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笔写道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归云文学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执笔写道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正当爷爷废寝忘食翻看书籍的时候,家里来了几位村里的老者,为首的是村里的前任支书,名叫杨正全,杨氏一族,在村里算不上大户,但个个家境殷实,族中不少人都是政府在职人员,不止是在村里,乡里,县里都有他们杨家人。

    我叫陈承旭,出生在风水世家,用爷爷的话说,自打他那一辈往上,都是在这门手艺中刨食,只有我的父亲没有继承祖上衣钵,反而是我,稀里糊涂的就被爷爷带进了沟里了。

    “你先别着急,既然出事的都是你们杨家人,我想这可能跟你们杨家的祖坟有关系,咱们抽时间去你们杨家的祖坟一看便知”

    一开始我还以为是爷爷惜命,不敢出门了,后来,无意间听到了爷爷和奶奶的谈话,这才明白过来,原来,爷爷手里的那本羊皮书,是祖上传下来的手抄本,记录着历代祖先经历的风水禁忌,和做风水的一些要领,这也是我走出校门之后,爷爷才告诉我的,不过这都是后话了,咱们以后再提。

    事件:一座千年石碑引发的风水伤人事件。

    “杨叔,你可别记仇,你看当时的局面,我也是没办法不是,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帮帮我们吧”杨正全一脸微笑的说道。

    最后,杨正全开口道“你是说有人要害我们杨家?”

    因为石头上有温度,吸引了不少的小孩和老人再此聚集,老人们在石头上下棋晒太阳,孩子们则是在石头周围玩着那无聊的游戏。

    看得出来,爷爷是不想接这个棘手的活,先不说他有没有解决的办法,就是杨家这门子的人品,爷爷都不想跟他们有什么交集,因为当时的社会动荡,爷爷没少吃他们杨家人的苦头,这个咱先不说,之后会提。

    爷爷先开口道“正全啊,你这都退下来了,村里的事还没管够啊?怎么?这事上面管不了了”

    正当村里人以为有了一个消遣的好去处的时候,悲剧竟悄然发生了,村里的一个姓杨的小孩,趴在那石头上面,无缘无故的死了,刚开始的时候,大伙都以为这孩子是睡着了,甚至还有人拿自己的外套给那孩子盖上,可后来大伙要各自回家的时候才发现,那孩子早就没有了呼吸,死之前根本没有任何的征兆。

    据历史记载,石碑初立于公元840年,期初为个人功德碑,后改名为五礼记碑,碑体是由四个部分组成,分别是基石、龟趺、碑身和碑额,碑体高接近十二米,宽约三米,厚约一米二左右,重达一百四十余吨。

    听爷爷说到这,在场的几个杨家族人,顿时一脸惧色,闷声不语。

    村子里有不少关于石碑的传说,真假与否,由于年代过于久远而无从考究,咱们的故事,就是这座石碑被移出村子之后发生的。

    爷爷点了点头说道“你们杨家在村里一直是场面上的人,得罪人是难免的,不排除有这种可能,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可丑话说在前头,这事你们自己解决,我可不插手你们杨家人的恩怨”

    其实爷爷是说出了心里话,因为这些年来,杨家人虽说不至于蛮横乡里,但仗着有权有势,难免招人狠,特别是解放初期的一场土地变革,更是让他们杨家人出尽了风头,还因此闹出人命。

    其实后来爷爷跟我说过,刚一开始的时候,他也感觉事情是因为石碑的问题,毕竟大冬天的,石头是不可能比人的体温还要高,可最后却发现,死的人全是杨氏一族,又联想到石碑和杨家祖坟相隔甚远,根本就不会出现伤人的事件,这才想起了是不是因为仇怨引起的。

    听爷爷这么一说,在场的人顿时一惊,一脸惊讶的看着我爷爷,那样子,就好像要发生啥大事似的。

    在浩瀚的中国文化里,风水、玄学一直充斥着神秘的色彩,几千年来,一直在民间得以延续,和其他的传统文化一样,被世人推崇到了现代。

    因为死人事件不断的扩大,警察和法医也介入了进来,采集了死者的血液和家里的水样本,可结果却让人眉头紧皱,水缸里的水没有任何异样,排除了投毒他杀的可能,法医采集的死者血液样本也有了最初的判断,但结果更是让人乍舌,竟然是正常死亡,也就是说,人是在没有任何病痛的情况下死亡的。

    一时间,整个村子笼罩在死亡的恐惧下,甚至有些人已经搬离了村子。

    而死亡事件,并没有因为孩子不出门而宣告结束,而是变得更加的肆无忌惮,不光是小孩,就连大人也出现了同样的死亡事件,更甚的是,一户姓杨的人家,一家四口,竟然死在了自己的床上,现场没有任何的挣扎打斗迹象,死者面部安详,没有任何的痛苦表情。

    因为当时的医疗条件差,也没能得知是什么原因死掉的,那小孩的家人就把他给埋了,原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却不知,这样的死人事件才刚刚开始。

    接下来的几天,村里又相继死了四五个小孩,和之前死掉的那个孩子一模一样,玩着玩着就倒地身亡了,一时间,村里那是人心惶惶,个个大门紧闭,都不敢让自己家的小孩出门了。

    事情要从三十多年前说起,当时是县文物局来村子考研,准备把村子里的一座千年石碑移出村子,安置在县石刻博物馆中。

    正当几个人沉浸在思考当中,村里的刘老汉跑到我们家,满脸惊恐的喊道“老陈啊,老陈在家吗,赶紧看看吧,我儿子快不行了”

    就在整个村子处于高度紧张的气氛下的时候,爷爷却一反常态,眉头紧锁,整体的不出门,手里还抱着一个破旧的羊皮书,一翻就是一整天,有时候连吃饭都顾不上。

    爷爷挥了挥手说道“快别这么说了,村里能人那么多,我这点本事,哪能上得了台面”

    “这乡里乡亲的,跟我还客套什么啊”说着,爷爷接过了酒菜礼品,又吩咐奶奶给炒上几个菜,几个人就开始聊了起来。

    爷爷叹了口气,一脸正色的说道“既然话都说到这了,我也没有不管的道理,既然你们都来了,想必你们是觉察出来什么了,但我先把话说道明面上,问题既然已经出了,还是要想办法解决的,可我目前还没有头绪,真的是没看出来到底是哪里出了岔子”

    爷爷拿起酒瓶子斟了一圈,然后说道“我是想不明白,你们杨家的祖坟有几百年没动过了吧,为什么之前没事,而偏偏这个时候出事了呢,说句你们不爱听的话,你们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别人气不过,才整你们杨家人的”

    “咋,现在去不行吗”?杨正全问道。

    地点:河北省**村。

    爷爷把他们请进堂屋,此时爷爷明白,这些人的到来,并不是来唠家常的,因为来的这几个人,全是杨家人,手里还提着酒菜礼品。

    爷爷连忙摆手说道“你先坐下,等我把话说完”

    而这些,就足以让人拿杨家的祖坟风水做文章,不显山不露水,就能让杨家人付出沉重的代价。

    听我爷爷这么说,在场的几个人顿时面面相觑,一脸茫然的样子。

    石碑被拉走之后,留下了只有基石,安静的躺在泥土里,按常理来说,室外的石头铁器之类的东西,温度要比空气的温度还要低,可这个地方不同,那几块百余吨重基石上面的温度,比人的体温还要高,摸上去明显能感觉到热。

    为了省下些取暖的煤炭,我和爷爷也是哪里的常客,约上几个要好的朋友,一玩就是一整天。

    几个人落座之后,杨正全就开口说道“陈叔,村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怎么不见您老人家出门了”

    杨正全之所以这么说,因为我爷爷是四里八村有名的地里仙,什么修房盖屋,点选阴宅,这是爷爷的拿手戏。

    杨正全见我爷爷这么说,顿时脸上的愁云就消去了一半,急忙站起身说道“那还等什么,现在就去吧”

    听到有人喊,爷爷急忙跑出了院子,问道“老刘,你说啥,你儿子快不行了?怎么回事,你慢慢说”

    见我爷爷出来了,刘老汉一把就拉住了爷爷的手,奔着门外就跑了出去。

    在村里,我家里的辈分还是比较大的,所以别看杨正全年纪比我爷爷大,论街坊辈分,他也要尊称我爷爷一声叔叔。

    杨正全叹了口气,说道“哎,这不是没办法了,来求您老人家帮忙来了,这几天也没见你老人家出门,你可不能撒手不管”

    时间:一九八七年腊月。

    “杨叔,连你都没能看出来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这可咋办啊你说”杨正全一脸惊恐的墩了墩手里的拐杖说道。

    农村的冬天是很冷的,在我的记忆之中,好像那几年特别的冷,也许是因为事件造成的后果过于惨痛吧,直到现在,我依然记得。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

阴阳孤本

执笔写道

阴阳孤本笔趣阁

执笔写道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归云文学网