人....莱伦来了。”先驱侍骑说道

    据说阿巴特是贝格哨站资历最老的士兵,托卡队长以前只是一名军勋贵族手下侍卫,是在诺斯卡入侵之后来到这里,刚调任不久。

    一个幸存者声称看到了教堂般庞大的巨型蜘蛛,后来他被猎巫人绑在火刑架上烧死,理由是公开传播混沌言论。

    “大人,怎么了?”,门外先驱侍骑推门而入,迟疑一下,问道。

    托卡眯起双目,拽了下漂亮的八字胡,“让他进来吧。”

    当敌人数量增加或发生突发情况,巡逻队的第二名先驱侍骑会立即派出,由此往返交替,保证战时情报持续更新。

    “马兹的事情我会处理好,公平,公正。同样,我可以让你去布雷镇,但是有一个条件。”托卡站起身,倒了杯黑啤酒,递了出去。

    “莱伦?他来做什么?”托卡皱起眉头。

    他挠了挠头,停顿片刻:“我需要你去找的商人,他....脾气喜怒无常,上一个替我送信的家伙,被他打断双腿,扔到了下水道里,我找了他一个多月。”

    北方行省的气候就局限了经济发展和商品种类,北方人民挣扎在温饱线上,反观南方人民则生活较为富裕,并且相对安全些;阿尔道夫皇家学院曾做过帝国城市排列,其中除了北方选帝侯的公国主城外,剩余城市全部处于南方,由此可见南北差距。

    “哼....”托卡勾起嘴角,伸手给自己倒了杯啤酒,白泡沫漫出杯口,麦香味道弥散在房间里。

    巨大的利润使无数贵族加入其中,稍微有些财力的普通人,都会在第一时间投资某个商会。

    每一趟巡逻充满危机,层出不穷的野兽人和森林绿皮,稍有不慎就会命丧在黑森林中。

    贝格哨站每周分两队轮班,每队由3名剑盾兵,2名长矛兵,4名弓弩手和2名先驱侍骑组成。

    见莱伦默不作声,托卡伸出四指,一字一顿道:“40枚金

    那名先驱侍骑继续道:“他说有事情找大人您,想和您当面说....”

    凭空变出一柄战锤,对外说是西格玛赐福?

    “管?我为什么要管?”

    莱伦眉头拧的更紧,“你就不管管?”

    “给那么多钱,心里不踏实。”莱伦警觉问道:“很危险?”

    几分钟后,巡逻队彻底没入森林里。

    帝国军队经历过大大小小战争,在军事统筹安排一方面具有系统性,只是帝国官员的欺骗和隐瞒,导致军队行动时出现许多失误,调度不及时一类时有发生。

    莱伦脸上眉心黑色加深了几分,握紧双拳,他万万没想到,帝国边疆会发生这样伤天败俗的事情。

    没有合理解释,系统给的东西就是随时会引爆的炸弹,一个不小心,直接j就在帝国境内“社死”了。

    而且马兹那家伙对阿巴特有一种天生敌意,两人平时一句交流也没有,几个兵油子也不去惹他。

    “你知道我给了那个倒霉家伙发了多少抚恤金吗?”托卡顿了顿,直勾勾望着面前莱伦,示意他猜猜看。

    “他说要去一趟布雷镇办些事情,顺便去教会祈祷。”门外声音回答道。

    帝国境内禁魔力度可谓变态,平民家庭的孩子要是在某天晚上觉醒了魔法能力,新奇地操控一团火焰在父母面前摆弄,那么他一定会被抓住烧死。

    托卡像听到了有趣的笑话,咧开嘴:“要不是他送一次信件,为四个哨站一百多人争取到了价值二百多枚金币的物资,我们贝格哨站所有士兵都会在该死的野兽人突袭中被屠杀。”

    早饭后,雷文几人都是第二队成员,他们需要离开哨站,前往德拉科瓦尔德森林哨点巡逻,有些地方他们还需要驻守一段时间。m.sanguwu.com

    北方天气低,这才刚到秋季,清晨的野外都布上寒霜,唯一一扇木窗也年久失修,缝缝补补几块木板勉强保持窗户不掉,光线从窗外照入阴沉的房间.

    莱伦没有任何眼神上的躲闪,语气平淡道:“个人私事,长官似乎没有权利了解缘由吧?”

    说着,托卡伸出三根手指,继续道:“30枚银币,这还是最好的情况,要是上面那些尸位素餐的家伙们再贪一些,那些阵亡士兵的家属,能拿到15枚银币,他们就得感恩西格玛!”

    “你知道一名普通阵亡士兵抚恤金才几个钱?我告诉你,最多不超过这个数。”

    仰头喝下一大杯,托卡舒舒服服地靠在座椅,手肘抵在扶手上,“年轻人心高气傲很正常,每个帝国将军年轻时候也没少犯错,库尔伯元帅不也违抗过一次军令,”

    “人的癖好总是奇特的,莱伦。”托卡随意道:“有钱人多多少少都喜欢做些怪异事情,有的听上去就很变态。”

    屋子里一端壁炉中,熊熊火焰将柴火烧的劈啪作响。

    “你不应该坐在这里舒舒服服烤着火,托卡,绞刑架简直是为你们这种人量身定做!”莱伦声音低沉道。

    托卡倚着木椅,狠狠地将手中纸张拍在面前桌子上,桌面几张纸稿和大量收据被拍的飞起,桌上的一瓶帝国啤酒被震得波纹晃荡。

    “绞刑架?哈哈....”托卡忍俊不禁,笑的失声,眼神玩味地看着莱伦,没有多说什么。

    尤其是耀光魔法,这是个烫手的“火把”。

    托卡看了眼门外先驱侍骑,后者心领神会,动作轻微地带上了房门。

    “可是,我就站在你的面前,托卡队长。”莱伦针锋相对回答道,“活得好好的。”

    他更关注于,怎么才能让昨晚抽中的赫拉姆战锤“名正言顺”亮相?

    “是。”

    遇到敌人,巡逻队会派出一名先驱侍骑返回哨站,再由哨站先驱侍骑向布雷镇驻军报告。

    托卡怒喝出声:“让他滚!就说我没空!”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倒霉的家伙四肢都被打断了,孤苦伶仃地趴在下水道里哀嚎,过了好久才断气。”托卡耸耸肩说道。

    莱伦接过木酒杯,瞥了眼杯中啤酒沫,“说说看,接不接受是我的事情。”

    莱伦皱了皱眉头,听出了话外之意,淡淡道:“我只是见不得别人欺负自己罢了,马兹现在躺在床上,是他自己造就的下场。”

    低头捡起一张纸条,托卡注意到先驱侍骑还站在那,喝道:“还站在那儿做什么?我让你出去没听见吗?”

    他的钱财绝大多数都投入了车马生意,帝国北方最受欢迎的职业人群,除了各大教会的牧师们,排第二位的莫过于车马商人。

    “没你的事!出去!”托卡不耐烦地挥手示意,这会他心里正烦躁。

    有传闻说,在邪月之日,北方一些边缘村庄被摧毁,牲畜,村民消失殆尽,甚至连房屋都被碾成齑粉。

    “你要离开哨站去布雷镇做什么?”托卡眼神阴沉地盯着莱伦脸庞。

    昨天那个家伙威风的不得了,今天会主动来找自己?

    之所以莱伦在内几名新兵调任贝格哨站,就是因为在春季北方诺斯卡入侵时,德尔科瓦尔德森林的野兽人趁机出来烧杀掳掠,导致各哨站损员严重。

    托卡属于没有头脑胡乱跟风的“韭菜”之一,最大的风险被他们承担,他上一次投资的商队在艾维领野外居然遭到了食人魔袭击,货物损失殆尽,侍卫也死的一干二净。

    折身返回哨站时,莱伦察觉到有人在偷偷观察自己,仰起头,正好与围墙上老兵阿巴特对视,后者别开视线看向别处,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该死的亚特鲁·奥弗朗,这才几天就要我把那50银币的窟窿补上?亏了我40枚银币,还想让我派人给他抵债?做梦!”说罢,托卡又愤愤拍桌。

    飞散的纸稿,有关于哨站军饷开支,有关于粮食储备,更多一部分是托卡自己的“债券”。

    很快,房间外响起一阵木板吱嘎吱嘎声,片刻后,莱伦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一个月以来,莱伦也注意到阿巴特的与众不同,话少,只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做任何事都漫不经心,并且不怕事。

    哨站队长托卡正在二层木屋里发愁。

    莱伦不在乎谁关注自己,只要对自己没有影响,一律忽视。

    有了想法,莱伦准备动身离开贝格哨站。

    “但是士兵有回答长官质问的义务!”托卡冷哼出声,直言不讳道:“莱伦,别以为自己昨天逞一次威风就了不起了,让你消失的方法有很多....”

    哨站军官坐下,喝了口啤酒,感叹道:“那个倒霉的家伙是我们的功臣啊。”

    “我喜欢和聪明人交流,莱伦。”托卡微笑着,大大方方道:“布雷镇有个车行商人...我欠了他一点银币。”

    莱伦站在哨站吊桥一端,看着远处道路上一行人拉着一辆马车,快速前往德拉科瓦尔德森林,远远地,小雷文还冲他挥手。

    车马商人掌控大批商队,在南北两方运输货物,贩卖商品,同时带来新的事件趣闻,他们组成了一个又一个商会用来瓜分利益。

    “你的条件就是让我杀人?那算了。”

    “有办法了!”,莱伦想到了一个点子。“找个机会去一趟布雷镇,借助西格玛教堂来一次“神恩降临”,事情不就解决了?幸运的话还能收获一大波虔信值!”

    莱伦要是这样做,恐怕第二天就会有猎巫人千里迢迢赶过来带走他。

    “不不不,莱伦,你误会我了。”托卡双手十指交叉,一字一顿道:“去帮我送一封信给他,给你一点小小报酬,10枚银币,你看怎么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归云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