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鱼白兔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归云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金鱼白兔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但她的心里,忍不住把游悠优的那句话又给重播了一遍。

    第二天她去上学的时候,许辞修还没有晨练归来。

    乔慕意一秒清醒了。她呆呆地扭头看着厨房里的那个男生,半晌,终于把自己想说的话崩出口了:“许师兄?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应该在U大吗?”

    许辞修虽然不在,但乔慕意发现自己的好习惯还真被他给培养起来了。以前乔慕意回了家只想摸鱼,打游戏、、画画,现在满脑子都是赶快做作业然后复习了。

    游悠优发现她上课又在睡觉,就忍不住提醒她:“乔乔,你就算睡觉,也不能挑俞老师的课啊!你都没看见,她刚才气得要拿卷子敲你后脑勺了。”

    乔慕意一愣。

    那晚上他们回去已经挺晚了,连许辞修都没有给乔慕意安排补课。而乔慕意还是偷偷熬了会儿夜,速涂了一张。

    “所以可以开始全新的关系啦?”游悠优顺口就逗上了。

    红姨煲着汤,和乔慕意絮絮说着,许辞修专门给她留了个菜谱,是他这些天做早餐的心得,记录了不少乔慕意爱吃菜品的做法。

    她跟着许辞修走出烧烤摊, 来到了街面上。

    乔慕意垂头笑了笑。她慢慢走到许辞修身边,低声道:“所以你到底有什么话要和我说?”

    游悠优笑着闪开了她的大招。

    已经一溜烟跑远了的乔慕意连连摆手:“不用了不用了,红姨,我作业多,先好好写作业去了!”

    然而她没有想到,许辞修忽然跨出一步,用力把乔慕意拥进了怀里。他俯在乔慕意的耳边,语气像呼吸一般炽热:“你一定要好好学习......我想在U大等到你。”

    她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仿佛被许辞修有力的心跳和平稳的呼吸声催眠了一般,意识里很安定,但也没有一个确切的思绪点。

    然而周五晚上,不可休却在作话里说,他明天有事,可能无法保证双更。

    红姨说着说着,这视线不知怎么就往乔慕意身上跑了,惹得乔慕意直笑,连连摇头道:“红姨,许师兄才多大啊,你这就惦记给人家张罗相亲了不成?”

    红姨就感慨了:“慕慕啊,你说许师兄这样心细又体贴的男生,哪里找哦!红姨我这一辈子,真没见过几个。这要是当了他老婆......”

    就算真有点不高兴,她也可以看《花间辞》排解。

    “但?”许辞修很会抓重点。

    这些天她已经习惯了有许辞修的生活,习惯了每天早起吃许辞修变着花样做的美味早餐,习惯了放学回了家先调戏许师兄两句再好好做作业, 习惯了听他平静而认真地把所有知识点一遍一遍讲解着......

    是许辞修站在街边看着人潮和灯火的侧脸。

    许辞修站在那里,安安静静地看着面前人来人往。而乔慕意一步一步向他走去,看着他的侧影,浮在人间烟火之上, 让她心神宁静, 又让她意乱情迷。

    许辞修回头看着乔慕意, 突然道:“我明天的车票,回U大。”

    那个晚上,她熬得挺晚,把之前落下的游戏进度,还有追的综艺给全部补上了。

    她打着呵欠,下楼准备吃午餐,闭着眼睛冲着厨房打招呼:“红姨,早上——好!”

    许辞修看着她却没有说话。

    乔慕意忽然有点恍惚。她有点忘了在遇见许辞修之前, 自己的日子是什么样的了。

    乔慕意咬着唇,含着笑,眼睛弯着,把画悄悄塞进抽屉,然后红着一张脸,躺在床上,拉起背角盖住脸。

    为了逗许辞修,乔慕意故意拖着没把那后半句话说完。

    第二天早上不补课,乔慕意一觉睡到了中午。

    乔慕意这样想想,有点难过失落,不过也看得开。

    红姨一本正经,用汤勺敲了敲瓦罐,认真道:“慕慕,这样的人,得抓住.......哎哎哎,汤还没煲好呢!你上学累了,就好好歇歇嘛!要不然我一会儿给你端上去?”

    她准备若无其事地把话补完。就说“为我再要两瓶啤酒,咱俩对瓶吹”,然后许师兄肯定会不乐意啊,就会板着脸说“不能喝酒”,于是乔慕意就顺势哈哈大笑,说“我逗你玩的”,这不就表明她开心起来了嘛,这个话题也就可以结束了。

    说完她就想吐舌头,哎呀,中年妇女在做媒这方面,可能是有天生技能点的......

    “想多了。”乔慕意嘟了嘟嘴,唇角斜翘了一下,“许辞修开了学就是大一下,我听说他们这学期要评国奖什么的,他肯定要为了各种荣誉好好奋斗了,哪有空管我?再说,我们的家教师生关系应该算结束了......”

    很快到了周末,理论来讲,不可休大神会常规双更,乔慕意很是期待。

    乔慕意抬起头,望着许辞修的背影。她觉得自己明明没喝酒, 但好像也有点醉。

    乔慕意闻言还是有点怔。她觉得这句话有点微妙,但她没有想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本能答:“其实刚刚,那个让我心情不好的事突然有了转机,确实心情又好起来了。但现在......”

    然后她勾起自己惯常的那种笑,大声回应着池羿道:“哎,我出来这会儿,你不会把我要的烤串全给吃完了吧?”

    然而许辞修是她百逗不动的,其实乔慕意也知道。

    许师兄表示,

    许辞修倒是不会画画,乔慕意会。

    乔慕意凝望着这张画几秒,许辞修拥抱住他的那种力道好像又环在她身上,那种平稳的心跳在她耳边忽然响起,和她自己那乱作一团、逐渐加速的心跳声,形成鲜明的对比。

    许辞修跟在他们身后几步远,慢慢走着。

    就在这个时候,她忽然听到烧烤摊那边池羿的声音,大大咧咧地嚷嚷着:“你们俩怎么回事啊?半天不回来......”

    酒精真是个奇妙的催化剂......乔慕意回味着那个拥抱,想。

    “唔......为啥不用卷子?”乔慕意还委屈地嘟囔,“她用手敲更疼啊!”

    乔慕意怔了一下。www.liulanwu.com

    乔慕意是这样想的。想的很好。

    池羿故作一僵,呵呵傻笑。乔慕意抬手要去打他,两个人吵吵嚷嚷着回了餐桌。

    乔慕意笑了笑。这次她的笑容里终于有了她惯常的那种俏皮气:“许师兄,原来你这么关心我呀!那如果我说我又不开心了,还是因为你,你会不会为了我......”

    因为太习惯这些,乔慕意都忘了, 许辞修其实也是个学生。他只是放寒假回家, 因缘巧合来给自己当一段时期的家教罢了。所以他也要离开的,就是明天。

    她没把“她以为”的给说出来,许辞修也没问。两个人这样沉默了片刻。许辞修再开口的时候,却问:“所以你现在的心情又好了吗?”

    乔慕意怔在那里,笑了笑。嗯,忘了,许师兄这么不正常,多半是因为喝了酒。

    可惜她这种状态没维持三天,还没等到一周结束呢,乔慕意就被打回原形了。

    哎,什么“全新的关系”啊......现在的许辞修说不定早忘了乔慕意了。

    ※※※※※※※※※※※※※※※※※※※※

    游悠优耸了耸肩:“这不是让你更深刻地体会一下,俞老师那种‘恨铁不成钢’的心情嘛!你说说你,上次摸底测验,因为有许师兄给你补课,你的成绩在班上算提高很快的,俞老师都在家长会上把你树为模范了!结果许师兄这才回U大多久啊,你就又回到老样子了,俞老师能不生气嘛!”

    她垂了头, 笑了笑, 轻声道:“那......就祝许师兄一路顺风?新学期变得更加学霸?哈哈,反正就祝你什么都好吧!”

    乔慕意有些遗憾,但还是在评论区留言说:大神三次元重要。

    乔慕意就只好冲着空气挥了挥手,眯着眼睛,脸上带着几分威胁。

    不过奇怪,每次他在作话里都要提一句,让高三生好好学习......大神还真有责任心啊!乔慕意想着。

    他忽然想,要是自己会画画就好了,把有些画面画下来,每天翻来覆去地看,翻来覆去地想。

    许辞修看着她说:“就是你刚刚要喝酒之前,跟我说,你今天一天的好心情,因为晚上的一件事都给破坏了。所以你现在,心情又好了吗?”

    乔慕意抿了抿嘴,抬起头,不自觉有点落寞地望进许辞修的眼睛里,喃喃道:“可是这种事,你在餐桌上,当着池羿的面说也没什么吧?犯不着把我叫出来......害得我以为......”

    而晚上回家时,许辞修已经走了。

    乔慕意僵在他怀里,半晌,才很轻很轻地“嗯”了一声。

    许辞修说话时距离她很近, 那种呼吸掺着酒气, 轻轻拍在她的鼻端, 像是要把她那颗砰砰作响的心,从她嗓子口给勾出来一般。

    “已经是中午了。”一个声音平静地说。

    乔慕意愣了愣,她没明白许辞修的意思。

    最近也不知道不可休大神是不是谈恋爱了,乔慕意突然发现,这个一向在感情戏上有些短板的作者,现在写起恋爱戏份真是撩到飞起,甜到牙倒。

    许辞修一秒之间松开了乔慕意,神色如常,冷如冰山,一转头,淡定地望着池羿,道:“喝酒喝得燥了,出来透口气。”

    她说着说着,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对乔慕意挑了挑眉,道:“还是说,乔乔,你想用这种方式,让许师兄哪怕在U大也不得不惦记你?我下课的时候可是听到俞老师在跟其他老师讨论,说要不要联系一下许师兄,反应你这个情况呢!”

    她想着,跑回了书房。

    乔慕意一拧嘴,抬手就要抓游悠优的肩膀,一脸的凶巴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归云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