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鱼白兔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归云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金鱼白兔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老板点了点头:“那我就每样给你们烤两串,吃到好吃了再多点呗!”

    乔慕意的话就断在了那一半。她怔了怔,然后又笑了出来:“许师兄,你这是以家教的身份,还是以什么其他身份和我这么说啊?”

    说到一半,许辞修才发现乔慕意的视线有点怔。许辞修顺着望了过去,就看见了他按着乔慕意的那只手,修长的五指拢住女孩的手掌,刚刚好握在手心里,那么自然而然。

    许辞修抬眼认真望进乔慕意的眼睛里:“我是以许辞修的身份这样期望的。”

    许辞修把她的书包放在一旁,看着乔慕意。

    许辞修就叹了口气,道:“我知道这些话你不爱听的......”

    “微辣。”许辞修却突然“不给面子”地补充道。

    乔慕意察言观色,看见这个细节,立刻懂了,扭头对赶过来的老板道:“我们这桌不管点什么都不加辣了。”

    她有些无趣地抿了抿嘴,道:“许师兄,你该不会是射手座,有选择恐惧症的吧?”

    他说着说着,忽然停了下来。因为他看到乔慕意用手撑着头,脸上带着一丝小俏皮的笑。

    乔慕意张开手臂,歪着脑袋,看了许辞修许久,也没有听到他接自己的话。www.shumobao.com

    乔慕意一回头就撞进许辞修的目光里。她忍不住勾了勾唇,笑道:“许师兄,你这么看着我......难道是想吃了我呀?”

    乔慕意瞬间笑了,特别给老板面子地伸手拿了一串肉串,咬了一口,眼睛瞬间惊喜地瞪大了些,连连冲老板点着头。那表情都不用说话,就等于是在说:好吃好吃,太好吃了!

    他甚至已经不由自主地抬起了手......

    许辞修却平静地往下说:“U大是最好的高等学府,而大学的意义并不只是一个文凭那么简单。在好的学校,会让你见识到更广阔的风景,与更优秀的人相处,让你也变成更好的自己。”

    乔慕意一脸“OKOK随你就行”地点着头,道:“那我们去吃烧烤吧!”

    就在这个时候,烧烤店的老板举着好多烤串走了来,大大咧咧把盘子往他们两人面前的桌子上一放,骄傲道:“先来尝尝这一批!这都是我自己最得意的作品!”

    她说着话,手里的肉串也基本解决了大半,探着手准备拿第二串的时候,抬眼瞄到许辞修的肉串根本没吃两口。

    “老板您可饶了他吧!”乔慕意笑,“你看他那副模样,‘滴酒不沾’四个字基本都写脸上了嘛!”

    许辞修轻轻垂了眼睛,道:“这种事情,我觉得不用我选,你决定就行。”

    乔慕意怔了一下,扭头不解地看着他。

    她低头瞄了眼来电显示,立刻抬手向许辞修比了个“稍等一下”的手势,然后接起电话就道:“陈编,怎么了?这么晚给我打电话,你又加班了?不过你可千万别催我稿子,我最近有点忙,但是《花间辞》的插画我肯定会按期交稿的!”

    那种光芒就这样细细密密地晃在许辞修的心口,惹得他心头痒。这种痒像是能摩擦生热一般,顺着许辞修的血脉,传导到他的肌肤。

    乔慕意摇了摇头,道:“没有,就我们吃。”

    “那就是饮料啊!”老板先一步爽朗道,“倒是小伙子你,不来瓶真的冰镇啤酒么?”

    “行!老板您这建议好,经营有方!”乔慕意笑道。

    乔慕意想了想,道:“所以许师兄,微辣还是有点辣吧?你要真的不能吃就算了,别勉强,我让老板给下一波不要加辣椒了,顺便给你要点喝的解辣吧。”

    许辞修突然说:“我也是这样想的。”

    话刚说了一半,一阵铃声响起。是乔慕意放在桌子上的手机。

    说完,她又一扭头,问许辞修:“你吃不吃辣?”

    许辞修瞬间抬头,皱眉:“不能喝酒。”

    行吧。乔慕意也不挑,随意点了点头,开始点单。

    许辞修瞬间松了手,然后他轻轻咳了一声,岔开话题:“我最近准备要......”

    许辞修还挺平静地说着:“不用,这点辣我能接受,就是吃的有点慢。你不用为我改变自己的习惯......”

    “我爱听呀!”乔慕意忽然道,语气又一点点懒懒的,发着糯,“我和其他孩子不一样,我可没有什么家长会像许师兄这样念叨我。所以对我来说,这些话还挺新奇的。”

    许辞修平静道:“红姨说过,你挺喜欢吃辣的。我虽然吃的少,但还是可以尝试的。所以就折中一下,微辣吧。”

    而许辞修伸出的手,也就顺势拿起了另一串肉串。他沉默地低头吃着,味道确实不错,但他总觉得有点遗憾。

    老板喜滋滋。

    许辞修就想,要是他能把那星光揽进自己怀里就好了。

    这种撩拨就像是吹响了许辞修转移话题的集结号。这一次许辞修也是毫不犹豫就把话题岔开了:“我刚刚和俞老师聊了聊,她说你特别聪明,但就是不用心学习。她对你寄予厚望,希望你能成为班里第一个考进U大美院的学生。”

    他又一次觉得这姑娘身上有烟火气,真实得很迷人。

    乔慕意认真品尝了三两口肉串,忽而想起什么似的,对老板道:“老板!再给我来两瓶菠萝啤!吃这种东西就得喝点痛快的!”

    乔慕意没有注意许辞修的眼神,她专心致志地听着那边说:“乔乔,有件事我得跟你说明......刚刚我们开会,文字编辑那边跟我说,不可休大神强烈要求,换掉插图画师。我知道乔乔你特别想当《花间辞》的画师,这个机会也是你向我和主编争取好多次才得到的,但是作者本人的意思我们还是得尊重的......”

    许辞修眉头微微一皱,没说话。

    她说着起身准备去找老板,却突然被许辞修拉住了。

    说完又想了想,唇角牵起笑意,道:“今天高兴,所以什么都想尝尝。”

    许辞修听着她那一连串的报菜名,忍不住又皱了眉。这听上去,简直像是要养大象似的。连烧烤店的老板都忍不住开口问了:“你们一会儿是还要来十个八个的兄弟吗?”

    乔慕意说着,认真望向许辞修,那双眼睛像是揽了繁星的夜幕,藏了许多许多的思绪,沉默却灵动地闪着光。

    乔慕意耸了耸肩:“这要求太高了,我这种胸无大志的人......”

    许辞修听着这句话眼神却是一晃,错到了另一边,像是要躲避什么似的。

    乔慕意愣在当场。

    她转头,在前面领路,带着许辞修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穿梭,找到了一家烧烤摊前,然后坐了进去,高声对老板招呼着:“老板,点餐啦!”

    她带着一点点回味似的,声音软软的,继续道:“许师兄是我遇见过的,对我最好的人。那么认真的关心我……连我的亲人都不曾做到这一步。”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归云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