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夕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归云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狼夕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但电话那头的人却并不意外,程立当了这么久的负责人,什么妖魔鬼怪都见过,借钱这种小事自然不会有多在意。

    “可以啊,这有什么难的,不过你先打车来公司吧,有些东西咱们得当面谈。”

    姜怀修没有告诉母亲,只是说公司的合同需要改一改。

    于是姜怀修接过合同仔细看了一遍,发现内容和之前签的没什么不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签约时间的年限。

    她也才三十多岁,可是有一半的头发都白了,面容苍老的像四十多岁的人,此刻靠在医院的墙边,无助的向自己女儿哭诉着。

    合约一旦到期,就可以离开星悦,单飞成功。

    如果现在他对面打电话过来的只是个不重要的成员,那么他可能马上就会挂掉电话,但是……

    “看来五年的时间还是太短了,下次再怎么说都得搞个十年。”

    来电显示都是妈妈,姜怀修的眉毛立刻皱了起来,肯定发生了什么大事。

    但是理智还是告诉她,得先看看合同长什么样子。

    从五年变成了十年,将近翻了一倍。

    姜怀修每坐在一个地方,周围的成员都会下意识的拿起自己的东西离开。

    姜怀修其实是个嘴挺笨的人,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委婉的说话,上来就打了一记直球。

    姜怀修不一样,她是tx未来的希望,芦溪的替代品。

    但几乎是不带犹豫的姜怀修拿过了放在桌上的合同。

    姜怀修回拨过去,对方大概等了两三分钟才接起来,刚接通,她立刻心急如焚的回问。

    谁知道走一半,脚步可能是因为太软了,直接踩空楼梯。

    只是知道自己以前做工作时,如果家里出了问题,可以去找老板借钱,但现在情况不一样吧。

    被老师训了两次之后,再也不敢胡思乱想,乖乖听老师的话,锻炼自己的身体曲线。

    “喂,姜怀修你有事吗?”

    弟弟做手术的钱还需要母亲去亲戚家里借,自己几个月的工资也就勉强够母亲的生活费,但是该出的钱还是得出的。

    姜怀修只能自己匆匆去药店买了几包药,勉强先吃着。

    但尽管如此,姜怀修遇到接电话或者什么事依旧会走开,避免打扰到别人。

    尽管如

    她身上也没钱,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样的事。

    自从看到那些评论之后,姜怀修总觉得心中难受。

    空调的风吹在人身上是有些冷的,姜怀修无奈地用左手揉搓着泛起鸡皮疙瘩的手臂。

    其实也没什么好躲的,自从宣布了c位之后,其他的队员离她的距离都挺远,似乎是下意识保持了一种默契。

    姜怀修听得心惊肉跳,但尽管如此还是赶紧去稳定母亲的情绪。

    昨天晚上跳完舞,她的脚和腿都是软的,只能扶着墙走。

    “我在医院,你……你弟弟他生病了。”

    毕竟这些东西只能暗着来。

    母亲话说到一半,声音便开始呜咽。

    “医生说得马上做手术,现在躺在icu的钱都是你舅舅帮忙垫的……”

    原本意料之外的剧烈撞击并没有传来,反倒是后背撞上了一个柔软的怀抱。

    将得到的钱几乎一分不剩的全打给了母亲,姜怀修心中吊起的巨石才落地。

    虽然姜怀修自己不知道,但再怎么说她也算是公司打算力捧的c位,因此负责人对她还是蛮上心的。

    因此多上心还是有些必要的。

    姜怀修轻描淡写的安慰几句,又担心自己言多必失,所以挂了电话。

    “妈妈你放心,找公司借的。”

    当偶像可不全像工作人员说的那么轻松,你有一丝光明就要承受其背后十倍之多的黑暗。www.uuwenzhai.com

    因为公演临近,所以排练也越发紧张起来。

    “走路怎么这么不小心?”

    “你从哪儿拿到这么多钱的,怀修你不要做坏事。”

    姜怀修这几天总感觉脑袋晕晕的,可能是因为练舞的时候出汗又被冷风一吹,所以一向体虚的她还是感了冒。

    手机的彩铃只响了短短几秒钟就被接通。

    挂断电话后,姜怀修用背靠着冰冷的墙壁,慢慢的滑下,一个人将头埋在膝盖里。

    听

    到二十万的时候,姜怀修眼里几乎都泛起了光来,她手里往往有个几千块就会被用出去,从来没有见过上万的资产。

    程立脑子立刻就转了起来,这送上来的小绵羊不坑白不坑。

    因为上课,所以手机调了静音。

    “公司可以给你二十万,但是条件是你得签下这个合同。”

    下午上形体课时,她有些不认真。

    “为什么呢。”

    因为还没有成年,所以这份合同得寄回去给母亲签,合同上只写了续签的事情,并没有说钱的事情。

    此,姜怀修依旧打算去试一试,早在面试成功的那一天姜怀修就加上了负责人的电话号码。

    张椋柔再也没出现在她的眼前,明明只是犯了一件错事,却被处以如此极刑,看来恋爱真的是偶像最禁止的条例。

    在未来的很多岁月,都会有人问她是否后悔,但追忆往事是没用的选择,即使重新回到现在,姜怀修依旧会这么选择。

    可是每个人都在努力的排练,所有的编舞都是以自己为中心进行下去,要是现在休息,估计会给很多人带来负担。

    母亲打电话过来时,声音都是颤抖的。

    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母亲睡在医院的走廊边吧。

    日子过得飞快,很快公司就弄好了她们的出道视频,微博的官方账号也准备齐全,剩下的只有明天晚上的公演。

    等到下课休息拿回手机时,姜怀修才发现有十几个未接来电。

    芦溪之所以敢如此频繁的和外界娱乐公司联系,就是因为她的合约即将到期。

    “弟弟他现在什么情况?”

    “程总好,我想提前预支几个月的工资可以吗?”

    “小李,你去准备一份合同。”

    “喂,妈妈发生什么事了?”

    随便喊了个助手,程立就美滋滋的躺在了柔软的办公椅上。

    她走到僻静的走廊处,一个人接听了电话。

    是周妍绯那熟悉的声音。

    这是公司不是餐饮店,那种方便遇到老板的地方。

    程立单手转着圆珠笔,微微坐直了身子,其实他挺想知道这个才进公司没几天的偶像为什么会打电话给他。

    “我弟弟生病了,需要很多钱,所以我想提前预支一点工资。”

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归云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