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夕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归云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狼夕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到下午的时候,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出了公司宿舍去外面游玩。

    周妍绯说这话时眼睛是笑着的,她的眼线上扬细长,有点像狐狸那样魅惑。

    这也是为什么许多偶像都有心理问题。

    就算她们身为偶像,比寻常人多的也只是更多的聚光灯和追随者罢了。

    尤其是脖子和脸颊那块,手一摸都能摸到温润黏腻的水渍,明明空调还在有条不紊的输送着冷风,但身体依旧很燥热。

    周妍绯对自己那么好,自己却在这儿对别人想法如此龌龊。

    这让她很孤独,她只想交一个朋友而已。

    “没什么,可能是昨晚没睡好。”

    在床上反思了许久,姜怀修才去了浴室冲凉,将身上黏腻的薄汗给冲洗干净。

    因为刚刚拍完专辑回公司,暂时还没有什么特别要忙的事务,公演的排练也得从明天开始,所以今天早起的人很少。

    在屏幕中筛选了大多数自己耳熟能详的电影名字之后,姜怀修终于找到一个没听说过的。

    周妍绯又渐渐重新和大家融成了一体。

    和努力了这么多年偶尔得到一次回报的周妍绯不同,姜怀修只是个初出茅庐的新手,却获得了其他人这么多年的努力都没有获得的资源。

    周妍绯不明白为什么对面的人要脸红,但也没有深究。

    是姜怀修多看几眼都会流鼻血的程度。

    所以提出了邀请,想让这人出去透一口气。

    所以有些疏远,但其实这阵气过了也就过了,没什么事能让人一直记着的。

    “没关系,慢慢熟悉就好了,她们又不吃人,只是有时候说话做事可能有些没分寸。”

    姜怀修毕竟得到了很多人没有得到过的东西,被嫉妒是很正常的事情。

    梦境开始变得混沌,支离破碎的片段让人难以把握住,姜怀修梦到自己亲了上去,并且一发不可收拾。

    搜索之后自己就点进去观看了。

    姜怀修抿着嘴,感觉自己此刻像是热锅上的的蚂蚁。

    周妍绯察觉到了不对劲,她身子微微靠前倾,胸口都搭在了桌子上,偏着头,想去看少年人的眉眼。

    “今天起这么早?”

    因为两人又不是时时刻刻挨在一起的,发生了一些事她不知道也很正常。

    “今天没事情做,出去玩吗?”

    今天是难得的空闲期,大家闲的没事,所以有几个玩的好的一期生就互相约着出去玩。

    金黄色的长发被风吹动,高挑的眉眼与薄唇并不是常见的外国人审美。

    食堂大部分都是工作人员,除了她俩和零星几个预备生。

    于是和身边的好友说了几句就走到队伍后面去了。

    直到有一天母亲给了她一个玩具,让她出去走走,于是她带着当做伙伴的玩具走在森林的溪流旁。

    “你愿意让我画你吗?”

    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体出了一层薄汗,汗涔涔的。

    怎么能做那样的梦?怎么能对一个女生做那样的梦?

    周妍绯发出了邀请,她知道姜怀修没什么朋友,没有工作和训练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人窝在宿舍看书或者看电影。

    不过飞扬的金色黄发换成了黑色。

    金黄色的麦田旁边是风车磨坊,男主人牵着马儿运着麦子回到了磨坊。

    都是圣人。

    电影里讲述的是一个小女孩的故事,她因为有白化病在村里不受待见,被城里人当作恶魔排挤,就连父亲对她的嫌弃也是流露于表面。

    被如此询问姜怀修却有些羞涩的低下了头,周妍绯对她那么好那么关心……自己却在梦里幻想自己和她……

    但是外面的风景拍的很美。

    “你是乌龟吗。”

    “你愿意喜欢我吗?”

    姜怀修性子闷,但并不内向。

    眉眼也从陌生变成了异常熟悉的人,那是周妍绯。

    周妍绯是被邀请的那个,她在队里这么多年,其实人缘不差,可能前几天被列为选拔的时候,大家心里或多或少有点酸涩。

    “嗯。”

    看完这场电影之后,姜怀修只和粉丝讨论一点剧情,随后就下播睡觉去了。

    可是姜怀修就不一样了,二期生们团建并没有带着她。

    因为只要还在努力,因为只要还在向上挣扎,一看到对方轻轻松松的踩着公司给她搭的梯子到达顶端时,内心总是酸涩难忍的。

    周妍绯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她心情其实是不错的,因为人气上涨的厉害,最近公演公司特地给她安排了靠前的位置,这是从入团以来从未得到过的待遇。

    姜怀修将脸埋在薄薄的被子中,心里只有自己是混账的想法。

    闻到身旁微弱的洗发水味,姜怀修胸腔一颤,都不敢抬眼去看周妍绯,昨晚那人在自己梦里的形象太美……了。

    可是到夜晚睡觉的时候,姜怀修却梦到了溪流对岸的那个人

    她虽然在台上和综艺中都表现的十分外放,但那只是工作需要,平常的话是能不说话就不说话的。

    明明

    早上去食堂吃饭时,周妍绯习惯的端了白粥和包子坐在姜怀修对面。

    “我可能还不太熟悉前辈。”

    “我真是混蛋。”

    姜怀修低着头,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粉红从脖子攀到了耳根。

    付费电影是不能直播进行观看的,所以能看得非常有限。www.chuangshige.com

    她在内心轻轻的叹道,但是表现出来的只是脸红,随后有些局促的点了点头。

    “今天的粥有这么烫吗?脸都熏红了。”

    这是一部外国的老电影,甚至都不需要vip观看,点进来时就连视频上的弹幕都只有零星几个。

    这样的嫉妒,即使是过了几年都不会被磨灭的程度。

    姜怀修像一个尾巴一样跟在队伍的最后面,周妍绯提包回头的时候看见了她。

    这一声温柔的询问,来自溪流对岸的一名女画家,她穿着蓝色的长裙,胸前戴着灰色的围裙,手里拿着调色盘。

    她并不是善于聊天的人,直播这方面依旧得学习学习。

    “你怎么都不敢看我?”

    这些人,有嫉妒也会有大方,有善良也会有阴暗,并不是所有人

    长期生活在这样紧张压力的环境中,人是会出毛病的。

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归云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