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芩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归云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阿芩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谭则看见是苏玺,想起刚刚被她泼红酒的事情,表情十分难看。

    “季乾一,是你这种渣滓能随便说的吗?你是不是太高看自己了?就凭你,也配和他相提并论。”

    一阵剧烈的疼痛从右手手腕处袭来,他又被压在沙发下,人出不来,身子想扭动几下都施展不开。

    苏玺没说话,往前走了两步,伸出一只脚踩在他的右手上。

    苏玺没在意,只是径直走到谭则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谭则的话越来越难听,苏玺的表情也越来越难看,忽的,她走上前,一脚将他们坐着的那张沙发踹翻,坐在上面的几分全都趴在地上,而谭则则被严严实实的压在那张沙发底下。

    他们虽然在宴会厅的角落,但沙发被掀翻的动静不小,还是吸引了不少人的视线过来。

    而苏玺看向谭则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丝毫没有因为他的疼痛他的恐惧而有任何的心软。

    而苏玺的力气很大,一下一下的,每一下都让他的疼痛越来越重。

    “草,谁他吗敢踹老子?”

    谭则一脸怒气的转过头,正好对上苏玺那充满冷意的视线。

    “怎么?想起哥哥的好了?想来求我原谅?扶我起来,再好好伺候我和我这哥几个,我就考虑不封杀你。”



    “你刚刚说了侮辱季乾一的话是吧?”

    她最后的语气加重,连带着脚上的力气又大了几分。

    谭则只从她的眼中看出,这还不够。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归云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