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宝儿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归云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席宝儿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安琦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换洗的衣服都没拿,她应了一句,“好。”

    安琦越是恳求着他离开,可这个男人越是没有离开,他突然伸手过来,安琦吓得抬头看向他,聂延锋的目光并未与她对视,甚至他的目光没在她的身上,他在用他自己的方式尊重她。

    “衣服在外面,你自己出来穿。”聂延锋提醒她。

    安琦深呼吸一口气,当男人的手臂穿过她的腑下和膝下的时候,她浑身都颤栗了起来。

    即便她的手再怎么揪住浴袍,她已经够难堪了,更何况,她身上仅有一条浴袍,能遮住多少?

    门推开,聂延锋拿了一套安琦的衣服进来,甚至他连内衣裤都给她取了过来,他径直来到浴室的门口敲响了门。

    安琦这才发现自己还坐在地上,她朝门外道,“我马上就好了。”

    第1020章

    安琦这才打起精神来脱去湿衣服,认真的先洗一个澡了,洗完之后,她看着这里唯一挂着一条浴巾,她无奈的闭了下眼睛,这是聂延锋常用的,而她平常来洗澡,都会自带浴巾,今天,她只能用他的了。

    安琦这般想着,伸手推开浴室的门,她的脚上穿着一双她平常放在这里拖鞋,现在,她感觉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在更深的伤害安诺。

    椅子上的男人几乎同时起身过来,安琦跪在地上,一手撑地,一手死死的揪住了自己的浴袍,狼狈到极至,膝盖处还传来钻心疼感。

    聂延锋把她打横抱了起来,抱到了沙发上,在她浑身白到发光的肌肤上,她膝盖上那一抹磕伤显得很明显,破皮出血,肌肤的四周淤青一片。

    聂延锋的剑眉拧了起来,看着她痛苦的神情,她的哀求更是刺疼了他的心,这种强烈的疼感,是他从未有过的感觉。

    “小诺,对不起。”安琦抱臂轻声道。

    即便安诺还不知情,可伤害已经造成了,她难辞其咎,此刻,她内心里只有羞愧,好像犯了一个大错的人,连得到原谅的资格都没有。

    聂延锋拿起她的外套披到她的身上,他起身来到柜子处提出了一个小型的药箱过来。

    安琦刚迈出浴室这条的小走廊,一出来客厅,她整个人惊吓住了,只见聂延锋并没有离开,他就在桌前的椅子上坐着,宛如一尊湿透的雕塑在看着她。

    她决定洗过这次澡之后,再也不来他的房间洗了,她要把留在他房间的所有属于她的东西拿走。

    安琦的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不是伤口的疼,而是她恨自己这狼狈又没用的样子,越是想要和他保持关系,越是做不到。

    安琦拿着浴巾裹在身上,心想着,聂延锋一定不在房间里,所以,她可以快速出去拿自己的衣服进来穿。

    而就在这时,她的面前蹲下了一个男人的身躯,安琦僵着身子,突然发出了哭腔在恳求,“别看…你别看我,我求求你了,你走吧!”

    “啊…”越是慌,越是乱,她摔倒了。

    安琦吓得手脚一慌,原本就虚虚裹着自己的身子出来的她,直接转身想躲回浴室,可地面湿滑,她的拖鞋非常不客气的滑了她一下。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

唐知夏

席宝儿

唐知夏笔趣阁

席宝儿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归云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