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鱼白兔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归云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金鱼白兔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乔慕意习惯地把电话挂掉,她爸就是这样,工作第一,忙起来什么都顾不上。

    今天没有印炯那个奇葩拦路,乔慕意到家的时间比昨天早了些。她用指纹解锁进门后,发现红姨不在客厅,也不在厨房。

    唔……乔慕意深思。

    然后那话音声刚落,乔慕意就听见自己父亲匆忙道:“哎呦慕慕,老爸这边工地上有事,我得赶快过去,耽误不得。这样,有啥事让你那个家教直接告诉你吧,反正我已经跟他交代清楚了,我不在国内的这段时间里,事情就都交给他了啊!老爸先挂了啊,你早点睡!”

    乔慕意按了接听,直接开口就道:“爸?你那边是吃午饭呢吧?怎么这会儿想起来给你女儿来个电话了?”

    前段时间,《花间辞》的上半部分签了出版,确定了插画师是南无乔后,这个消息一出,本来已经相当可观的预售量,再次迎来一波暴涨。

    不等乔慕意跟她父亲再说上什么,那边就已经干脆利落地变成了忙音。

    有了这个“约定”,乔慕意发现自己还真有点期待着见到许辞修……嗯,一定是因为对游悠优的承诺,不是因为她自己想……

    她特意把“那个家教”加了重音,用来表示她对人家的“不屑一顾”。

    客厅一侧通向客房的走廊里,迎着声音走出来个人影。不是红姨,是许辞修。

    乔父对此非常满意,又在那边大着嗓门道:“那就继续让他给你上课了啊……还有啊……”

    “哐啷”一声,餐盘被打翻在地的巨响,全食堂都被震动了。

    乔慕意一惊,白皙的脸颊上瞬间开出一片粉嫩的樱花。

    游悠优抬手就给了乔慕意一个一指禅,让她清醒点。但她同时也忍不住掀起暧昧的笑意,故意压低了声音问道:“所以啊,乔乔,昨晚上你的那个家教……怎么样啊?”

    乔慕意觉得很没意思,终于是退出了这个界面。她又顺手瞥了眼给许辞修发过去的信息,显示已收到,但就是没回复。

    然后她点着头,挑了个重点问题回答道:“帅,毋庸置疑的帅,360°无死角的帅。”

    就好像她被许辞修吻上了唇一样。

    乔慕意看了眼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就到明天了。这种状况在乔慕意的印象里,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

    这句话却是让乔慕意一怔,不由自主地回想起许辞修画在她试卷上的那双唇。那副画在她脑海里,和她初见许辞修时,他突然的逼近重合在一起,就好像……

    知道了乔慕意的家教是许辞修后,“许师兄的超级小迷妹”游悠优,一整个下午都死缠着乔慕意,祈求今晚上到她家里见上许师兄一面。

    这个问题,有点哲学啊!许辞修并不是简简单单一个“好”或者“坏”可以评价的,乔慕意觉得这个人就像是一本装帧精美的硬皮精装书,书皮上用烫金工艺把他那各种各样响亮的名头漂亮地烙了上去,书本又厚又沉,特别高大上的样子。你不翻开这本书,你就永远也不知道他里面到底有些什么。你只能去猜想,这种书一般都是佶屈聱牙,晦涩难懂的。

    “红姨?”乔慕意高声招呼着。

    乔慕意用手托着下巴,像是很认真地回想了一番。

    于是那句话自然而然就从乔慕意的口中说了出来:“小女子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

    乔父的声音中气十足,好像因为许久不说中文,普通话都有点不利索了:“慕慕啊,你今天怎么样啊?”

    乔慕意看着这个慢慢走向自己的高挑身影,不由自主地扬起那种梨涡能漾出蜜一般的微笑,冲许辞修道:“许师兄来得好早啊……”

    但是,乔慕意今天有幸瞥见了那么一两页的页脚,她却觉得,许辞修或许是本有趣的“书”。

    乔慕意淡定地俯身捡起游悠优摔掉地上的餐盘,拍了拍她的肩膀,语气沉痛道:“姐妹,别多想了,伤身伤肾还伤心。”

    乔慕意倒是爽快地答应了,但在班主任宣布这周五就要进行本学期的第一次统考后,游悠优蔫得像是酷日下数十天没浇水的花,惨兮兮地冲乔慕意道:“乔乔,我见不到许师兄了啦!我得快点回家复习……”

    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乔慕意有些担心地在书评区留言。

    她这个回答显然也让她那个直肠子父亲感觉一头雾水,直接就嚷嚷开了:“有趣算是个什么意思……我是问你他人品怎么样?教课好不好啊?你能不能听懂?”

    这样有流量号召力的大神,突然在书评区出现,珍稀程度和不可休本人也差不多了。几秒钟后,乔慕意再一刷新,就看见了自己的留言已经有了数十条回复,大部分是“大师球”“前排合影”“太太我爱你”这类的留言,小部分则是和她一样在担心作者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总之,看来看去,还是没有什么确切的信息。

    许辞修眼睛轻轻一垂,面无表情道:“言重了。”

    所以她面对父亲这个听上去蛮简单的问题,思索了半天,只能回答:“挺有趣的。”

    乔慕意躺在床上,手指一直在下滑刷新《花间辞》的连载页面。m.ruxueshu.com

    还有什么?乔慕意竖着耳朵等着听自己父亲的交代,却听到那边的背景里叽里呱啦响起来一大段乔慕意听不懂的话,听语气好像挺着急的。

    游悠优一把握住她的手,同是天涯沦落人般地拍了两下,哀声叹气道:“姐妹,我还好,也就是脑补一下。你就惨了……干看着,吃不到嘴里……”

    “给你拍照发过去,行了吧!”乔慕意豪气地拍了一把游悠优的肩,笑着说。

    说着她想起昨天晚上的事件,话头就自然续了下去:“对了,昨晚上多谢许师兄的救命之恩啊!”

    她和游悠优初中就玩在一块的铁磁儿,闺蜜间聊点没羞没臊的挺正常的,乔慕意被她这样“涮”了一把,不急不恼,反而故作一个娇羞的笑,给游悠优抛了个“恶心死人不偿命”的媚眼。

    乔慕意觉得这个场景很好玩,就像是武侠小说里的面瘫少侠,救了富家千金的桥段一般。

    这个许辞修还真是有点冷漠啊……乔慕意闲闲地想着。

    中午去食堂吃饭的时候,坐她对面的游悠优看着乔慕意呵欠连天的样子,忍不住连连摇头,叹着气道:“乔乔,你看看你这一脸萎靡不振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呢……”

    她这一晚上什么也没等到,却在准备睡觉的时候,接到了自己爸爸的语音通话邀请。

    “嗯?”游悠优疑惑地迸出个语气词。

    乔慕意却冲她丢来个凉冰冰的眼神:“不过你不用打他的念头,他是有名的‘不近女色’……”

    她瞄了一眼时间,还有十分钟就要到第二天了。乔慕意决定最后再刷新一下《花间辞》的更新页面,如果还没更新她就睡觉去。

    听到这里,乔慕意终于是忍不住笑场了。她眼角吊着的那抹芳华艳色,此时变作了初春时节含蕊待放的粉嫩花苞,亭亭又怯怯,最是一种少女的自然软萌感。她就这样笑着,抬手轻轻推了游悠优一把,嘴里说着:“悠悠,差不多得了啊!我昨晚上是因为我家CP发了官方糖,我激动得没睡着,跟那个家教可没关系。”

    这是个错误的决定。因为乔慕意看到了自己磕了好久的主角CP,终于迎来初吻时,激动地在床上一跃而起,差点想下楼跑圈。

    只是她一脸睡意朦胧,眼睛又生得好看,这媚眼一抛一点也不做作,反倒真有一种撩人的魅感。

    乔慕意思维有点迟钝,反应了两秒,才听出来游悠优这是开了个“暗车”。

    “好,好,能。”乔慕意这次的回答就很干脆了,一个问题对应一个字的答案。

    乔慕意瞬间把头扭开,强作镇定道:“没事……那个,我们走吧……”

    不可休竟然还没有更新……

    这导致她第二天上午的课,几乎都是睡过去的。

    她的账号“南无乔”是这本书的超级盟主,给大神打赏过不下五位数,昵称都是亮闪闪的土豪金色,在书评区中异常显眼。然而什么“特权彰显”都比不上她这个账号昵称本身,因为大凡在《花间辞》的同人圈子里混过的,谁不知道“南无乔”太太?那可是镇圈神仙,随便一张图的转赞评数量都是“万”字结尾,堪称“同人圈流量壁”了。

    乔慕意慢条斯理地告诉了她真相:“因为我的家教,叫许辞修。”

    这回应和他的文风一样,飒爽利落又娓娓动人,透着一股子霸道的温柔感。

    她当然没有真的这么做,但她确实失眠了一夜。

    游悠优闻言却是对“那个家教”更感兴趣了,连连追问:“所以你家教到底是男是女啊?多大啊?长得帅或者美吗?”

    游悠优的眼神瞬间如烟花般绚烂。

    结果这一下她不仅刷出了更新,还刷出了作者不可休给她的回复:我没事,早点睡,晚安。

    游悠优看着她这突如其来的脸红,莫名其妙:“乔乔,你怎么了?突然脸这么红?”

    “挺好的啊!”乔慕意想笑,她爸是个没多少文化的粗犷汉子,其实一点也不适合走这种温情路线。

    果然,乔父自己都感到不适,索性抛弃了这一套,直切正题了:“慕慕啊,老爸其实是想问问你,给你找的那个家教怎么样啊?”

    乔慕意唇角牵起满足的笑意,梨涡里像是能漾出蜜一般。她喜滋滋地开始读着今天的更新。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归云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