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卡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归云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Z卡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那,会是什么人损坏的呢?

    “奴才见过主子。”

    江福海后退一步,应道。

    年世兰放下手中的账本,顺手接了颂芝递来的茶水,抿了一口才轻笑道。

    年世兰看着小林子,问道。

    “主子爷怎么会将福晋禁足呢,不过是让福晋回院子休息两日罢了。过两日,这府中中馈依旧是要福晋打理的。乌拉那拉氏,不止是那位已逝的嫡福晋母家,也是现在这位继福晋母家呢。听说,咱们现在这位福晋,在母家时并不受宠。可是,她的父亲还在朝为官,且不久前还率兵打了胜仗。你说,咱们的主子爷,能将一品抚北大将军的女儿禁足于后宅吗?”

    江福海行了礼,就上前两步走近乌拉那拉氏,秋眉很有眼力见,让开了自己站的位置。

    胤禛捏着断簪,无论是谁,一经查出,都不会轻饶。

    “奴才遵命。只不过...奴才听琼玉苑的守院太监小和子说,两日前晨起,他恍惚看见有个女子在院门处探了脑袋。只是现在天色亮的晚了些,他没看清是谁。”

    一离了琼玉苑,乌拉那拉氏就咬着牙吩咐江福海。

    年世兰重来一世,联想到乌拉那拉氏上一世所为,不见得甄嬛落胎其中没有她的手笔。

    今晚就加强小林子的训练强度,自己也跟着练一练。

    芸熙已经不在了,这些东西是仅剩不多能证明她曾在这世间,在他身边的证据。

    至于甄嬛那个贱人,她在年世兰死前,曾说她落胎是因为年世兰宫中的欢宜香。可是年世兰重生以后细细想过,当初甄嬛在她的祤坤宫不过三五日,那欢宜香药效就厉害至此?

    “妾身没有弄坏姐姐东西的理由!自打四日前主子爷赐了年侧福晋协理中馈之权,她便也有调动奴仆之权,不若等妾身问了年妹妹,顺便让管家将这几日打扫的奴才都叫来,看是谁打碎的!主子爷看可好?!”

    小林子此时正在年世兰跟前耳语。

    年世兰又翻了两页账本。

    江福海亥时回到杏芙院,乌拉那拉氏还未就寝,她喝着茶,坐在堂中等着。

    不行,不能这样下去,若让其他三个暗卫知道,脸还往哪放。

    乌拉那拉氏松了紧攥的手,恢复了淡淡的语气。

    “只是什么,说罢。www.nianxiang.me”

    江福海迟疑。

    “那是你不中用!再去查!”

    乌拉那拉氏淡淡道。

    “那你便带了小和子,去给我各院看看,到底是谁。”

    今日是她第一次主动出手,与其等着乌拉那拉氏处处设限,不如主动出击。

    胤禛不耐摆手。

    “那...奴才要用什么借口呢?”

    “江福海,去给我查!这几日有谁出入过琼玉苑!府中众人该是知道的,琼玉苑自从姐姐去世,不许人随意出入!”

    “嗻!”

    芸熙的遗物,坏一件,便少一件,极为珍贵。

    这样一对难得的好姐妹,宜修有什么理由损坏姐姐的遗物呢?

    胤禛心底的悲伤一点点扩张,他不能原谅别人弄坏芸熙的东西。www.bilian.me

    小林子觉得自己耳朵有点热,他想着是自己今日穿的多了点罢。

    “那就好,那便不用应对,由得她去查。要我们操什么心,看热闹就是了。”

    只可惜,这一世胤禛没有“特意”为她制作欢宜香。

    而宜修也总是温顺笑着,说伺候姐姐是她的福分。及至芸熙难产去世,宜修在葬礼上更是哭晕了三回,让围观者动容落泪。

    “说罢。”

    每次,胤禛看到的芸熙都是肌肤润泽,精致美好的模样,反而宜修有时看着面色晦暗一些。

    秋眉担忧道。

    “是,奴才明日一早就去。今日已太晚,怕惊动主子爷。”

    “你说不是你,可是本王进来的时候只有你坐在这里,提前几日,也只有你派了奴才来打扫了这里,本王要怎么相信不是你?”

    江福海应声而去。

    “也好,明日务必给我找出那个女子。”

    胤禛冷静下来,拿着手中断簪沉思,乌拉那拉氏若要弄断这簪子,确实是没有理由。

    “主子,今日这事...会不会是谁,蓄意陷害...”

    “只是主子爷隐忍了怒气,只叫福晋回了杏芙院,还说将府中之事尽数交由您处理,想来一会子苏公公就会知会各院了。主子爷这意思,是将福晋禁足?”

    年世兰想起上一世的乌拉那拉氏宜修,端的是一副贤良正妻模样,日常对她也是避其锋芒的做派。

    “这事只有你知道吧?可曾留下什么蛛丝马迹?”

    “主子放心,奴才办事,向来谨慎。”

    小林子顿时拍拍胸脯。

    乌拉那拉氏拿着茶盏的手攥的紧紧的,骨节处都用力到发白,说话却是咬着牙低声的。

    暗三晚膳时分在梁上啃着小林子扔给他的鸡翅,吃完满足的摸摸肚子,忽然一怔。

    自己最近是不是有点太能吃了,怎的...肚子好似圆滚了些...

    乌拉那拉氏错愕看着胤禛,半晌,终是深吸一口气,福身告退。

    乌拉那拉氏冷笑。

    小林子低声道,他眼睛随意的看向账本,发现账本上的字他竟认识几个,不由心里欣喜。

    小主,这个章节后面还有哦,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

    “这屋中是有人打扫,但本王知道,芸熙的衣物首饰向来都是你亲手打理,从不假手他人,遑论是这些做粗活的奴才。罢了,你既不承认,先回你的杏芙院去吧,暂时将府中事务尽数交给世兰。”

    “奴才不懂这些。奴才那会子藏在拐角处,看福晋嘱咐了江公公几句,江公公就退下了。想来那江公公,应是去查这簪子的事了。主子,咱们怎么应对?”

    “主子,主子爷发现了那根断簪,只是...”

    乌拉那拉氏起身朝内室走去。

    喜欢娘娘驾到:华妃重生请大家收藏:娘娘驾到:华妃重生bayizww.网更新速度全网最快。

    “启禀主子,奴才无能。查了一圈,几乎无人看到琼玉苑近几日有人进出过。看守院子的奴才说自己从未离开过。”江福海说完,小心翼翼觑着乌拉那拉氏脸色。

    每每这时,芸熙就会柔柔请罪,怪自己身体不好,拖累了妹妹宜修没日没夜的照顾她。

    “就说,我这几日身体不舒服,交由年侧福晋打理府中事务,各院有事便去承恩苑禀报。”

    “自姐姐入府,主子爷就对我多有冷淡,今日之事,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后来欣贵人落胎、富察氏落胎,曹琴默与她事后分析,才意识到乌拉那拉氏在中应是做了手脚。

    乌拉那拉氏停步,看着秋眉。

    她年世兰虽然吃醋于嫔妃之间的宠眷,但从不屑于对小小婴儿下手。

    芸熙刚进府的时候,胤禛还曾担心宜修会吃醋,会不满。然而宜修并没有,甚至在他不在王府的时候,悉心照顾芸熙。

    乌拉那拉氏此时明白,今日说什么都无用了,但她还想为自己辩解一下,于是掷地有声。

    小林子想了想,悄悄道。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归云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