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鱼白兔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归云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金鱼白兔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他这动静把旁边桌的人注意力也给吸引过来了,有好热闹的跟着起哄,一时之间,这小小的档口竟然响起一片掌声和口号声。

    池羿耸了耸肩:“第一次见。以前我们在商业圈子的酒席上碰见,不管谁劝他都滴酒不沾的。”

    然而酒还没送来,她手机上的消息先来了。

    他先点完单,然后打量了一下桌子上摆着的啤酒,诧异地一扭头,上上下下把许辞修打量了个来回,惊叹:“我以为你这样的人,一辈子都不会碰酒的......”

    然后她突然回身,大声对正在忙着烧烤的老板喊道:“老板,给我来瓶啤酒!”

    陈编:乔乔,主编刚刚通知我,不可休大神又改主意了。他现在要求必须是你来做插画画手了,但是要把《花间辞》的整体出版计划推后,把插图的截稿线定到高考后的八月底。

    她说着,语气里带上些淡淡的骄傲和执着:“喜欢就是喜欢,与其他都无关,所以其他任何事也不会改变我对这部作品本身的喜欢!”

    陈编在那边叹了口气,道:“具体情况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但乔乔,我是真的向主编据理力争过的。你是最合适的画手了,完全了解原著,又有人气,画风和技术都过硬......但主编说大神就是不同意,具体理由没有给出来,然而态度很坚决,所以他也没办法的。”

    “先上五串试试水!”池羿毫不客气,喜滋滋在许辞修身边落了座。

    于是她差点撞在那人身上。

    陈编:这个男人的心思该死得难以捉摸!他到底在想什么啊?不过乔乔,总之这次兜兜转转的,是你的终究是你的嘛!

    相比之下,乔慕意还不够格让编辑为了她违拗作者大神的意思。所以乔慕意非常能理解此时陈编的心情,她笑了笑,还开起了玩笑活跃气氛:“陈编,我知道了。我猜多半是我在评论区说发际线的事,大神生气了吧!”

    乔慕意愣了愣,扭头望着池羿:“他喝酒这么刚的吗?”

    这一次,许辞修站在那里,正是垂头看着她。两个人之间的距离那么近,乔慕意差点就无意间碰到了许辞修的唇。

    而许辞修因为她的这番话,定定地看着她,再也没说出一句话。

    许辞修瞬间皱起了眉,严厉道:“不可以喝酒。”

    乔慕意稍稍振奋了一下精神,笑道:“我当然愿意啊!我喜欢《花间辞》,我愿意为剧情画插图。就算不能选做官方出版的插图,我不也坚持画了这么多年,画了这么多张了嘛!”

    乔慕意此时终于醒过神来,就看见许辞修把空酒瓶干脆利落地往桌上一放,脸上带着点酒晕出来的红,冲乔慕意皱眉道:“不能喝酒。”

    然后,许辞修一仰头,大半瓶啤酒,一饮而尽。

    这边,乔慕意听着她的这段话,笑意渐渐收了起来。她轻声道:“多谢陈编为我争取过......或许还是没有缘分吧。”

    乔慕意抿了抿嘴,她一时心绪也有点乱了。还不等她说什么,许辞修却是又低声道:“我有事,去外面打个电话。”

    还是陈编,这次是三连式文字消息轰炸。

    然后那眸子里的光逐渐坚定下来,凝聚在乔慕意身上,像是要用目光拥抱这个女孩。

    乔慕意眼睛一垂,道:“我再去要一瓶酒。”

    她酣畅淋漓地把自己心里那些话全给倒了出来,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些话她本来对谁都很难说出口,为什么会在许辞修面前如此毫无保留。

    说完,她也没有管许辞修什么意思,摸出手机就给池羿发了个消息。

    说着,池羿若有所思地笑了笑,冲乔慕意一挑下巴,道:“妹妹,瞧见没有?我们辞修对你是真跟其他人不同的......”

    她恍恍惚惚地起身,没注意到自己面前站着的人。

    好像过了许久,乔慕意忽然垂着头,右侧的嘴角微微向上一斜,透出几分潇洒随性,好像解开了某种封印似的。

    等老板拿着冰镇的啤酒放在他们桌子上,乔慕意眼神亮亮地看着眼前的烤串和啤酒,情绪好像从低落的极致走到亢奋。她有些兴奋地嘟囔着:“这么多东西,反正我们也吃不完,不如把池羿也叫过来吧!”

    能让御姐变萌妹的,不是爱情就是甲方爸爸给了委屈。

    许辞修没说话。乔慕意这个时候已经跟老板追加完了新点的单,转过身来,抬手先拿起啤酒瓶,给池羿的杯里倒酒,嘴里随意说着:“你看着量,差不多的话就跟我说一声......”

    “必须有啊!”乔慕意笑,豪放地一拍桌子,“没有也给你加!要几串来几串!”

    池羿的注意力被她牵走了,有说有笑地等着啤酒斟满了一整杯。乔慕意抬眼瞥了瞥许辞修,瞧他那冷漠自持的样子,想必是不会打破自己的自律,她索性也不给这家伙倒酒了,转而拿起自己的杯子。

    说完他从乔慕意身边擦身而过,空气里好像能留下一种淡淡的酒熏气,带着点独属于许辞修的感觉,清冽又醉人。

    乔慕意望着这三条消息发呆。

    语气还是板板正正挺严厉的样子。

    乔慕意还僵在那里,一旁的池羿率先反应过来,忍不住吹起声响亮的口号,把手掌拍得相当用力,大声噪着:“行啊,哥们儿!平时不碰酒,第一次就对瓶儿吹啊!”

    高考后的八月底?倒是挑中了她最空闲的时期。但那岂不是推迟了三个月?对于出版社来说真是很要命啊!而且不可休自己肯定也要承担不少损失。所以到底是为什么呢?这样一改,受益的只有......

    就在这时,许辞修忽然起身,在乔慕意没有反应过来时,握住了她拿瓶子的手,在乔慕意微微的惊讶中,不由分说地把酒瓶从她手里取了出来。

    陈编:本来我们主编说什么都不答应呢,但是不可休说要把之后所有的出版版权都给我们,我们主编高兴得要疯,立刻答应了。要知道,之前他一直都不肯和我们签全部约的。于是之后整套书的插画都是你来当画手了。

    “没事,乔乔,《花间辞》这么长的小说,至少要出一个系列的。下一本出版前我会再和主编争取一下,看看大神那边能不能松口......就是不知道乔乔你还愿不愿意合作了......”说到最后,陈编的语气也有几分不确定了。

    她望着许辞修四目相对,忽然就怔在了那里。

    没多久,池羿这个最爱凑热闹的家伙,就兴奋地冲进了烧烤摊,人还没到桌子前,声音已经在耳边回荡了:“串呢串呢?有大鱿鱼吗?”

    他的眼神有几分复杂,明明灭灭像他身后那时不时被川流人潮遮住的灯火。

    这让她有些诧异,搞不懂许辞修在这里是做什么。她刚准备问一下,忽然听见许辞修低声道:“乔慕意,你跟我出来一下,我有话要和你说。”

    陈编辑的声音听上去软软的,这和她本人的气质完全不符。m.baiwenzai.com她和乔慕意在合作沟通中,一向是雷厉风行,效率奇高,让人觉得她一定是个御姐。

    乔慕意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忽然抬手,用力拍了拍许辞修的肩,道:“你也一起来尝尝嘛,许师兄!我今天一整天的好心情,在晚上突然间就被彻底破坏了。而且我明明很难受,很委屈,但在合作伙伴面前我还得云淡风轻的,甚至还要反过来安慰人家......你再不让我放肆一把,我就真的要憋死了!”

    乔慕意打电话的时候,是走到旁边侧过了身子。所以她没有看到,坐在桌子旁有几分僵硬的许辞修,在听到乔慕意的这句话时忽然抬头,认真望向了这个女孩。

    乔慕意在这时挂断了电话,一转身,就撞进了许辞修的目光中。

    乔慕意却全然不当回事。其实在这之前,她在许辞修面前,总在不自觉间有点收敛着,但此时,她不想收敛了。不仅她不想,隐隐还有一种疯狂的念头,在冲击着她的理智,叫嚣着让她放肆,让她沉沦。

    对于陈编的出版社来说,不可休那种级别的大神,确实有当甲方的资本了。

    乔慕意想着想着,忽然觉得有点头晕目眩。她觉得自己这个想法实在有点匪夷所思,但——不可休这样调整出版计划,好像就是为了让她来当插画画手,还不耽误高考前的学习......

    乔慕意甩了甩脑袋。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出去吹吹冷风清醒一下。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归云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