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鱼白兔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归云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金鱼白兔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她的动作有一点夸张,带着点“挤兑”他的恶趣味,果然就看见许辞修平静地把目光一转,一副“五讲四美好师兄”的模样。

    因为——所有人都站在你身后,像是被按了暂停键似的。

    是许辞修的手。

    乔慕意正琢磨着该怎么回答许辞修的这句问话,就听见一旁的连卉,用一种讶异的语气开口道:“辞修,这位师妹是你的家教学生吗?”

    旁观全程的游悠优,目送着印炯丧气远去的背影,给乔慕意点了个赞。

    游悠优咂了咂嘴,叹道:“许师兄还真像传闻里那样,冷漠无情极了。”

    然后又一转头,对乔慕意道:“如果你们周五的卷子发下来了,晚上带回来,我们讲错题。”

    乔慕意眼睛眨了眨。

    然后他若无其事地从乔慕意的手中抽走本子,看着怔怔转过头来的乔慕意,平静说道:“一直忘了说,你今天晚上回家后,记得把我的指纹录入你家的门锁系统,这样方便些。”

    三句话,把连卉接下来能说的话,基本都给堵死了。

    乔慕意对他这动作根本不在意。和这家伙打了几年交道了,治他乔慕意还是很有几把刷子的。她只需要把手往后错一错,印炯就算一脑袋栽到地上,也根本碰不到乔慕意的本子边。

    她正放飞脑洞瞎想着,被她敲回座椅上老实了一小会儿的印炯,又不安分地往前凑了。

    游悠优听见动静扭过头来看,也是一脸无语。印炯这个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她们身后来了。这家伙,就算在学校里要穿校服,他也是最扎眼的那个。一般的男生穿校服,谁会没事打个领结啊?

    她正想得开心,突然有一个人靠上来,扶住她的椅背,在她耳边油腻腻道:“乔乔!你这一周都没怎么和我见面,有没有想我?”

    她歪着脑袋,拿出了自己随身带着的手账本。

    说完,她也不在意连卉到底是什么态度什么样子,拉着游悠优进了会议厅。

    她满意地用铅笔的尾端在本子上敲了两下,想,可以在晚上补课时,拿给许师兄看。

    乔慕意眼波一荡。她觉得有趣,明明两个人只是第一次见面,连卉却会因为许辞修的一句话,把她当成敌人一样。这让乔慕意忽然有些好奇,如果自己不答话,许辞修会是什么反应?

    乔慕意耸了耸肩,摊开手。运气这事就是这么奇特,她正大光明地站起来,就不怕被老师批评,但谁能想到自己坐下来的时机就卡得这么好呢?

    乔慕意看着许辞修的手,刚刚好伸到了印炯面前,挡住了他探来的爪子。

    这句话乔慕意听了,却只是笑了笑,没怎么说话。她想起来许辞修做的早餐,推来的牛肉面,还有剪好的止痛药片。

    她好想说,师兄,难道你没察觉吗?你说话的时候,整个世界都静了。

    乔慕意忍不住笑得梨涡都漾了起来,许师兄果然如她预料得那样,漠然疏离,耿直极了。

    铅笔在手指间随意转了转,乔慕意一边懒懒散散听着许辞修的宣讲,一边抬头瞄几眼他的模样,然后一笔一划勾描在本子上。

    本来还鼓着气势像要开屏的公孔雀一般的印炯,瞬间蔫头耷脑,一溜小跑跟着徐通吾出了会议厅。

    或许这个人的温柔是限量版奢侈品吧……乔慕意想。

    连卉的宣讲结束后,整个宣讲会也就正式结束了。教导主任徐通吾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返回了会议厅,这个时候站起身来,大声嚷嚷着维持现场秩序。

    这样更好,不需要她直接和连卉进行什么对话。于是乔慕意随着许辞修的话头冲连卉点了点头,道:“连卉师姐,那我们就先进去了。”

    他说着,抬手就要去拿乔慕意的本子。

    难道许师兄真得过什么道,只要在脑海里想想他,都能沾点锦鲤运?乔慕意想着,忍不住莞尔一笑。

    她找到后排某角落的座椅坐了下来。游悠优在她身边坐下来,才像突然醒过神似的,感慨:“乔乔!连卉师姐是不是把你当情敌了?”

    说完,他又瞄了瞄在他们身后几米渐渐聚集起来的人群,又道:“别在这里挡路了,宣讲会差不多要开始了,都进去吧。”

    乔慕意闻言嘴角一抽。然后她抬手就在趴过来的那张脸上狠狠一敲,嘴里说着:“别贴这么近,我嫌热。”

    乔慕意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游悠优这话说得可乐,让她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想起了许辞修。嗯,找许师兄那样的“得道高僧”给开个光驱驱邪?

    剩下的几位优秀毕业生宣讲时,乔慕意都没怎么听。也就是轮到连卉时,她用手撑着头,远远瞄了连卉几眼。

    台下第一排坐着监督纪律的教导主任徐通吾,顺着那老师的视线扭头望了过去。却刚好此时乔慕意已经稳稳落座,而印炯正微微站起身,想跟着乔慕意往旁边挪。

    乔慕意看着自己前面几排那些用力拍着的手掌,感觉如果不是学校不让,她可能现在就会被许师兄的灯牌、手幅和打call棒的海洋把视线给彻底淹没。

    然而她一扭头,就看见印炯也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被徐捕头教育过后,他整个宣讲会倒是老实。然而这一结束,他就像是猴子被放归山林一样,立刻生龙活虎地贴了上来,嘴里连连问着:“乔乔,我看你刚刚一直在本子上写写画画的,你在画什么呀?让我看看嘛!正好许师兄的宣讲我没听到……”

    乔慕意想都没想,直接起身,坐到了旁边空着的座位上。

    然而乔慕意刚刚准备抬手,从她后方突然探来一只手。五指修长,腕骨隽秀,像是竹节一般,透着种凛然的气质。

    许辞修根本没什么反应,他很平静地点了点头,道:“对。”

    “你也听到许辞修的话了,我就是他家教的学生。都已经说得这么明白了,她要是还瞎想,那不关我事。”乔慕意耸了耸肩,不当回事般说着。

    讲台上站着的那位老师,看见乔慕意的动作,愣了一下,连讲话都不由自主地停顿了。

    她随意扭着头,在会议厅里环视了一圈。高三的学生们已经入座了八成,讲台上也有负责老师正在调试话筒之类的器械。她们坐在观众席,当然看不见后台的样子,乔慕意就无所事事地开始脑补,连卉这个时候,会怎么和许辞修相处呢?

    等许辞修宣讲结束时,乔慕意的本子上,一张许辞修的素描也基本完成了。

    此时,讲台上已经有负责老师开始做开场白了,全场的学生大多安安静静的,就算聊天也都偷偷用手机或者极小声的交头接耳。所以乔慕意这样突然站起身来的举动,在此时一片通明的会议厅里异常显眼。

    乔慕意本来就坐在后排,自然先一步起身,想要离开会议厅。

    游悠优瞥着印炯的那个艳红领结,贴上乔慕意的耳朵,轻声道:“乔乔,你这几年是不是走了什么背字?怎么被印炯这个家伙给缠上了?要不要去什么寺里拜拜?”

    这一下可刚好撞到了“火眼金睛徐捕头”的眼里。徐通吾起身,在全场同学的注目中,大踏步走到后排,站在走道上对印炯严厉道:“你给我出来!”

    乔慕意的笑意都还没彻底收起来,远远看见许辞修的视角往自己这边转了一下。乔慕意怔了一下,抬手给许师兄鼓了鼓掌。

    乔慕意循着话音向连卉看过去,正好和这位女神师姐的视线撞到一处。m.julangge.com不知为何,乔慕意在一瞬间仿佛听见金戈之声,好像连卉那看上去柔柔的目光,实际上是一柄绕指柔的软剑,如蛇吐着信子一般,冲着乔慕意耀武扬威地袭来。

    台上的老师终于把开场白给念完了,在掌声雷动中,把许辞修给请了上来。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归云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