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夕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归云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狼夕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他身边坐着他的妻子和女儿,两人轮番照顾男人给男人擦吐到嘴边的呕吐物。

    却忽然猛地被人抱入怀中,后背和腰被两双手紧紧地箍住。

    周妍绯将粥放在床头,自己坐在床边探过身去询问。

    “错的不是,你错的是他们。”

    “为什么是我,我做错了什么……”

    房间内弥漫着若有若无的酒味和在胃里发酵过的食物,味道难闻的很。

    “怎么了?”

    芦溪能火是因为她自己足够努力,但如果公司不给她资源,不给她那么好的歌曲,不给她绝对的舞台,他也是没机会火的。

    姜怀修一一回答了。

    “我只是按照公司的指示做事,我只是……我只是很努力的完成工作而已……”

    难过肯定是难过的,但是太多了,内心也就麻木了,姜怀修知道自己的位置对别人不公平,所以这些谩骂她就当理所当然的受着。

    她是真的心疼着这个小孩,自己仅仅拿了一个选拔末位就会被如此排挤,更何况姜怀修一上来就能拥有着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资源。

    工作人员便迫不及待的收拾好文件夹,打算出门,正好看到了周妍绯,于是点点头示意之后又离开了。

    姜怀修换上练舞的服装的时候还对周妍绯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

    姜怀修痛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咬着自己的嘴唇,咬到嘴唇泛白破皮。

    人群瞬间像是炸了锅的热油,周妍绯反应的很快,赶紧带着人躲到了安全的角落。

    周妍绯看着另外一间病床上对两人投来目光的母女,有些歉意的笑了笑。

    作为偶像的芦溪难道想象不出来那些没有判断能力的粉丝会干出什么疯狂的事情吗。

    目光直瞪瞪的盯着正在播放晚间新闻的电视机,同床的是一位喝醉酒了和别人打架的中年男人。

    周妍绯不再挽着手肘,而是下意识去牵姜怀修的的手心。

    姜怀修压低了声音凑在周妍绯耳朵边说话,两人虽然看着亲密无间,但有谁能知道她们的聊天都是内心的伤疤。

    公司派工作人员来了调查这件事情,工作人员也受不了这味道,捂着鼻子很温柔的询问姜怀修事情的发生过程。

    内心会难过吗?

    姜怀修只在眼角余光看到有东西向两人袭了过来,她只能下意识的环住周妍绯,将整个人置于自己的保护区内。

    然而她不知道是后面还会有更大的麻烦等着她。

    #姜怀修被芦溪狂热粉丝砸伤进医院#

    周妍绯不能理解芦溪的行为,因为那段采访已经十分有暗示意味了。

    “这位置不是你抢的,是芦溪她自己不要的。

    手术做完之后大约已经到了晚上十几点,周妍绯下楼去买了一碗粥,端上来时发现姜怀修正坐在病床上。

    这件事的后续确实风波不小,甚至为此上了一两次热搜。

    其实以姜怀修目前的关注度来说是不足以上热搜的,但是芦溪的人气度是远远够了的。

    周妍绯看出了不对劲,伸手挽过姜怀修的手肘将人拽了拽。

    随着男人的怒吼完毕,半个拳头大的石子,绕过无数人的头顶向着中心的人飞了过来。

    姜怀修原本木的眼神看到了姜怀修之后眼底才开始泛起一些水光。

    等着主人公推开门走出的那一瞬间,依旧和前几天一样,无数的闪光灯,无数的礼物,无数的询问。

    石块击中了姜怀修耳后的位置,鲜血就像开了闸的水龙头一样漫了出来。

    不,她绝对想象得出来。

    泪水沾染了脖子,沾染了衣领。

    #芦溪引导粉丝攻击后辈#

    [为什么不能管好自己的粉丝?人家小姑娘也是听公司安排,你不满意可以对公司说,别在这狗叫!]

    “好多了吗?”

    就像是无数把刀片一样擦过脸颊。m.bofanwenxuan.com

    “姜怀修,你给我去死!”

    “幸亏那个人砸的是脑袋,跳舞的时候扭不到伤口。”

    “但等会儿练完之后就要把纱布换了,应该会出很多的汗。”

    打的车最后更换了地点,去了医院,在此

    少女哭咽的声音环绕在耳边,这让周妍绯。明白过来姜怀修原来也不是坚强不可摧的神像,而是一个脆弱的女孩。

    周妍绯不知道说什么,开口之后只是喉咙发涩的问出了这一句。

    “没事,要是敢这么做就报警,公司不至于连威胁到你家人安全的事情都不会管。”

    姜怀修第二天就出了医院,虽然周妍绯。还有些担心她脑后的伤口,但也知道舞蹈的排练一天都不能落下,否则就是耽误别的队员。

    “我相信你,所以别再哭了,再哭都要让别人看笑话了。”

    周妍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能轻柔的用手心给她顺着背,感受着少女耸动的肩。

    “你今天心情不好?”

    这天底下的偶像那么多,即使挣脱了牢笼,重新养一只就好了。

    周妍绯的安慰明显很有用,少女逐渐停止了哭泣,抬眼看着周妍绯询问道:“姐姐,你会相信我吗?”

    因为要缝补伤口,脑后的头发被剃了一点,缝了三针。

    “有人知道我的手机号码了,我怕他们影响到我家人。”

    ”

    就在两人说着话的时候,一声大喊划破了天际。

    疲惫的点开手机的飞行模式,姜怀修强迫自己暂时不去想那些事。

    [楼上说话注意点,那个人明明就是个私生,私生也算粉丝吗,难道粉丝做错了事就要偶像买单吗,拜托lx又不是他的父母,能管得着这些。]

    芦溪微博的下面是粉丝在控评,但是往下翻依旧能看到不少询问的路人。

    周妍绯依旧担心的叮嘱了一句。

    过程中周妍绯一直用纸巾捂着姜怀修脑袋后的位置,但是鲜血还是顺着手指的缝隙流了出来,沿着她的手腕将整个手臂都浸染了。

    夏天一向燥热,但今天的夏日傍晚却多了几丝寒意,无数人等在剧院门口。

    那名扔石块的人趁着人群混乱早就逃远了,到最后也没找到凶手是谁。

    可你自己明明受过压迫,为什么要反过来压迫曾经的自己?

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归云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