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辰予弈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归云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王辰予弈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如此一来,隋既明对自己和温攸宁之间的情侣关系自然是越发深信不疑,躺在床上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喟叹,闭上眼睛后还温柔的又把温攸宁往自己怀里轻轻的按了按,这才心情愉快的低声道:“继续睡吧。”

    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的瞬间,隋既明已经十分自然的伸手去拽温攸宁的被子,他动作温柔而又理所当然的把温攸宁的被子往上提了提,将他粗略的裹在里面,然后,顺理成章的隔着被子直接把人抱了个满怀。

    刹那间,温攸宁几乎猛地睁开了眼睛。

    感受到脸上一点而过的轻微寒意,温攸宁猛地睁开眼睛。

    更别说,出于安全考虑,温攸宁这边早就把空调一类的电器全都进行了断电处理。

    隋既明走到窗边,站定脚步后低头望着他,神色专注,有种似水般温柔的缱绻心思,就这样肆意的流淌开来。

    隋既明现在的状态,明明已经有了真实的实体,却依旧带着些模糊的轮廓,这个状态,大概介于半透明和真实之间,然后更偏向于真实。

    他果然认识自己。

    隋既明担心再度把他惊醒,也不敢再伸手往前近处凑了,只是安静的蹲下来守在床边,胳膊肘支起单手托腮,微微有些走神的看着温攸宁熟睡的模样。

    出于安全考虑,温攸宁几乎已经把卧室清空了, 只剩下一张铺着柔软床品的大床。

    这样就舒服了,隋既明心情愉悦的眯起眼睛,脑袋靠在没有枕头的床上,像是一只慵懒的大猫一样。

    对于张三来说,李瑞安是走投无路想要找他合作的人, 可以暂时排除怀疑;温攸宁和隋既明出现的晚, 当时一片混乱的情况,张三未必能注意到他们两个。

    温攸宁猝然睁开的瞳孔中满是警觉和谨慎,下一秒,他已经直接按开了卧室的灯。

    几秒钟后,意识到温攸宁依旧睁着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丝毫没有继续休息的打算,隋既明也不得不睁开眼睛,对上对方漂亮的瞳孔,同样有些困倦的从喉咙里发出了轻轻的带着低哑的含混声音:“嗯?”

    对于隋既明理所当然的靠近,温攸宁几乎是立刻便发现,对方的认知可能出现了一些问题。

    深沉的夜晚不知不觉间已经混淆了人和鬼之间的界限。

    温攸宁:“…………”

    床头的壁灯并不刺眼,依稀的暖黄色光晕影影绰绰的笼罩在温攸宁那张精致的脸上。

    隋既明一直依偎在床边动也没动,当温攸宁靠过来的时候,他有一瞬间想要后撤,然而鬼使神差间,却又停顿住,反而伸出手去,想要去触碰温攸宁的时候,冰凉的手指尖又开始迟疑。

    温攸宁双手撑在隋既明结实的胸膛上,用力从他的怀里起身,然后又伸手试图直接把隋既明给从床上薅了起来,不容拒绝的说道:“把你身上发生的事情都告诉我。”

    那么,自己之前的那些猜测,也果然都是正确的……

    想到这里,温攸宁的脑海中很快便萌生出了一条清晰的思路。

    隋既明自己也知道自己这会儿的体温要比温攸宁低很多,虽然自己抱着应该比较舒服,但是,太凉了感冒就不好了……

    这么近的距离,已经足够温攸宁观察到隋既明身上所有的细节了。

    反而是真正唯一一个局外人的贺靖, 作为缉毒警察,当时误以为张三也是嫌疑人,直接把人按地上了, 导致张三近距离接触到了他。

    因为心事重重, 即使躺在床上,神色间依旧丝毫不见眉宇舒展。

    昨晚自己这边遇到的真假维修师傅,其实很可能是张三已经做到了一半儿的剧情线。

    而这也是他们目前能够掌握的唯一一条可以直接追击张三的线索!

    如此一来,对于张三来说,最危险的存在, 自然就是对他实施了抓捕行为的贺靖了。

    倒是贺靖那边的意外事故,怎么看怎么像是临时捡仓促发生的事情……

    温攸宁:“……”

    并且,想到之前打给自己的那通没有声音的电话,还有睡前那现在看来已经无比熟悉的微凉触感,温攸宁清楚的意识到,隋既明显然不是刚刚找过来的,他应该已经在自己身边待了相当一段时间了,只不过,白天的时候,自己却看不到他……

    不过,这样一来的话, 张三那边的踪迹也就不是完全无迹可寻了……

    他几乎是忍不住的想要伸手去抚平对方眉宇间的微蹙的思绪。

    得到了一个心满意足的肯定答案,对上温攸宁直勾勾盯着自己不停打量的眼睛,隋既明丝毫不以为意,瞬间卸下了之前的谨慎克制后,甚至还因为温攸宁这样专注的看着自己而感到了几分愉悦和欣慰。

    即使已经躺在了床上,他也没怎么放松,而是不停地仔细回顾着进入这个直播场景后发生的一切事情。

    隋既明伸出手来握住了温攸宁拽他的那只手,倒是没立刻用力把人再拉下来。

    温攸宁嘴角微微抽了抽:“……”睡个鬼?!

    温攸宁在睡梦中隐约感觉身边有奇怪的凉意,本能的蜷缩了一下。

    隋既明的身影轮廓略显模糊,这会儿正单膝蹲在床边,身体则是依偎在了床头,他正伸出一只手来,隔着那床被子虚搂着自己的腰背位置。

    没有他想象中滴落的血迹、诡异的水迹、或者是任何其它不合时宜的东西,就仿佛,刚刚那稍一触及便消失的触感,完全只是他脑海中的错觉一样……

    找了一天一夜都没下落的隋既明竟然就这样出现在面前,即使对方身上透出了一丝的古怪,温攸宁一时间依旧又惊又喜,桃花眼里的迷离水波映着对方的倒影

    然而,这种梦中呢喃的轻哼声还没落下,在《惊悚直播》的恐怖场景中从未消失的理智和警惕,却让他瞬间意识到不对劲,即使在睡梦中也陡然间思绪回笼。

    隋既明眼神怔了怔,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

    隋既明被吓了一跳,几乎是忙不迭的收回手来。

    短暂的犹豫过后,他微冷的手掌终究还是落在了温攸宁的被子外面,隔着夏季薄薄的一层被子不了,想要安抚一样的在他身上轻轻拍了拍。

    那是诡异的寒意从隋既明的身体上浸透出来,隔着被子,并不觉得寒意侧骨,便只剩下了令人舒适的凉爽之意。

    他直接无比顺畅和理所当然的低下头去,两个人的鼻尖几乎都触碰在了一起,在深邃的昏黄的夜晚带上了几分耳鬓厮磨的暧昧。

    温攸宁在睡梦中几乎都舒服的发出了声轻缓的叹息。

    隋继明理所当然的丢下李瑞安上来之后, 看到的就是他眉心微蹙的模样。

    ——张三应该已经发现了贺靖!

    那道锐利的目光飞快的在整个房间里逡巡了一圈之后,温攸宁却什么异常都不曾发现,他直接摸过手机,用屏幕的反光略微观察了一下自己面上刚刚闪过那一丝凉意的位置,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温攸宁骤然被惊醒之后,抬眼看过去,原本紧蹙的眉头,在微微一怔之后,却又稍稍放松了些。

    他觉得自己身边就像是突然多出了一大块柔软的冰,然后,这块冰疙瘩还一点不见外的贴在了他旁边,直接占据了床上另一小半的位置。

    而贺靖突然遭遇的交通事故等一系列危险,很可能是同样正在这个直播场景里的张三,发现了贺靖的踪迹后,便选择了类似于《死神来了》的方式对他进行攻击。

    李瑞安眼睁睁的看着隋既明就这么往楼梯上走过去了, 只剩下他自己一个人在一楼的客厅里一边茫然一边头大。

    因为惊吓的缘故,那双眼睛睁得甚至比平时更大,半睡不醒间,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里,氤氲的水汽nbsp;   隋既明有些失神的看着他眼睛里的疲惫痕迹,心疼之余,冰凉的手指更是忍不住想要触碰他的眼角。

    温攸宁闭着眼睛也一直在认真的想着事情。

    那温度虽然很冰,但是,原本发热的体温顺着柔软的皮肤接触传递出去,在这个燥热烦闷的夏日夜晚,却显得尤为舒适。

    隋既明能感受到温攸宁的视线从自己身上一扫而过,但是最终,温攸宁的瞳孔中,却只有夜色下的灯光,并未映现出隋既明半透明的模样。

    顺利的上了床却并没有遭遇拒绝,并且,温攸宁看向自己的眼神始终都是关切且在意的,就连自己是个鬼怪,他都没有任何嫌弃……

    温攸宁起身仔细检查了一圈周围,没有任何发现后,便重新关了灯躺回床上。

    室内的温度不知不觉间慢慢攀升,已经睡着了的温攸宁,睡意朦胧间本能的察觉到了身边的一丝凉意,无意识的侧了侧身就朝着这一丝舒适的凉意靠了过来。

    猝不及防之间,温攸宁被隋既明抱住,对方直接低头亲昵的蹭了蹭自己的脸颊,蹭完之后,还尤为理所当然的搂着温攸宁的腰背,顺着力道直接把人往床上一翻,连带着就把自己也躺在了床上。

    被喊到自己的名字,看到温攸宁眼睛里的期待和惊喜,隋既明原本还有些懊恼和紧绷的情绪也瞬间随之缓解。

    贺靖之前那一整天的行径路线中,必然有一部分和张三重合!

    不过,他自己却依旧依依不舍的平躺在床上,直接仰着头和正坐在床上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温攸宁轻轻哼

    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阿飘状态,也知道自己伸手也只会摸了个空,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当他的手指轻轻的触碰到温攸宁的脸颊时,自己的指尖并没有如同空气一样无形的传过去,而是的的确确的触碰到了温攸宁还带着几分温柔的柔软脸颊。

    毕竟是炎炎夏日的夜晚,就算暂时褪去了白天的暑气,温度依旧有些高。

    刚刚睁开的眼睛有一瞬是不够清晰的,看着那个模糊而熟悉的身影,温攸宁意识回笼间,下意识的开口呼唤了一声:“隋既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归云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