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辰予弈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归云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王辰予弈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胖哥:“已经出事的那个人,直播间应该是黑屏了,要等到这个直播场景结束之后,才会自动消失,现在就算刷新到了,也认不出来。”

    温攸宁故意欲言又止、含混不清的表现出一幅从上一辈就有所隐情的样子,Mrs.Li见状,果然也就没多问了。

    突然之间,教室的半空中飞过来一个粉笔头,直接就朝着这个一直在小声说话的学生脑袋砸过来了。

    温攸宁心中一沉,却绷住了自己脸上的表情,同样压着嗓子和这个学生在课堂上说悄悄话。

    到了最后,城中村附近的这所初中,所有的生源,基本都是来自于城中村的小孩、以及一些外地跟随父母打工的随迁小孩。

    说实话,附近这所初中的名声并不好。

    根据早上和那个小男孩一路走过来时有意无意问道的消息,直接找准了小男孩所在的班级。

    温攸宁点点头,又低声道了句谢,然后干脆的转身离开。

    上午的阳光明亮,就算是隔着教室的楼道里,光线也并不昏暗,每个教室里依稀还能传来不同老师讲课的声音。

    这学校的门户管得根本不严格。

    至于讲台上的老师一定能看见这件事,就另说了。

    然而,温攸宁沿着楼梯走了三层之后,却愕然的发现,楼梯口写的代表楼层的数字,依旧是“1”。

    --这个教室最后面靠近垃圾桶的座位,是空着的。

    她刚巧就看到了温攸宁在楼梯口停下脚步这一幕,顿时担忧得拧了下眉,“【笼屋】场景外面也出现了鬼打墙?”

    换言之,赵民那句“货真价实的棺材房”可能还真就猜对了,那栋群租房里,怕是一个活人也没有。

    这个学生点点头,弯下腰矮着身子,努力的把自己的身体藏在课桌下面,小小声的和温攸宁说道:“他都有两三个个礼拜没过来上课了吧?”

    果然,那位讲台上的英语老师,正一腔怒火的瞪着温攸宁和这个学生的方向。

    听到查茶的声音,其他几个人也分别抬起头。

    若非那个硕大的数字“1”,这里根本看不出任何问题来。

    劝你安静。

    温攸宁自然知道不能坑人家,十分随意的把手里剩下那一包烟塞到了人家手里,“行,今天多谢您告诉我这件事了。”

    这个学生点点头,“当然有人问过老师啊!但是,老师就是摇头,什么也不和我们说,后来还把他的座位给调换了。就,我们自己下课的时候商量着猜测,他应该是跟着父母一起,回老家去念书了吧!”

    温攸宁跟着站起身往外走。

    然而,他这会儿站在楼梯口处,去能看到这里分明向上向下都有楼梯。

    --而他清楚的记得,这个学校的地势是相对平坦的,自己在进入这栋教学楼的时候,直接就是第一层,而且,一楼的楼梯口后面直接就是教学楼的后门,并不存在负一层这种东西。

    Mrs.Li小声道:“这事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听说那孩子前些天突然在家里出事,然后也没和学校联系,还是他们班主任主动联系家里之后,才知道,孩子爸爸先出事的,然后小孩也出意外了,一家人就剩下孩子妈妈一个,也是可怜……具体的情况,你还是去问他们班主任吧,他们班是语文老师,办公室在四楼。”

    反而是坐在后排上课也不怎么认真的小孩,偷偷的瞄了温攸宁一眼。

    温攸宁面露焦急之色,还有些恼火的解释道:“刚刚有个学校的老师给我打电话说,我哥家里的孩子被人打了,让家长赶紧过来,小孩家长工作都忙,就我有空,听说这件事就赶紧过来一趟了。”

    他和这个好奇盯着自己的学生问道:“就那谁,他是你们班的人吧?”

    刚刚一直跟他说话的那个初中生也想探头看热闹。

    英语老师先是瞪了自己的学生一眼,然后从讲台上走到了教室的前门,打开门出来了。

    此时,温攸宁已经从刚刚的位置,连下了三层楼,按理说,应该是回到了“1”楼的位置,但是,这个本应连接着外界的“1”楼,却依旧有继续往下的楼梯。

    结果,却被温攸宁从外面直接把门带上,差点用门板撞头,“哎呦!”

    现实世界政府办公楼十四层的会议室里,胖哥等人经过了坚持不懈的刷新和翻找,目前已经凑齐了五个关于【笼屋】直播间的场景。

    结果,过来一会儿再偷偷瞄一眼,又发现这根本就是个陌生面孔,不像是能扣他们分的老师,便有离得近、胆子也大的学生偷偷从里面把后门打开了一条缝,好奇地看向了温攸宁。

    多动症:“那个长鱼鳞的兄弟的直播间,一直没刷出来,还有宁哥这一组,那个看不清脸的年轻人的直播间,也一直运气不好,没能刷出来。”

    Mrs.Li看了一眼温攸宁,眼神带着些谴责的意味。

    温攸宁无声的叹了口气。

    而温攸宁毫不怀疑,英语老师口中觉得可怜的那位中年妇女,怕是也没能活多久……

    工具人4号:“茶妹,宁宁现在心情有稍微好一点吗?你们这会儿是不是都在单位加班呢?太辛苦了,对了,刚刚给你们办公室订了份宵夜让人送过去了,这会儿餐厅送餐的人应该快到了,你帮忙签收一些,感恩[心]。”

    ·

    因为之前查茶打过去的那个询问电话,联系不上温攸宁的工具人4号,突然就把之前在温攸宁那种死缠烂打刷屏的心思用在了查茶这边,正在不停的给查茶讨好说小话。

    听到这里,饶是温攸宁也不由得心下一沉。

    但是,从温攸宁后门这边的角度,正好能看到那张课桌的桌斗里面,还零零散散的塞着一些看起来很新的课本和卷子,应该是都没怎么写过。

    胖哥搓了搓自己的胳膊,感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明明周围场景看着挺正常的,也没突然冒出个鬼啊怪的,但是这个上上下下永远都走不完的楼梯,也太特么让人瘆得慌了。”

    一开始可能还以为是学校德育处的老师,立刻正襟危坐假装认真听课。

    “你们都没有人问过老师这件事吗?”

    温攸宁和Mrs.Li道了声谢,又再次为了打扰她上课这件事道了声歉,然后就朝着Mrs.Li告诉他的班主任所在的办公室去了。

    温攸宁小声道:“那你还记得,他具体是哪天不来学校的吗?”

    温攸宁直接停了下来,仔细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群租房里一家三口,按照学校英语老师的说法,干瘦男人和小男孩都已经出事了。

    不等对方开口,温攸宁便报上了小男孩的名字,主动道:“李老师您好,我是他家长辈这边的亲戚,前几天才听说出事了,结果他父母这边也……以前家里吵过一架,挺多年不联系了,老人还是想和好的,结果出了这个意外,唉……”

    随之而来的还有英语老师的一声厉呵,“干什么呢!”

    扰乱人家上课秩序,肯定是自己的错。

    查茶担忧得看着温攸宁的处境,然后终于回了工具人4号一句,“我宁哥现在心情大概非常不好:)”

    他友好而礼貌的朝着这位英语老师微微颔首,“抱歉,打扰了,李老师。”

    正忙着干活的查茶瞥见手机屏幕上这句话,抬头看了一眼一直都在播放温攸宁直播间场景的大屏幕。

    温攸宁这话一出,门卫甚至没说和那个老师打电话确认一下,就直接挥手示意温攸宁往里面走了。

    往年毕业生的中考分数摆在那里,学校的教育水平也比较有限,附近对孩子教育稍微上点心的家长,都会想方设法让孩子去上别的排名更好一点的初中。

    这个学生摇了摇头,也小声嘀咕道:“记不清了,我们和他也不怎么一块玩,他平时总和校外那些小混混在一起。”

    初一的班级都在一楼。

    这会儿时间还早,温攸宁并没有直接去和队友们约好会和的小超市,而是转身去了附近的那所中学。

    这个学生丝毫没有被老师抓包的恐慌,甚至因为近距离看到了温攸宁的动作眼前一亮,脱口而出道:“卧槽,接得真稳!Mrs.Li要发飙了!”

    老师在讲台上,温攸宁又有意躲闪,并没有立刻被发现。

    温攸宁直接小声的说出了那个小男孩的名字,托那位中年妇女的福,昨天她一直在指着自己的儿子骂,温攸宁不用问都知道那个小男孩叫什么。

    上了年纪的工人摇了摇头,“这个我们真不知道了。老曹当时去得也惨,都没什么人敢看,后来这事就压下去了……”

    这个上了年纪的工人摆了摆手,意思是不能细说了,小声和温攸宁道:“你快走吧,等下被工头看见我们和你说话没干活,我们都得挨骂。”

    就连他们这些外来者,拿到的“身份”,很可能也都是“死人”。

    教室的讲台上,老师正在上课,温攸宁直接站在了后门那里,仔细的观察了一圈里面这一整个班级的初中生小孩。

    这所初中的规模并不大,温攸宁很快便找到了初一年纪的教室。并且

    温攸宁找到这所学校的时候,门卫正在小屋子里看电视,听到外面的动静,直接从小窗户那里敲了敲,然后探出头来道:“学校不许外人入内。”

    温攸宁直接蹲下身去,和这个学生视线齐平,充分表现出了和小孩子一起偷偷躲着讲台上老师的动作。

    温攸宁抬头,下意识的伸手接住了这个粉笔头。

    不顾,在临走之前,他还是低声询问了一句道:“他、他现在在哪……不管人在不在了,我总得去看看他。”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归云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