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笔写道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归云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执笔写道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驱散了众人,张老师的情况也有了好转,不过还暂时不能站立。

    “哎,对了,那到底是个啥东西,这么厉害,我都没看清楚,就被咬了一下,不会真的是鬼吧”说到这,张老师一脸惊悚的望向了我。

    我躲了几次之后,见她没有要罢休的样子,索性就不躲了,任凭她往我身上砸,刚砸了几下,就听她“哎呦”一声,砸在我身上的拳头,又缩了回去,另一只手也赶忙捂了上去。

    自古到今,学生爱上老师的剧情确实有点狗血,但有句至理名言说的好啊“爱情来了,挡都挡不住”

    坟头有古怪,这着实吓了我一大跳,要知道,这可都是一些老坟啊,少说也都有七八年的时间了,就算是有古怪,也不会是棺材里的东西在作祟,可除了棺材里的东西,我又一时想不到是哪里有古怪。

    我刚想说话,只听“啪”的一声,一个响亮的大耳光子就落在了裴冬的脸上。

    “别废话了,学校领导说了,老师由我照顾,你负责摆平那些坟头”我说。

    暗暗的骂了句校方领导之后,我就扶着张老师出了办公室,出了办公室之后,张老师看我脸色深沉,就问我“陈承旭,你不会真的还要去吧”

    “哎,我说裴冬,你丫脑子里的思想怎么那么龌龊,老师的手被那东西咬了,我给看看都不行吗,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似的,没心没肺,不对,不光是没心没肺,外加没眼力价”说完,我还不忘白了他一眼。

    看到有人来了,老师的手赶忙从我的嘴里收了回去,把头转向了另一边,嘴里还嘀咕了一句“都怪你,让人看见多不好意思”说到这,还不忘砸上我一拳,可这一拳,正好砸在了被她咬破的那只手上,顿时就疼的我嗷嗷直叫。

    “我倒是想不去,可你又做不了主,我的扫盲证还在人家手里攥着呢,不去有啥办法”

    只听裴冬嘴里蹦出了一句“哎呦,卧槽,这是咋地了,为什么他就可以”

    于是,我就甩了甩手上滴出来的血,随后又把手放进了嘴里,准备回到人群中,问问到底是个啥情况,可就在我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却看见了不可思议的一幕,只见一个透明状的东西在蠕动,好像是在吞噬着什么。

    所谓的殃气,指的就是人身上的一口气,而这口气,在人死后会从身体里出来,又叫出殃,这里所说的殃气,指的就是人的魂。

    说实话,我的这位班主任,虽说辈份有了,可毕竟年龄在这放着呢,正值青春期的年龄,谁不渴望有爱情的滋润,难道不是吗。

    当然了,这些灵物盘踞的地方,就是所谓的阵眼,也称之为真穴,待真穴一旦被点中,开挖墓坑之时,就会有诡异的事情或者声音发生,待真穴结完后,灵异事件和声音,也会随之减轻或者消失,待真穴开始发福后人的时候,灵兽就消失了,这也是为什么,凡是真穴只能用一次的原因。

    “好你个陈承旭,连老师你都敢调戏”此时的不远处,传来了裴冬的叫喊声。

    这里所谓的灵兽,也可理解为象形,指的就是周围的地形地貌,类似或者接近某些物体,依靠好的风水环境,吸取天地之灵气,所产生的灵物,盘踞在此。

    为了不让意外再次发生,我背着张老师回到了学校,把情况告知了学校领导,可谁知,他们不仅不听劝,还把我和张老师给臭骂了一番,说这都是封建迷信,作为学校的老师,应该做到不迷信、不宣传,还说,班主任受伤了,班级里的任务指标就得我来负责完成。

    看到有人来了,我也不好说什么,心里不由得暗暗的骂了一句裴冬,心道“你丫的就不能晚点来,连点眼力价都没有,难道就看不出来老子恋爱了吗”

    据说,殃气是人断气后的最后一口气,死后是要从身体里出来的,从身体里出来之后,会落在一个特定的地点,如果说这些殃气落在了花草上,花草就会枯萎,如果不小心碰到了人,轻者重病,重者可置人于死地。

    我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恐惧,妈呀一声我就跑到了人群里,对着众人说道“赶紧离开这,那座坟确实有古怪”

    “啧、啧、啧,难怪老师任凭你摆布,原来是手被咬了”说完,拿起张老师的手就往自己嘴里放。

    看我笑的都直不起腰了,她这才意识到被骗了,抡起她那粉嫩的小拳头,就朝我砸了过来。

    望着她那漂亮的脸蛋,我心里迸发出了一种很微妙的冲动,之后,就把她的无名指放进了我的嘴里。

    看到这,我连忙伸手,把她那只刚缩回去的手给拽了回来,掰开之后就看见,在她的左手无名指的指尖上,有一个红黑色的伤口,可能是刚才太过于用力,此时已经浸出了血。

    如果人死后,殃气没有从身体里出来,或者是跟着尸体一起埋进了土里,这个时候的殃气,就会借着风水之势,而形成殃煞,不断的吸取天地灵气,就会形成活的煞物。

    看到这,我不由得退后了几步,接下来,我的眼睛就死死的盯在了那团蠕动的东西身上,这时候我才看清楚,那个透明状的东西,就好像一只龙虾一样,挥舞着两只硕大的钳子,正在吞噬着我刚滴在地上的血迹。

    扯远了,咱们接着讲。

    裴冬捂着被掌掴的脸,“嘶哈嘶哈”的直吵疼。

    活动了活动被打疼的下巴,裴冬就指了指办公室说道“他们找我?找我干嘛,我他娘的又不会抓鬼”

    看到她楚楚动人的样子,于是我就说道“真让你说对了,那东西不但是鬼,还是一只吸血鬼,不然它怎么会咬你呢”

    而煞物的形成,大多数也是因为风水的原因,当然了,煞气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坟地,正是阴煞气聚集的地方,这里面就包括了,尸体因腐化而产生的有害物质,而最值得一提的,就是死人身上殃气。

    “什么,老师的手被咬了,我看看”说完,裴冬伸手就拿起了张老师的胳膊,开始有模有样的查看起来。

    裴冬走进了办公室,而我的心,却再一次的被提了起来,不为别的,正是张老师被咬的那只手,因为,她确实中了尸毒。

    “还特么平啊,这尼玛是要作死啊,你没跟他们说吗”裴冬一脸不乐意。

    “我上哪知道他们找你干嘛,你去了不就知道了,赶紧的”说完,我使劲推了他一把。

    看到这,我不由的哈哈大笑了起来,心道,这哪像是个老师的样子。

    我故意骗他道“我没说,你自己去说吧”说完,我指了指办公室的方向“校领导都在,正好他们要找你”

    一听这话,顿时吓得她花容失色,连忙的拉起了我的手,直朝我身后躲。

    我蹑手蹑脚的来到了那座老坟跟前,仔细的看了看这座老坟,只见眼前的这座老坟,是一个至少有二十年历史的坟丘,刚才,沈媛媛就是倒在了这座坟丘上,头上被磕出一个大口子,坟头上血迹还清晰可见。

    我在坟头前足足转了三四圈,还特意把耳朵贴在了坟丘上,想听听里面是否有动静,值得庆幸的是,里面啥动静也没有。

    裴冬揉了揉被打红的脸,啐了我一句道“你丫行啊,老师你都敢泡,得了便宜还卖乖,你这样很容易没朋友的”

    看着我的举动,她的脸上飘过了一丝红晕,刚想抽回去,却又被我拉了回来,之后,我就一脸正色的说“不想死的话就别动,你这是尸毒,如果不及时处理,你就死定了”

    我一边点头,一边看着她脸上呈现出来的表情,一时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爷爷以前给我讲过,看到坟地周围有异象发生,就得赶紧离开,因为坟场周围,有着的,不仅仅是阴气和怨气,还有天地灵气所化的灵兽和煞物。

    “啊!尸...尸毒,那咬我的那个东西真是鬼喽”刚才还满脸春色的她,此时已经被吓得,说话都有些颤抖了。

    当下,我捂着被咬出血的手,朝着那座坟丘走了过去,想要看看老师嘴里说的那座老坟,到底是哪里有问题。

    老师看了看我,又是满面春光的说“两个流氓痞子”说完,一溜风的跑开了。

    我从牙缝里挤出了几句“你丫活该,谁让你来的不是时候,不打你打谁”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

阴阳孤本

执笔写道

阴阳孤本笔趣阁

执笔写道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归云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