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辰予弈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归云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王辰予弈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温攸宁其实并不是个矫情的人,以前工作的时候,什么特殊情况都遇到过。

    他已经把这次的相关文件拟得差不多了,只需要稍微修改一下。

    才十三四岁的小孩子,都已经磨成吊儿郎当的滚刀肉了,除非这孩子哪天突然幡然悔悟,否则靠别人基本算是掰不回来,彻底废了。

    查茶正和多动症坐在一起,和能够提供网络技术支持的相关部门技术人员对接,仔细的交代着这边对新的直播网站的要求。

    那个方桌面积很小,甚至根本摆不开小孩的卷子、作业本和书。

    年轻人偷瞄了温攸宁一眼。

    正好这时候,对接的技术人员根据查茶和多动症提出的需求,大致估算了一下视频网站开发需要的时间,回话道:“我们这边大概需要一两个月的开发时间,后期还需要进一步的调试——”

    “晚上了,该睡觉了。”

    温攸宁眨了下眼睛,“难道还有等新的幻觉产生?”

    至于引发这一切的小孩,被按在了高度极不舒适的桌子面前。

    以他的阅历,一时间都被惊住了,忍不住寻思道:“这我是不是有点低估咱们这位志愿者同志的办事能力了?”

    以他的标准,那些床铺没有一个能让他安心躺下了。

    赵民飞快的将【惊悚直播】之前给出的系统信息全都又翻了一遍,然后不动声色的摇了摇头,“里面完全没有提及相关信息。”

    他正有些倦怠的低垂着眼睛,和三位一起队友回到了他们所在的群租房里面。

    查茶在和技术人员拍桌子吵架的间隙喝了口水,和同事们随口道:“以前不是有个笑话吗?一个三十多岁的男的,欠了网贷,然后,追债公司的人为了找他还钱,把他失散了二十多年的亲生父母都找出来了。”

    可能是因为之前才吵过一次的缘故,这会儿群租房里的气氛有些窒息。

    和秘书大哥坐在一边的胖哥扭头看了一眼秘书大哥疲惫的眼神,贴心的询问道:“要不你先闭上眼睛歇会儿?等会儿要开会了我再喊你。”

    想到他刚刚就是维持着这个表情毫不犹豫的捅了假的“工具人四号”一刀,查茶不由得和胖哥对视了一眼。

    赵民突然询问了一个很有意义的问题:“我们四个的床铺,是哪个来着?”

    而那个孩子,明明正对着自己的作业,背对着温攸宁等人,但是,仅仅是一个背影,却依旧能看对小孩一副吊儿郎当并不认真学习的模样。

    免费干活、还动力十足的志愿者,来就来吧!正好这边的小组工作责任重大,人手严重不足。

    但是进入【惊悚直播】的场景这件事不一样。

    为加强我市对打击和处置非法手机软件《惊悚直播》工作的组织领导,加大打击和处置《惊悚直播》的力度,积极防范《惊悚直播》的病毒式传播,维护正常社会秩序,保护人民群众安全,我市已于今天上午在第二会议室成立“酆海市打击和处置《惊悚直播》紧急工作领导小组”,后简称“领导小组”。

    组员:查茶、李伊凡、赵鹏宇、展诗、邵今平……

    说着,胖哥的目光直接就落在了那位编外人员的工作单位和职务上,惊奇道:“这里为什么会出来一个编外人员,而且还是保险公司的理赔经理?”

    在王主任的旁边,正在会议桌上对着笔记本电脑专心敲字的秘书大哥顶着熊猫大的黑眼圈,脸色白得发虚,一看就知道起码熬夜加班一周了。

    宋领娣一时间也犯了难。

    她那张几乎没什么血色的薄唇突然咧开,朝着耳朵的方向深深的勾起,里面吐出的声音,明明是再普通不过的话语,却硬生生得透出了一股阴森诡异的感觉。

    话虽如此,年轻人依旧还是走过去,直接弯下腰,把擦鞋门垫翻过去,有图案和字的方向朝下遮挡住了,“这样就没事了。”

    秘书大哥眼神忧郁而羡慕地看着还在激情洋溢和技术人员对接的查茶和多动症。

    只不过这一次,他们并没有靠近门前。

    赵民以前在学校当老师,后来自己辞职单干搞教育培训,什么样的学生都见过,就瞥了一眼,便不动声色的摇了摇头。

    说完,王主任根本不带挂断电话的,直接转身去协调现成的视频网站了。

    秘书大哥还有点魂不守舍的摇了摇头,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转过去,让胖哥看屏幕上的内容。

    查茶一下子就懂了。

    副组长:温攸宁

    王主任毕竟五十多岁的人了,平时顶多在网上下个象棋围棋的,不像是小年轻一样喜欢到处上网冲浪,还真没听过这个笑话。

    顿了顿,王主任也不需要别人给他答案,直接就自己用左手拳轻轻的锤了下右手的掌心,打定主意道:“我这就通知咱们的志愿者李瑞安同志一起过来开会!”

    等下怕不是随时会发飙……

    现将领导小组人员名单通知如下:

    听到声音的王主任抬起头,乐呵呵的笑道:“那是从市里过来的志愿者。”

    别说他只是有点爱干净,就算是真洁癖,到了夏天雨季防汛的时候,照样会碰见一身水一身泥的情况,真遇见了,就是得忍着。

    ·

    他身边那个干瘦的中年男人坐在旁边闷不吭声。

    胖哥:“……”

    “你想啊,就【惊悚直播】这么个玩意儿,是算天灾还是算人祸?还是算不可抗力?保险公司那边的理赔条款肯定是不一样的,双方肯定要争论不休的,事情还拖着呢。但是,眼看着会有更多的人遭遇危险,保险公司负责理赔的经理,肯定也跟着着急上火……”

    “诶?”

    稍微思考了一下,温攸宁直接道:“我们先回群租房里面,看看那边的情况。”

宋领娣:“游戏图鉴一般会对怪物有简单的介绍,关于幻形怪的部分,就介绍了幻形怪的特征。”

    对面的技术人员显然认为王主任是在胡闹,断然拒绝道:“这不可能,你以为是用现成的开源视频网站叠补丁吗?”

    说话间,他们已经再次走到了房东所在的那一层楼的楼道里。

    中年妇女耷拉着脸,一看就在甩脸子。

    温攸宁一下子就沉默了:“……”

    旁边坐着的王主任直接开口打断了对方的话语,“一两个月?不,你们连一两周的时间都没有,我希望你们能最快在一两天之内,把直播平台的数据库搭好,然后用接下来人工录入信息数据的时间进行功能调试。”

    结果,抬头看到温攸宁的模样,顿时了然的小声嘀咕了一句道:“完了,我宁哥开始进入无力强颜欢笑的状态了。”

    自己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很正常,为别的不知道什么玩意的逼迫负责,就很过分。

    四个人对视了一眼,万万没想到,比起住群租房的床位之外,更让人糟心的是,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床位是哪个……

    王主任“啧”了一声道:“啊什么啊,你们那边立刻准备对接警察局提供的酆海市常住人口信息登记数据库去!”

    ·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都是保险公司理赔经理的KPI,是就此升职加薪还是只能拿每个月1960块的最低工资标准底薪,就看理赔经理能把事情解决成什么样子了。

    技术人员吐槽的话被硬生生的噎了回去,差点没呛死,“啊?”

    王主任顿时眼睛一亮,“我这就去给你们协调一个现成的视频网站!”

    苍白瘦弱还带着一个几个月大婴儿的年轻女子,突然稍稍扯开了自己床位上的帘子,眼神直勾勾的看向了温攸宁等人。

    秘书大哥声音发虚,一边继续敲键盘写文件一边有气无力的解释道:“最近市里出事的人不少,有些事买过人身意外险的,现在这个情况怎么界定,不太好说。”

    组长:王劝学

    结果,他们却发现了两个拉着帘子、上面隐约堆放着女性衣物的床位。

    这时候,宋领娣小声提醒道:“我的床位应该很好找,只要找到有女性衣物、用品的那个八成就是了。不过,你们三个其实也不用太担心,等下人应该会差不多都回来,到时候看哪个床位空着就行。”

    温攸宁四人按照刚才宋领娣给出的思路,视线飞快的扫过狭窄拥挤的群租房里的一个个空床位。

    现实世界的十四层会议室了,温攸宁的同时,看着他突然开始没精打采的倦怠模样,顿时心惊肉跳。

    编外人员:李瑞安(幸福平安人寿保险公司理赔经理)

    胖哥飞快的扫了一眼刚刚拟好的文件,在做的都是熟人,就最后那位所谓的编外人员,看得胖哥顿时一愣。

    《酆海市“打击和处置《惊悚直播》紧急工作领导小组”名单》

    看温攸宁现在的表情,恹恹的蔫蔫的,整个人都没精打采起来,看着让人心疼。

    温攸宁看向宋领娣。

    同样是熬夜加班,为什么人家就依旧精力充沛,不但拍桌子和对面的技术人员吵得激情洋溢,甚至还有兴致互相讨论要不要在直播网站上再额外加上其它一些可能有用的细节问题。

    而且说实话,群租房的床位,整体条件摆在那里,他们三个大男人就算弄混了位置,也无关紧要。只要他们自己不介意就行了。

    不等他开口询问,宋领娣便直接摇了摇头说道:“我现在看到的也是正常的擦鞋门垫,没有怪物。”

    而他自己就像是霜打了的茄子似的,加班加得完全没有了世俗的欲望,甚至感觉下一秒就要昏厥过去……

    还陷在【惊悚直播】场景中的温攸宁自然不知道,酆海市“打击和处置《惊悚直播》紧急工作领导小组”的名单上甚至还多出了全职志愿者的名字。

    “晚上了,该睡觉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归云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