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鱼白兔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归云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金鱼白兔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班主任俞老师站在讲台上,嘴唇严厉地抿着,一开口跟两片刀刃剐到一处似的:“你们瞧瞧你们这成绩!虽说你们都是美术生,但已经是高三下学期了,文化课本来这两年多都没怎么学,现在更好,干脆是都不会了是吧?全班的平均分竟然都不到及格线!明天开家长会,我就问问你们敢把成绩单给家长吗?!”

    乔慕意正把收拾好的书包往肩上背,听见这句话,扯出一丝笑,笑意有点凉。她挺随意地对那男生道:“像我什么样啊?爸不在,又没妈?”

    乔慕意这样想着,唇角牵起来笑了一下,很快又淡下去了。

    噪音弱了半拍又强势反弹。

    许辞修用了三个小时,把整套卷子的错题都给乔慕意基本讲了一遍后,才放她自由安排时间。

    乔慕意先她一步抬起手,阻止了她的话,自己说道:“真的就是家教而已。至于说晚上回我家,是因为他现在租了我家的客房。反正我家是上下两层楼,所以其实就类似于大城市那种群租房一样。”

    这件事很是让班里的同学羡慕。放学的时候,乔慕意就听见隔壁桌的男生对其他人感慨着:“要是我像乔慕意一样就好了!”

    她说着,单手把书包甩到肩头,懒懒散散走出教室。

    她想想又觉得是自己多心了,《花间辞》这本小说的读者群本来就以她们同年龄段的人居多,读者中肯定大把的高三生。大神提示这么一句,也是正常嘛。

    没办法,八卦再刺激,也只能当调剂,哪有分数对学生来得更重要啊?

    评论区当时都炸锅了,许多人在议论乔太太是不是见过不可休大神。这位大神可是从不露面的角色,至今没人知道他长什么样。

    游悠优连连摇头:“你说是这么说,但其他人不会这么想啊!”

    不过现在也不是在意别人的时候。那片寂静的森林,像是被这只划过的孤雁惊扰出一场雪崩一样,嘈杂声从各个角落里次第响起,很快卷过整个会议厅。

    晚上的补课时间,乔慕意把摸底测验的卷子往许辞修面前一拍,什么话也没说。

    许辞修眼睛都不眨,平静道:“那可以拿出来给我看看,我正好当给你指导作文了。”

    然而这次,许辞修却是盯着她的画愣住了。

    等他一离开书房,乔慕意忍不住好好松了口气。许辞修讲题是真认真,但三个小时不让休息也太变态了!

    她觉得有几分好笑,勾起唇望着许辞修,挺随意地点了点头,道:“好,我记住了。”

    这次,乔慕意等着俞老师来说完通知她再走,所以一直背着书包站在班级门外的走廊上,无所事事地透过窗户,看着外面慢慢黑了的天空。

    她爸能知道什么呀?这么些年,见她的次数,两只手掌能数的过来。家长会都从来不开的人,能叫“家长”么?

    乔慕意被这视线一锁定,先是一愣,然后不由自主想要知道许辞修接下来的话。哎,许师兄倒是总会在不经意间戳中乔慕意的某个点。

    一切看上去还挺积极向上的,但……考不好的还是考不好。生活又不是热血漫,中二奥义一附体就能分分钟变学神的那种。所以班上的同学们,一个个像窗外饱经风霜摧残的枯树一样,颓丧地等待着明天的家长会风暴。

    乔慕意立刻转身,对游悠优严肃道:“悠悠,我刚刚看见俞老师拿着一摞卷子走在前面……”

    “管他们怎么想。”乔慕意脚步生风,“退一万步说,许辞修没女朋友,我没男朋友。我爸都没对他住我家有什么意见,别人能有什么意见?”

    乔慕意听是听懂了,但没怎么在意:“其实差不多啊。他就是每天晚上在我学习的时候给我检查检查作业,讲讲知识点。大致也就两三个小时,然后他就回房间了,我基本上就见不到他了。”

    乔慕意差点吐血,翘着拇指给许辞修点了个赞。然后她从书包里把本子拿出来,随意打开到今天画的那页,推给许辞修看,强行给自己挽个尊:“我们美术生的‘情书’,请大文学家许辞修指点一二啊?”

    玻璃在这样的天色下,渐渐如镜子一般,倒映出女孩有一点点失

    她可不会这样虐待自己,所以感觉摸出了手机,刷一发《花间辞》的更新。这本小说也差不多快要完结了,但不知怎么回事,不可休大神的更新时间越来越晚。乔慕意记得以前都是晚上六七点就更新了,现在基本都要拖到十一二点了。昨天,乔慕意都快睡了,才刷出来更新。她在看完后就给不可休留言:大神你早点休息啊,再熬夜发际线就不保啦!

    乔慕意盯着这句话,沉思。怎么觉得这话是在说她呢?

    乔慕意也跟着有点怔。不至于吧?不就是随手涂了张许师兄的素描么?难道无意间戳中许师兄的哪个奇怪的点了?

    她料定了许辞修肯定会像往常一样,不咸不淡给她驳回去,或者冷不丁反撩回来。

    第二天的家长会是在当天补课结束后。那个时候学生已经放学了,老师一般会让学生先走。学生们自己也不想等家长开完会出来挨批评,大多早早开溜。

    然后她就看着许辞修张了嘴,说:“先把语文卷子拿出来,我们开始讲错题。”

    却见许辞修突然抬头看了乔慕意一眼,那眼神有点神秘,好像藏了许多话,但就是不说。

    果然,有了“放学前公开摸底测验成绩”这个杀器,乔慕意再也没听见大家议论她和许辞修的事。大部分人的脸色都愁云惨淡万里凝的,连尖子生也没见脸上有什么喜色。

    游悠优闻言撇嘴:“但普通的家教不就是每天晚上来两三个小时,辅导辅导作业,讲讲题嘛!你这可真是‘家’教啊!”

    不过她已经知道以许辞修的脾气,他不说的话就肯定不会说的,所以乔慕意也没有费劲去磨许辞修,而是懒懒散散地拿出了卷子,开始听讲。

    她想着,随手把手机放到一边,开始做作业。

    德海高中是私立学校,但校风校纪一向严苛。尤其在上一届出了许辞修这样的优质学神之后,这届高三生被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乔慕意他们班虽然是美术班,但在这样的整体学风带领下,也变得更加“上进”。这种氛围也反向影响到了学生的家庭环境,这届高三美术生的家长们,在对学生的文化课成绩上,也有了更高要求。

    走了很远,她才突然叹了一口气。

    游悠优瞬间小脸惨白:“完了完了!八成是成绩出来了!”

    乔慕意随意扫了扫自己的卷子,这次倒是都及格了,但也只是低分飘过。

    许辞修瞄了眼成绩,抬头看着乔慕意,开口却说:“你今天宣讲会上拿的那个本子,写了什么?”

    乔慕意托腮,眼睛左晃右晃,揣摩着许师兄的意思。

    然而乔慕意根本没有在乎,她冲许辞修点了点头,道:“一会儿还要补课,我先回班了。”

    她把那个“家”字还重音强调了一下,唯恐乔慕意听不懂她的暗示一般。

    乔慕意就不一样了。她爸不在家,红姨以前开过两次家长会,后来觉得没什么用又听不懂,索性不再来了。所以根本没有人来给乔慕意开家长会。

    乔慕意闻言先是一愣,反应过来时笑意就忍不住爬上了脸庞,带着几分乔式小调皮:“许师兄,怎么你也会有这种八卦心理呀?万一我在写……给你的情书呢?”

    游悠优紧紧跟上她的步伐,语气激动道:“所以说,乔乔,难道你真的和许师兄……”

    这倒是想多了,乔慕意只是根据自己的经历,随口调侃了一句罢了。她其实比谁都想见见不可休呢!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个大神,会是个很有气质的高冷帅哥……嗯,大概就是许辞修那样的。

    所以后来,班主任也就不让她来听家长会了,提前给她传达一下家长会要通知的重要事情,就让她回家了。

    学生们纷纷垂头。

    乔慕意不用竖起耳朵仔细听都能猜出来,十个人里有九个都在议论她和许辞修什么关系,剩下的那个则还没弄清状况,正忙着打听呢。

    乔慕意想,这位女神师姐莫非是真的要放弃了?

    乔慕意瞎想着,突然发现今天竟然提前更新了。她兴致勃勃地吃完粮,刷到文末的作话区时,看到不可休说:今天的更新是提前写好放存稿箱的,以后会尽量调整更新时间,不让大家等更新等到熬夜。还有,快高考了,要考试的读者好好学习,不要总想着看小说。

    是连卉。

    她一把拉起乔慕意的手往教室百米冲刺,完全忽略了刚刚的话题被乔慕意强行转移这件事。

    没走出几步,游悠优像突然醒过神一样,快步冲了过来,拉住乔慕意的手,一脸激动,张嘴要说什么。

    说完,她拉着已经僵如雕塑的游悠优,浑不在意一旁呆到如漫画人物一般的印炯,款款离开会议厅。

    男生瞬间支吾起来,想解释不是那个意思。乔慕意摇了摇头,笑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没事,我习惯了,随口说说,你不用在意,当然我也不在意你说了什么。”

    往常,乔慕意对作业从来是挑挑拣拣,写不了几笔。许辞修当了家教后,乔慕意倒真的开始认真做作业了。要是乔父知道了,多半要喜气洋洋地拍着许辞修的肩,夸他是“名师”,大有作为的。

    来听宣讲会的老师和学生们,此时站在那里,一排一排的,仿佛一场大雪后的寂静森林。www.boaoshuwu.com

    然而这些事,乔慕意都没机会体会。她的家长会,过去都是她自己给自己开。那个时候,她一个小女孩,坐在一群衣冠楚楚的中年人之间,看上去有点可怜。许多家长望着她的眼神也都带着点同情。

    只有一个人,像孤雁一般,飞速从乔慕意的余光里划过。

    乔慕意托腮的手一个趔趄,差点让她把脸摔桌子上去。真的,许辞修惯会玩这种吊人胃口的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归云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